闪电网络(第 4 部分) – 全面采取瞭望塔功能

摘要:BitMEX 研究已将其闪电节点升级至包含瞭望塔功能。瞭望塔功能是可连接至另一友好节点的机制,即使您处于离线状态,其也可为您监控您的闪电通道,防止不诚实的交易对手窃取您的资金。我们的试验成功证明了瞭望塔是有效的,至少在我们的例子中是这样。振奋人心的是,在理论上已经存在多年的“瞭望塔”概念,现在已经在实践中发挥了作用。

(来源:Alcatraz, flickr

概述

该瞭望塔部分紧随我们之前关于闪电网络的三篇文章:

  1. 闪电网络(第 1 部分) – 动机
  2. 闪电网络(第 2 部分) – 路由费经济
  3. 闪电网络(第 3 部分) – 正义在何处?

2019 年 6 月 29 日,发布了 LND 0.7.0(闪电实施),其中包括了瞭望塔功能。瞭望塔是第三方闪电节点,可以检测到不诚实的一方是否试图窃取资金,然后广播正义交易的消息,将资金发回诚实的一方(即使诚实性节点处于离线状态)。

瞭望塔功能有两个模式

 

客户/瞭望塔用户

服务器

说明

客户连接到瞭望塔服务器。闪电通道状态发生变化时,最新的通道状态数据会被发送至瞭望塔服务器。如果通道中断,瞭望塔可广播一条正义交易的消息,并将资金发回诚实性节点的线上钱包。

瞭望塔服务器不需拥有任何闪电通道或支付任何费用。服务器连接到闪电客户,并为其监控客户的闪电通道。

操作细节

要将节点连接到瞭望塔服务器,需要将以下行添加到闪电配置文件中:


> wtclient.private-tower-uris=tower-public-key@ip-address:9911 

其中公共密钥和IP地址由瞭望塔服务器提供。

要激活瞭望塔服务器,需要将以下行添加到闪电配置文件中:


> watchtower.active=1


然后,可以运行以下命令:


> lncli tower info


然后,瞭望塔服务器应显示瞭望塔公共密钥(不同于闪电节点公共密钥)。瞭望塔客户需要此密钥。由于可能存在服务被拒的风险,目前不建议发布瞭望塔公共密钥。

可以通过查看日志来检查瞭望塔的运行状态。

一个节点可同时作为瞭望塔服务器和客户。如果运行两个节点,则每个节点都可以是另一个节点的瞭望塔服务器。BitMEX 研究目前有三个正在运行的闪电节点,这些节点在一个环形配置中互相监控。

瞭望塔成功测试

2019 年 7 月 30 日,BitMEX 研究成功测试了瞭望塔系统。就像我们上一篇正义交易一样,我们试着能骗过自己,但这次我们用的是瞭望塔。振奋人心的是,瞭望塔功能正常运转,将会让那些不诚实的人受到严惩。

为了进行此测试,我们需要运行三个节点:

  • 非诚实性节点 – BitMEXThief
  • 使用瞭望塔服务的节点 – BitMEXTowerClient(瞭望塔服务的用户)
  • 瞭望塔自身节点 – BitMEXResearch

人工构建一个瞭望塔正义交易

(来源:BitMEX 研究)

我们的瞭望塔所广播的最终达成的正义交易可在这里查看。

结论

所有 BitMEX 研究的闪电节点现都处于瞭望塔的保护之下。虽然瞭望塔在安全性方面有了很大的改进,但在我们看来,比不诚实通道中断更大的问题是,闪电节点的内存可能会意外丢失或毁坏—在这种情况下,节点可能会丢失最新的通道状态。虽然我们在这个领域已经有了改进,但瞭望塔无法借助静态通道备份 (SCBs) 解决这个问题。使用 SCBs 的情况下,只要备份后没有创建新的通道,所有资金都是安全的。

通过对瞭望塔的成功测试,我们更加确信了闪电网络的牢固性。振奋人心的是,像瞭望塔这样多年讨论于理论上的概念,终于成为了现实。然而,要使闪电网络更加牢固、可靠,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闪电网络 (第三部分) — 正义在何处?

摘要:在对闪电网络的第三次研究中,我们研究了闪电通道关闭方案以及惩罚诈骗者并阻止他们窃取资金的激励措施。此惩罚机制叫做 “正义交易”。我们对如何任意构建 “正义” 方案进行了解释,并在比特币网络上提供有关此类交易普遍性的数据。自 2017 年底推出闪电网络以来,我们已经确定了 241 笔正义交易,涉及 2.22 个比特币的价值。

(闪电袭击新加坡市)

概述

2018 年 1 月 我们对闪电网络背后的动机进行讨论以及 2019 年 3 月 对闪电网络路由费用进行经济学分析之后,闪电网络的第三部分着眼于通道关闭和为了防止非诚实性闪电节点通过广播早期的通道状态来窃取资金所提出的激励措施。

应该注意的是,根据设计,当窃贼试图通过闪电网络窃取资金时,如果被抓住,他们不仅会失去正在窃取的资金,而且会失去相关通道中的所有资金。期望这种 “惩罚” 将起到威慑作用,因此有时被称为 “正义” 手段。

四种关闭闪电通道的方案

一般来说,打开闪电通道比关闭它们更简单,因为只有一种方式打开闪电通道,就是双方之间的互动沟通。另一方面,在评估通道关闭时,需要考虑四种不同的方案,如下面的决策树中所述 (参见图 1)。

图 1 – 闪电网络通道关闭类型 – 决策树

(资料来源:BitMEX Research)

图 2 – 解释的四种关闭闪电通道的方案

关闭类型 描述

链上技术细节和示例交易

这是最常见的方案。


当诚实性节点启动通道关闭时,而通道另一侧的节点在线并进行通信,就会发生合作关闭。


资金根据最新的通道状态分配给各方在链上钱包。

合作关闭只需要一项链上交易。


输入是使用 “正常” 的 2 / 2 多重签名脚本来进行兑换,并发送到两个输出,每个输出属于各相关方,余额以最新的通道状态为准。

此项交易很难识别为闪电网络交易,因此它是三种通道关闭类型中最私密的。


示例关闭:

当诚实性节点在不直接与通道另一侧的节点通信的情况下启动关闭时,就会发生非合作非违约的关闭。


资金根据最新的通道状态分配给各方的链上钱包。

这两种不同的经济方案由一种技术链上方案表示。


这种方案需要两笔链上交易。 

首先,资金是使用 2 / 2 多重签名见证人来进行兑现,并发送到两个输出。没有启动关闭的节点根据通道关闭方所声称的责任来分配资金,而另一组资金会被发送到输出,该输出可以通过使用 OP_IF 或 OP_ELSE 脚本来兑现。

在第二项交易中,发送到 OP_IF 脚本的资金由发起通道关闭的一方使用比特币脚本的 OP_ELSE 分支进行认领。

示例关闭:

当非诚实性节点通过广播早期的通道状态试图从通道另一侧的节点窃取资金时,就会发生非合作违约非正义的关闭。

非关闭节点在锁定时间段内不检查网络,通常在24小时内,并且不广播正义交易。因此盗窃从而成功了。


资金根据早期的通道状态分配给各方的钱包,这使非关闭方损失资金而非诚实性通道关闭方成功窃取资金。

当非诚实性节点启动通道关闭时,而不直接与通道另一侧的节点通信,就会发生非合作违约正义的关闭。


非关闭节点在锁定时间段内检查网络,并创建一项正义交易,从而导致盗窃失败。


这个潜在的窃贼会受到惩罚,其所有的资金都流向诚实性的非关闭方。

在正义方案中,都需要两笔链上交易。 


在第一项交易中,资金是使用 2 / 2 多重签名见证人中来进行兑现,并发送到两个输出。没有启动关闭的节点根据通道关闭方所声称的责任来分配资金,而另一组资金被发送到输出,该输出可以通过使用 OP_IF 或 OP_ELSE 脚本来兑现。


在第二项交易中,未启动关闭的诚实性节点使用 OP_IF 分支认领发送到 OP_IF 脚本的所有资金。


这是三种通道关闭类型中最容易暴露的,其隐私级别为最低级。



示例关闭:

如何创建正义交易?

在下面的任意方案中,我们使用以下步骤手动创建了一项正义交易: 

1. 使用别名 “BitMEXThief” 来建立一个新的闪电网络节点 (
LND) 并使用 BitMEXResearch 闪电节点打开一个价值 50 美元(400,000 聪)的通道 
2. 关闭 BitMEXThief 节点并备份 .lnd 目录
3. 重新启动 BitMEXThief 节点,向 BitMEXResearch 支付 25 美元 (200,000 聪) 的闪电交易。通道现已平衡,两个方向均为 25 美元
4. 再次关闭 BitMEXThief 节点
5. 关闭 BitMEXResearch 闪电节点(防止其向窃贼节点广播最新的通道状态)
6. 将 BitMEXThief 节点恢复到通道重新平衡之前的状态,即步骤 2 中的状态
7. 在恢复的 BitMEXThief 节点上,尝试使用其早期状态来关闭通道,并认领全部金额 50 美元 (
400,000 聪) 到 BitMEXThief 节点的链上钱包。
8. 重新启动 BitMEXResearch 节点。然后,该节点会自动检测到企图盗窃的行为,并广播“正义
交易”,将 50 美元(减去费用)的全部金额发送至其链上钱包。窃贼将受到惩罚,失去通道内的所有资金。请注意,窃贼试图盗取 25 美元,但最终失去了其拥有的全部 50 美元。

上述实验成功实现,确保了闪电网络能起到作用,警示用户如果你试图偷窃,你将受到惩罚。

网络正义交易数据

在进行了我们自己的正义交易之后,我们研究了此交易的特征(使用 OP_IF 分支兑换输入),并在比特币区块链上搜索其他正义交易。我们确认了 241 笔似乎都是正义通道关闭的交易,其中最早可追溯到 2017 年 12 月。来自闪电网络实验室的 Alex Bosworth 先生创建了一个识别正义交易的工具,它可能比我们的基本搜索方法更强大。

图 3 – 正义交易数量 – 月度

(资料来源:BitMEX Research)

(注意:数据可能包含假阳性)

图 4 – 正义交易中的赎回价值 – 月度(比特币)

(资料来源:BitMEX Research)

(注意:数据可能包含假阳性)

我们确定的正义交易的交易投入总计为 2.22 个比特币,在 2019 年 2 月达到月度总投入的高峰,约为 0.67 个比特币,如上图 4 所示。这并不意味着盗窃者没有成功窃取 2.22 个比特币的投入额,因为非诚实性节点惩罚窃贼的金额可能大于他们试图窃取的价值(我们不知道最新的通道状态)。这 2.22 个比特币代表诚实性非通道关闭节点索赔的总资金,其中一部分是最初非诚实性节点拥有的资金,另一部分是他们试图窃取的价值。

也有可能在这 241 笔正义交易中的大多数交易都并不具有非诚实性,例如,一项交易可能是测试系统的用户,其中同一个用户拥有相关的两个闪电节点。例如,BitMEX Research 参与了 241 笔正义交易中的 5 笔,因为 BitMEX 拥有所有节点和资金,所以是没有受害者的。

在 241 笔正义交易里的价值仅才略高于 2 个比特币,这相对于闪电网络的规模而言,其价值是相当小的。闪电网络统计网站 1ml.com 表明目前有 940 个比特币被锁定在 32,951 个通道中。因此,过去 18 个月的正义交易总数仅为目前闪电通道数量的 0.7%。

结论

为了使闪电网络成为一个强大、可靠和可扩展的支付系统,正义机制需要有效地威慑和防止盗窃。然而,最佳正义率很难确定,如果值太高,表明盗窃成功率很高,而正义的威慑作用可能还不够。如果其值太低,可能意味着没有人试图盗窃,从而增加了用户不采取监控通道措施的风险。这可能导致未来大型系统性通道发生盗窃的风险增加。

目前,至少根据我们分析的数据,迅速发展的闪电网络上似乎存在合理的正义实现程度。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Facebook 推出名为 Libra 的固定收益 ETF,与 ETF 巨头贝莱德 (Blackrock) 展开竞争

摘要:社交网络巨头 Facebook 以大胆的举动,通过其 “Libra 币”,或者我们称之为 “Libra ETF” 向传统金融和 ETF 行业发起挑战。我们注意到,与传统 ETF 相比,Libra 有许多悬而未决的问题,可能缺乏透明度。Libra 的另一个主要缺点是,与传统 ETF 不同,投资收益没有分配给单位持有人。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尽管与传统 ETF 产品相比,Libra 具有明显的劣势,但 Facebook 在 Whatsapp 和 Instagram 等平台上广泛的消费者覆盖可以为 Libra 带来关键的商业优势。

(Facebook 与贝莱德 – ETF 之战)

概述

Libra 的结构类似于广受欢迎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模式,其中单位持有人有权获得一篮子金融资产的财务回报。这些单位可以在交易所交易,经过挑选的授权参与者可以利用标的资产创建和赎回单位。

正如我们在 2019 年 2 月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的,ETF 行业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取得了可观的增长,尤其是在固定收益领域(见下图 1)。2019 年 6 月,ETF 行业迎来了一个爆炸性时刻,社交媒体与互联网巨头 Facebook 加入了该行业,这意味着贝莱德 (Blackrock) 和先锋 (Vanguard) 等老牌基金公司将面临挑战。Facebook 宣布计划推出一款名为 “Libra ETF” 的新 ETF,同时专注于固定收益和政府债券,这是对贝莱德旗下 “iShares Core U.S. Aggregate Bond ETF” (AGG) 的直接挑战。

图 1  – 针对美国投资者的顶级债券 ETF 的规模 – 10 亿美元

(资料来源:BitMEX Research,Bloomberg)

(注:图表代表以下债券 ETF 的市值总和: iShares Core U.S. Aggregate Bond ETF, Vanguard Total Bond Market ETF, iShares iBoxx $ Investment Grade Corporate Bond ETF, Vanguard Short-Term Corporate Bond ETF, Vanguard Short-Term Bond ETF, Vanguard Intermediate-Term Corporate Bond ETF, iShares J.P. Morgan USD Emerging Markets Bond ETF, Vanguard Total International Bond ETF, iShares MBS Bond ETF, iShares iBoxx $ High Yield Corporate Bond ETF, PIMCO Enhanced Short Maturity Strategy Fund, Vanguard Intermediate-Term Bond ETF, iShares Short-Term Corporate Bond ETF, SPDR Barclays High Yield Bond ETF, iShares Short Maturity Bond ETF)

对比新的 ETF 结构和传统空间

下方图 2 中,我们将创新的新型 Libra ETF 和传统的 ETF ——贝莱德旗下的 iShares Core US Aggregate Bond ETF (AGG) 进行了分析和比较。我们的分析表明,尽管 Libra 产品是新产品,但许多相关信息,如持股透明度和资产净值公布的频率,尚未得到公布。

分析还强调,Libra 在投资组合管理方面可能会遇到不必要的复杂性。该基金似乎由 Libra 协会管理,该协会由全球多个行业的多家实体组成。这些实体负责发行 ETF,公司名单将进一步扩大。与此同时,投资授权并不明确。相比之下,贝莱德的固定收益 ETF 产品有明确的投资授权,以跟踪独立于 ETF 发行人管理的彭博巴克莱美国综合债券指数。

也许 Libra 产品最显着的缺点是单位持有人似乎没有资格获得投资收益。这与贝莱德的产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贝莱德的产品专注于几乎相同的资产类别,投资收益率约为 2.6%。Libra 的保护者可能会指出,这些费用需要从某个地方支付,但Libra 的费用尚未披露。然而,ETF 行业已经具有很强的竞争力,贝莱德收取的费用仅为 0.05%。该费用远远低于产品的预期投资收益率,约为 2.6%,因此 Libra ETF 可能不具备价格竞争力,这对潜在的投资者来说是一个主要的潜在劣势。

图 2 – Libra ETF 与 iShares Core U.S. Aggregate Bond ETF (AGG) 的详细对比

  Libra ETF

iShares Core U.S. Aggregate Bond ETF (AGG)

发布日期 2019 年 6 月 2003 年 9 月
发布者Libra 协会/ Facebook 贝莱德
管理资产 未知

635 亿美元

资产类别

固定收益

银行存款和政府债券,货币来自稳定和信誉良好的中央银行

固定收益-投资级政府债券和公司债券
标的指数 未知/不适用 彭博巴克莱美国综合债券指数

项目组合负责人

总部设在瑞士的Libra协会将负责管理储备。目前,投资授权尚未披露。当前的成员如下:
  • 万事达卡
  • 贝宝
  • PayU (Naspers的金融科技部门)
  • Stripe
  • 维萨卡
  • Booking Holdings
  • 易趣
  • Facebook/Calibra
  • Farfetch
  • 来福车
  • MercadoPago
  • 声田
  • 优步
  • Iliad
  • 沃达丰集团
  • Anchorage
  • Bison Trails
  • 比特币公司
  • Xapo
  • 安德森·霍洛维茨风险投资公司
  • 突破计划 (Breakthrough Initiatives)
  • Ribbit Capital
  • 兴盛资本
  • 联合广场风投
  • 创意破坏实验室
  • Kiva
  • 国际美慈组织
  • 世界妇女银行

James Mauro 和 Scott Radel,对指数进行跟踪的授权明显受到限制

费用

未知

0.05%

投资收益率

未知

2.6%

投资收益的使用

单位持有人无权获得投资收益 ,投资收益将:

首先是支持协会的运营费用——为生态系统的增长和发展提供资金,为非营利组织和多边组织、工程研究等提供资助。满足这笔费用后,剩余的部分回报将用于支付“Libra投资令牌”中的早期投资者的股息,作为他们最初投资的回报

归于 ETF 单位持有人

可用交易所

目前无

Libra协会

将鼓励 Libra 在全球多个受监管的电子交易所上市

纽约证券交易所

创建/兑换篮子的大小

未知

100,000 个单位

授权参与者(能够创建和兑换单位的实体)

授权代理商,目前尚未披露

投资银行

资金审计

未知

PwC

持有股份及资产净值 (NAV) 资料

未知

充分披露(每日发布)

(资料来源: iSharesLibra

我们还从技术角度分析了这两种备选方案。如下图 3 所示,关键区别在于 Libra 代币的控制可能部分由数字签名进行管理。只要未实施地址白名单,这可能会带来一些优势:

  • 使用假名
  • 有限的审查抵制
  • 与加密货币交易相对容易集成

然而,正如我们在 2018 年 2 月的 Tether 报告中提到的那样,历史表明这些特征可能最终导致平台面临实施 KYC 或被当局关闭的选择当中。Facebook 已经在其主要平台上审查了一些有政治争议的人物,因此,公共私人密钥密码术管理 Libra ETF单位的程度可能会受到很大限制,或逐渐被淘汰。

图 3  – 技术和加密方面的考虑

 

Libra ETF

iShares Core U.S. Aggregate Bond ETF (AGG)

共识系统

不适用 (ETF 不需要共识系统)

区块链

不相关(将 ETF 交易记录分组为通过散列链接在一起的区块链,对 ETF 来说无关紧要)

基于数字签名的单元控制

可能:

Libra 区块链是匿名的,允许用户持有一个或多个与其真实身份无关的地址

(来源: iSharesLibra

结论

尽管 Libra 的主要劣势在于其单位持有人无权获得投资收益,但许多行业分析师仍然正在仔细研究 Libra 对传统 ETF 行业和现有电子支付系统的影响。

尽管我们对 ETF 的比较是在半开玩笑,但它确实突出了 Libra 的产品结构与现有金融产品具有相似的属性。所以我们认为这个比较是恰当的,如果 Libra 想要具有竞争力,它应该仿效传统 ETF 的一些管理和收费的特点。

不过,Libra 也可以通过整合 Facebook、Whatsapp 和 Instagram 等平台来吸引客户。如果 Libra 确实保留允许私钥控制钱币的属性,那发展下去也将会是挺有趣的,同时钱币可能会从诸如 Tether 之类的代币中获得份额。然而,在我们看来,从长远的角度来看,Libra 要么会禁用这一功能,要么会在技术上造成困难,因此只有极少数用户拥有这些“非托管”的钱包。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么 Libra 便只是一只收费很高的 ETF。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比特币现金硬分叉—— 三个相互关联的事件

摘要:2019 年 5 月 15 日,比特币现金硬分叉似乎遭遇到三个相互关联的重大问题。 “攻击交易” 利用一个漏洞,导致矿工产生空块。 围绕空区块的不确定性可能引起了一些矿工的担忧,他们可能试图在最初的非硬分叉区块链上挖矿,继而引发了共识区块链分裂。开发人员和矿工似乎已经制定了一项计划,以复原意外发送到隔离见证(SegWit)地址的资金,上述漏洞可能破坏了这一计划。 这种失败可能导致了进行有意识和协调的两个区块链重组。 根据我们的计算,大约有3392 比特币现金(BCH)可能已经在一个精心策划的交易逆转中成功地被双重花费了。 不过,这次双重花费的唯一受害者可能是原来窃取这笔钱的 “小偷”。

比特币现金网络在 2019 年 5 月 15 日分裂的图解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
(注: 分裂的图形说明)

三个比特币现金的问题

比特币现金在2019年5月的硬分叉升级受到三个重大问题的困扰,其中两个可能是间接由一个导致空块的漏洞引起的。下图显示了这三起事件之间的潜在关系。

比特币现金在硬分叉升级期间面对的三个问题之间的关系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

空块问题

Bitcoin ABC 是比特币现金的一个重要实现软件,但它有一个漏洞,进入内存池的交易的有效性条件可能没有共识有效性条件那么繁琐。 这与比特币(想必比特币现金也一样)预期运作的方式相反,共识有效性规则本应比内存池有效性更宽松。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性,因为它可以防止恶意花费者创建满足通过网络中继并进入商家内存池的条件,但是无法满足进入有效区块所需条件的交易。这会使 0 确认双重花费攻击相对容易阻止,而无需担心初始付款进入区块链。在这种情况下,攻击者可以有理由确定,恶意构造的交易永远不会进入区块链。

攻击者似乎已经在比特币现金 ABC(Bitcoin Cash ABC)中发现了这个漏洞,然后在硬分叉之后加以利用,从而引起混乱和迷惑。这个攻击可以随时执行。 攻击者只需要广播满足内存池有效性条件但未通过共识检查的交易。当矿工试图产生这些交易的区块时,他们失败了。作为故障保护,矿工似乎已经制造空块,而不是颗粒无收,至少在大多数情况下是这样。

比特币现金 — 每个区块的交易数量 — 橙色线是硬分叉

(资料来源: BitMEX研究)

不对称的链分裂

在空块不确定性达到最高峰时,我们的预硬分叉 Bitcoin ABC 0.18.2 节点收到了一个新的区块,582,680。 当时,许多人都担心空块,一些矿工可能已经恢复到一个硬分叉前客户端,认为较长的区块链遇到了麻烦,并可能会恢复到硬分叉之前。不过,这仅仅是我们的猜测,而空块漏洞可能与链分裂无关,这可能只是由一个太慢而无法升级的矿工造成的。

比特币现金共识链分裂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

对于硬分叉的结构,链分裂确实向我们强调了一个问题。 我们测试了我们的硬分叉后客户端 ABC 0.19.0 是否会将分裂的非硬分叉侧视为有效。 为了使分裂 “干净”,分裂的每一侧都应该认为另一侧是无效的。

为了测试较短的硬分叉前区块链的有效性,从 Bitcoin ABC 0.19.0 节点的角度来看,我们不得不使自分裂以来的第一个硬分叉区块无效。 然后,我们观察该节点是否会跟随链分裂或仍然卡在硬分叉点。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如下面的屏幕截图所示,该节点跟随分裂的另一侧。 因此,分裂并不完全,这种不对称,可能为攻击者提供更多机会。

我们的 Bitcoin ABC 0.19.0 节点的命令行截图

(资料来源: BitMEX研究)

协调的两个区块重组

在硬分叉之后的几个区块,在分裂的硬分叉侧,有一个长度为 2 的区块链重组。 当时,我们认为这是由正常的区块传播问题引起的,并没有考虑太多。 例如, Bitcoin SV 在此之前几周经历了该长度的 6 个区块的重组, 根据我们的分析,当 Bitcoin SV 重组时,孤链中的所有交易最终都进入主要的获胜链(Coinbase 交易除外)。 不过,在这种比特币现金重组中,我们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孤立区块,582,698,包含 137 笔交易(包括 Coinbase),其中只有 111 笔交易进入获胜链。 因此,就 25 笔交易而言,似乎发生了一次成功的 2 个区块双重花费。 如下表所示,这 25 笔交易的输出值总计超过 3,300 个BCH。

孤立区块(582,698)中没有进入主链的交易列表

交易 ID

总输出 (BCH)

1e7ed3efb7975c06ca46598808e17c6f42c66a085fcb65356dc090e3c434d874

Coinbase (未计算)

0cdd5afff40831199d78ac55116a94aaf4ea7d53e599ac44962c29861ef9f05e

79.9

1907e59313a5c2607f706e8439feb613ed3ff89530d17bd9deced7113928df79

358.9

27553ff15a9d58b10b33da69bef3ccd570c007fc0d695cf8b88817cfc4d49065

65.2

2ff74d9b244469dcd87f9c853b70f9bc72d4116c662ee12783a1c32a6825d45e

196.3

357e31bcf17b4d557954b2d69b7169559a64605a628c4bb9eb11adbd416967d1

117.4

3801dc4ee11ccaeda243ac287ee5e40afb0f07dc0ba26f534ea52f4bfde0d3da

161.2

83e6065dd31ef706f6a90669e460000741820c4dcb753290bd2b003a9f853211

71.2

8950cae069562893aa3583b75fd14f2aaef4f0db72292bd05e11f915ca38cd86

107.8

8e10f1f85d9707ca974ddabd9cb8188d0b890586781ef4161a9133dadefbe0e6

72.0

8fc0b3665f4734b56686ffec83f6b23000720af90102e20f39d9dddb5f1f5c25

183.0

99bd320fb7e3fc487b393c3b9afbc6a7bc765d7f9df5902201a70d3cb8fc5a63

57.8

a38b43f85cc592c4bd69b2b1f0f865df6d36f3b89dfa6119780197369e48192a

177.8

b091bf34d72444ff1669dd13b6c912d8801b94aad8a92d162a9680d46d4b727f

89.2

bd8ee13735dcbdad983fe9624c5b3fd3d257b15a62b269ddb40bb4be9d4a15cb

100.5

beae5bc9137beebddea6f5fbc6fe79b77f6d59f2aa2a5da675ccc39b2b2f8cb6

166.3

c47d1c18c39d28df21ce0e3c34021295658b56c7e669af3aebe685cea32462dc

210.3

c8031b2fd429d9e2838dccc7fa0631788139443a7609958c5d2ce195aec97f8a

85.7

cf3af954a7c3b327107aa42498ec31924075bd926a61428352695a696af8d6c4

114.8

cf8f47928c37bc24c88ff8ff8ea3c84419d4cedc907e74d113e681b055c566dc

162.0

dff4537328f2568db5b7f0fa81a57024fdeb9da23a432a893fb48eca1ab63079

115.9

e1398e628da1258db08f969efdade13e6daac6a53e5b43121dab3604c605af29

69.9

e926ce8ca0192b3ea7f971d93eec3f651e8a35839a76101512cb8c37f98caa89

126.8

e9e0482d61300d3b3d6a9340f9ee66bd6d098328cd7ced50416bb28eb8dc796e

307.4

ebc4392b27056b84a0337638f1257031172d842c148f9ffa10e80afc4080d8a1

82.7

f81267d65855040bf08bb5291a87733555067041ab611cd4e874368c8c1a2c2a

111.9

Total

3,391.7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

如上表所示,这 25 笔双重花费交易的总输出值为 3,391.7 BCH,从经济角度来看,这是一笔重大数额。 因此,可以得出结论,重组是一个精心策划的事件,而不是偶然发生的。 如果这是偶然发生的事件,则分裂的每一侧的交易可能不会出现不匹配。 不过,假设协调和故意重组是我们的猜测。 

我们提供了以下两个双重花费的输出示例:

其中一个双重花费 UTXO(未花费过的交易输出)示例—— “0014”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

上表说明了重组期间 5 个 BCH 输出发生的情况。 这 5 个 BCH 首先被发送到区块 582,698 中的地址 qzyj4lzdjjq0unuka59776tv4e6up23uhyk4tr2anm 。 该链是孤立链,而相同的输出最终被发送到不同的地址, qq4whmrz4xm6ey6sgsj4umvptrpfkmd2rvk36dw97y,在 7 个区块之后。

第二个双重花费 UTXO 示例—— “0020”

(资料来源: BitMEX研究)

上述输出的情况与 25 笔双重花费交易中的几乎所有资金有共同的特征。 大多数输出似乎已经在主链上的区块 582,705 附近进行双重花费,在孤立区块后大约 7 个区块。 

用于赎回交易输入的 SigScript 以 “0020” 或 “0014” 开头,在上面的示例中突出显示。 这些可能与 Segregated Witness(隔离见证)有关。 根据 Segregated Witness 中的规范,“0014” 被推送到 P2WPKH(支付给见证公钥哈希),和 “0020” 被推送到 P2WSH(支付给见证脚本哈希)。 因此,这些输入的赎回可能与比特币升级的隔离见证有关,其中只有一部分是在比特币现金上采用的。

实际上,基于我们的分析,孤立区块 582,698 中的 25 笔交易中的每个单个输入都用 “0014” 或 “0020” 开头的 Sigscript 来赎回。 因此,除了赎回这些 SegWit(隔离见证)输出的 “攻击者” 或 “小偷” 之外,有可能没有人丢失与此链重组相关的资金,而这些资金可能首先被偶然地发送到这些输出。 

作为比特币现金 2019 年 5 月硬分叉一部分,有一个变化,就是允许复原被意外发送到 SegWit 地址的比特币。 因此,这可能发生在这次事件中。

允许隔离见证复原

在上次升级中,意外发送到 Segwit P2SH 地址的比特币因 CLEANSTACK 规则而变为不可花费。 这次升级将对这些比特币进行豁免,并将它们恢复到之前可以花费的情况。 这意味着一旦 P2SH 赎回脚本预映射被透露(例如通过从相应的BTC地址花费比特币),任何矿工都可以拿走硬币。

(资料来源: https://github.com/bitcoincashorg/bitcoincash.org/blob/master/spec/2019-05-15-upgrade.md)

这个 2 个区块重组可能与空块漏洞无关。 不过,分裂似乎就在在解决漏洞之后一个区块发生,因此它可能是相关的。 也许“诚实”的矿工们试图在分裂后直接协调这些输出的花费,又或许要将它们归还到原来的所有者那里,而空块漏洞搞砸了他们的时间,让攻击者得益并卷走资金。 

另一方面,该攻击非常复杂,因此攻击者可能非常老练,并需要进行广泛的规划。 因此,即使没有空块漏洞,这种攻击也可能是有效的。 

结论

我们从有关比特币现金硬分叉升级的事件中吸取到许多教训。 硬分叉似乎为恶意行为者提供了攻击和制造不确定性的机会,因此对硬分叉的精心规划和协调非常重要。 另一方面,这个空块漏洞可能是其他两个事件的根本原因,其可能在任何时候发生,而无论是否正在试图硬分叉,尝试防止这样的漏洞才是重中之重。

这些事件的另一个重要教训是需要透明度。 在事件发生期间,很难知道开发人员的计划、漏洞的性质或矿工支持的链。 在公共渠道中就这些问题进行公开交流可能会更有帮助。 特别是,很多人都不能清晰知道开发人员和矿工的计划,以协调和复原发送给 SegWit 地址的资金。 如果这个计划事先在社区中,以及在明显的经过深思熟虑和协调的重组期间进行辩论和讨论,可能会有所帮助。 当然,假设有时间披露后者。 如果参与者在事后披露有关这些事件的详细信息,也可能会有所帮助。

我们认为,所有这一切中令人最担忧的是经过深思熟虑和协调的重组。 从论证的一方来看,资金被盗,因此将资金归还给其“合法所有者”的行为是合理的,即使这造成了一些短期中断。 不过,许多人或者某些人认为交易最终确认等现金是这些区块链系统的唯一独特特征。 如果能够逆转交易,和在本情况下的经济上重大交易,这将否定这个系统的整个前提条件。 这种行为可能消除适当保障资金的动机,开创先例或改变预期,更有可能产生进一步逆转。

对于比特币社区中所有不喜欢比特币现金的人来说,这可能成为嘲笑这种币的机会。 不过,虽然比特币现金的哈希值比比特币低得多,使得这种逆转更容易,但我们认为,成功对比特币现金进行经济上重大的精心策划交易逆转对比特币而言并不是好消息。 从某些方面来看,这些事件有助于树立一个危险的先例。 这表明这些事件可能会发生在比特币身上。 或者,这可以说明比特币现金在成为少数链的同时所面临的风险。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HDR Global Trading Limited 向麻省理工学院的数字货币计划(MIT DCI)提供捐助,以支持加密货币研究

我们非常高兴地宣布 ,HDR Global Trading Limited 将对麻省理工学院数字货币计划提供捐助,这是一项研究全球加密货币生态系统的开发和改进的计划。

HDR Global Trading 首席技术官兼 BitMEX 交易平台联合创始人 Sam Reed 宣布了这一赞助:

加密货币的潜力一直激励着我们前行。我们捐助研发是为了确保这个网络发展得更加稳健,因为一个更强大的比特币网络对所有人都有益。非常高兴能够促进它的发展.

HDR Global Trading 是全球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 BitMEX 的所有者和经营者。 HDR Global Trading 很荣幸能够支持这样一项使比特币更强大,提升比特币的稳定性,扩展性和隐私性的研究工程。

值得一提的是,HDR一向热衷于为如 Wladimir van der Laan 和 Cory Fields 的比特币核心开发者的工作提供支持和帮助。他们在比特币协议的不同部分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

此次捐助为无条件提供,并没有任何限制。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比特币现金 SV – 6 区块链裂

摘要: 2019 年 4 月 18 日,BitMEX 研究团队的比特币现金 SV 节点曾经历了 2 次区块重组。 先是一次 3 区块重组,接著是 6 区块重组。 在此简报中,我们给出了此次临时链裂的相关数据和图表。 此次链裂似乎是由太长而难以传播的大型区块,而非与共识相关的问题所导致的。 我们的分析显示,没有双重支出与此次分裂有关。

链裂图解 – 2019 年 4 月 18 日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

注: 上图显示有两个有效的竞争链,并且在区块 578,639 处发生了非共识分裂。 我们的节点跟随左边的链直到 578,642 区块为止,然后跳到右边。 大约一个小时后,跳回到左边。 左边的链延续,而右边的链最终被抛弃。 

链裂交易数据

 
交易数
主链(6 个区块内)
754,008
分叉链
1,050,743
重叠(6 个区块内) 
753,945
最终双重支出
0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团队 

根据我们对交易的分析,来自分叉链(右边)的所有 TXID 最终都会回到主链中,但生成交易明显是例外。 所以,我们认为没有发生于与此次意外相关的双重支付。

分裂相关区块的时间戳 – 2019 年 4 月 18 日

本地时间 区块时间戳 高度 哈希值 大小 (MB) Log2 计算
11:39:47 11:39:19 578,638 000000000000000001ccdb82b9fa923323a8d605e615047ac6c7040584eb2419 3.1 87.803278
12:04:51 12:04:37 578,639 0000000000000000090a43754c9c3ffb3627a929a97f3a7c37f3dee94e1fc98f 8.6 87.803280
12:28:01 12:20:36 578,640 00000000000000000211d3b3414c5cb3e795e3784da599bcbb17e6929f58cc09 52.2 87.803282
12:43:42 12:29:39 578,641 0000000000000000050c01ee216586175d15b683f26adcfdd9dd0be4b1742e9e 42.1 87.803285
12:59:27 12:51:40 578,642 00000000000000000a7a25cea40cb57f5fce3b492030273b6f8a52f99f4bf2a8 76.2 87.803287
13:05:18 12:32:39 578,640 000000000000000007ad01e93696a2f93a31c35ab014d6c43597fd4fd6ba9590 35.5 87.803282
13:05:18 12:33:16 578,641 0000000000000000033ed7d3b1a818d82483ade2ee8c31304888932b7729f692 0.1 87.803285
13:05:18 12:41:38 578,642 00000000000000000ae4a0d81d4c219139c22ba1a8a42d72b960d63a9e157914 1.0 87.803287
13:05:19 12:56:37 578,643 00000000000000000590821ac2eb1d3c0e4e7edab586c16d5072ec0c77a980dc 0.8 87.803289
13:19:36 13:14:22 578,644 0000000000000000001ae8668e9ab473f8862dc081f7ac65e6df9ded635d338e 128.0 87.803291
13:21:56 13:18:07 578,645 0000000000000000049efe9a6e674370461c78845b98c4d045fe9cd5cb9ea634 107.2 87.803293
14:12:54 13:15:36 578,643 0000000000000000016b62ec5523a1afe25672abd91fe67602ea69ee2a2b871f 23.8 87.803289
14:12:55 13:43:35 578,644 000000000000000003e9d9be8a7b9fc64ef1d3494d1b0f4c11845882643a6439 1.3 87.803291
14:12:55 14:01:34 578,645 0000000000000000052be8613e79b33a9959535551217d7fdacc2d0c1db1e672 0.0 87.803293
14:12:55 14:06:35 578,646 00000000000000000475ab103a92eb6cb1c3c666cd9af7b070e09b3a35a15d66 0.0 87.803296
14:27:09 14:24:37 578,647 0000000000000000062bade37849ade3e3c4dfa9289d7f5f6d203ae188e94e4f 77.0 87.803298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团队 

如有兴趣,可参看我们在上表中披露的链裂相关区块的所有相关详情,其中包括:

  • 区块时间戳
  • 本地时间时间戳
  • 区块哈希值 
  • 区块大小
  • 每个区块累计总工作量证明(PoW)

通过上述细节,可以跟踪发生的与链裂相关的情况并创建时间线。

结论
我们提供本信息和分析的主要目的不是出于对比特币现金 SV 的兴趣,而是希望开发系统来分析和探测比特币网络上的此类事件。 我们的网站https://forkmonitor.info 目前正在开发系统,以帮助检测由区块传播不良或与共识相关的问题导致的链裂。 比特币现金 SV 的此次事件对我们来说是一次非常不错的实践。

至于比特币现金 SV,区块在重组期间的规模极为庞大。 在分叉链上,最后两个区块分别为 128MB 和 107MB。 在主链上,很多区块超过 50MB。  因此,在我们看来,大型区块可能是重组的根本原因,因为矿工无法在不同链上找到其他区块之前足够快地传播和验证这些大型区块。

至于这对比特币现金 SV 的影响,我们不作评论。我们会把这个问题留给他人。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Schnorr 签名和 Taproot 软分叉提案

摘要:我们归纳和提供了近期比特币软分叉升级提案的来龙去脉,该提案包括一个新的数字签名算法(Schnorr),以及一个名为 Taproot 的添加了扩展比特币智能合约容量新功能的补充更新。升级的结构可确保它们同时提升可扩展性和隐私性。除增加了复杂程度外,该提案没有明显缺陷,其中最具争议的方面可能是缺少其他预期的功能。我们的结论是,虽然很多人会热衷于升级,并渴望看到它推出,但重要的是耐心。

(资料来源:Pexels

概述

2019 年 5 月 6 日,比特币协议开发人员 Pieter Wuille 向比特币开发者邮件群发名单发布了一个名为 “Taproot” 软分叉提案。如果该提案被接受,它可能会补充 2018 年 7 月 Pieter 发布的 Schnorr signature 软分叉升级。这些提案的好处与可扩充性(效能)和私密性有关。可扩充性和私密性现在看起来有一定的相关性而且不可分割。在去除有关业务的细节,确保减少交易处理(提升可扩充性)的同时,他们减少了披露的信息,因此可能无法与不同类型的交易区分,从而提高了私密性。

Schnorr 签名

Schnorr 签名算法由 Claus Schnorr 于 1991 年申请获得专利,并且在 2008 年到期。虽然据称 Schnorr 算法更强大,是它的变体,但数字签名算法(DSA)方案的采用更广泛,因为这一算法的专利在全球范围内免费使用。不过 Schnorr 博士本人一直认为 DSA 应该是在他的专利范围内。 

因使用广泛,所以当比特币在 2009 年推出时,DSA 的变体椭圆曲线数字签名算法(ECDSA)被用于其数字签名算法。但最初的 Schnorr 签名算法比 DSA 更简单和有效,减少了繁重的保安假设。经过比特币 10 年的使用,越发明显的是这些效率的优势会变得重要。因此,比特币转移至 Schnorr 签名算法似乎是合理的。

Schnorr 签名的主要好处是,多重签名交易在链上显示为正常的单一签名交易。使用 Schnorr 签名,多个签名者可以生成联合公钥,然后用一个签名共同签名,而不是在区块链上分别发布所有公钥和每个签名。这是一项重要的可扩展性和私密性改进。这意味着 Schnorr 签名会大量的节省空间和验证时间,随著传统多重签名交易的签名者的增加,比较优势将会越来越明显。

Schnorr 签名空间节省估计值

我们试图计算这种 Schnorr 多重签名(multisig)的集合特性可以带来的潜在比特币网络容量的增加。不过,由于涉及大量假设,下面 13.1% 的容量增加数值应视为非常近似的估计值。

基于 UTXO 计算的节省估计值

通过 UTXO 计数来估计的当前多重签名使用率 5.9%
假设 100% 采用 Schnorr 的有效网络容量增长 13.1%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团队计算和估值、p2sh.info)

(注:估计值忽略了 Schnorr 签名规模较小的影响,且只包括了加入公钥和签名的好处。通过使用与多重签名使用率相关的 p2sh.info 并对每个多重签名类型应用节省倍数(范围从 50% 到 85% )来估计容量增加。通过假设 UTXO 使用比例是区块链使用的典型值并对较大的多重签名交易应用较高权重来估计网络范围容量增加。未使用的 P2SH 输出根据未使用输出的比例被分配到多重签名类型。该数值应仅被视为非常近似的估计值。数据截至 2019 年 5 月 7 日)

上述估计的容量增加可以认为是很小,但应该考虑以下因素:

  • 多重签名技术的经济使用情况远比仅考虑 UTXO 计数更为普遍。大约 21.5% 的比特币存储在多重签名钱包中,远远高于 UTXO 计数采用的 5.9%。
  • 如下图所示,多重签名采用率正在快速增长。与此同时,像闪电网络这样的新系统需要采用多重签名,而 Schnorr 签名使得多重签名系统更加强大,采用率可能会增加

按 P2SH 地址类型存储的比特币——图表显示了多重签名技术的强劲增长

(资料来源:p2sh.info

因此,根据我们的基本计算,虽然根据网络的当前使用情况,即使 100% 采用 Schnorr 也只会带来 13.1% 的网络容量增长,但长期来看,潜在的空间节省和网络容量增长可能是远高于此。

默克尔抽象语法树 (MAST)

MAST 是比特币协议开发人员 Johnson Lau 博士 2016 年的一个想法。Lau 博士过去曾在 2002 年 2 月为 BitMEX 研究团队撰写题为 The art of making softforks: Protection by policy rule (软分叉的艺术:政策规则的保护)的文章。MAST 的想法是,除了时间锁定条件之外,交易还可能包含多个支出条件,例如 2 之 2 的多重签名条件。为了避免将所有这些条件和脚本放入区块链中,可以在默克尔树内部构建支出脚本,这样只有在使用它们时才需要显示它们,以及必要的默克尔分支哈希。

MAST 支出条件的图解说明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团队)(注:该图表试图说明假设 MAST 与 Schnorr 一起使用的交易结构。在上述结构中,如果 Bob 和 Alice 均签名,资金可以以合作方式赎回,或者在时间锁之后以不合作方式赎回。上述是为了说明打开和关闭闪电网络通道时可能需要的结构类型)

基于上述设计,可以假设只需要显示一种支出条件。例如,要花费输出,所有签名者需要做的是提供一个 Schnorr 多重签名和默克尔树右侧顶部的哈希(哈希(1和2))。因此,尽管存在默克尔树,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只需要一个签名和 32 字节哈希。更简明地说,为了验证脚本,您需要通过显示其他分支哈希来证明这是默克尔树的一部分。

不过,这种结构的缺点是即使在正常的最佳情况下,当提供默克尔树左上角的单匙和脚本时,仍然需要用完 32 个字节的数据,向区块链公布另一个哈希(上图中的哈希(1和2))。 这一不足也会降低隐私,因为第三方总能确定是否存在更复杂的支出条件,因为默克尔树的顶部分支始终是可见的。

Taproot

据我们所知,Taproot 想法的起源来自于比特币开发者 Gregory Maxwell 于 2018 年 1 月发出的一封电子邮件。Taproot 的结构除在默克尔树的顶部外,类似于 MAST。就 Taproot 而言,在合作或正常情景中,可以选择仅公布单个公钥和单个签名,而无需公布默克尔树存在的证据。下面图表说明了 Taproot 交易结构。

Taproot 支出条件的图解说明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团队)

(注:该图表试图说明与上述 MAST 图表相同的支出标准)

左侧(或地址)上的调整后公钥可以从原始公钥和默克尔根哈希计算得出。在正常或合作支付的情况下,在赎回时,原始公钥不需要在链上,并且不显示默克尔树的存在,需要公布的仅是单个签名。在没有合作或异常赎回的情况下,原始公匙将与关于默克尔树的信息一同显示。

Taproot 与原始 MAST 结构相比的好处很明显,在合作的情况下,区块链或脚本本身不再需要包含额外的 32 字节哈希,从而提高效率。除此之外,交易看起来 “正常” ,只是一次拥有公钥和签名的付款,其他支出条件的存在不需要显示。这对于对外部第三方观察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隐私好处,例如当打开闪电通道或者甚至进行合作闪电通道关闭时,交易看起来就像是常规的比特币支出。该交易可以被构建成使得仅在不合作的闪电通道关闭时,才需要显示默克尔树的存在。越多不同类型的交易看起来一样,隐私就越好,因为第三方可能不太能够确定正在发生哪种类型的交易和产生资金流。一些比特币开发者的长期目标可能是确保无论发生什么类型的交易,至少在所谓的合作情况下,所有交易看起来都一样。

对签名集合的困惑

减少区块链所需签名数量的潜在可扩展性好处巨大,因此这个概念往往会激动人心。Schnorr 签名确实能够在多重签名交易中集合签名,这对比特币来说应该是一个重大的好处。 不过,包含这一点以及其他与签名集合相关想法的存在,导致人们对潜在好处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期望,至少在此升级提议方面是这样。据我们所知,对于这个特定的升级提议,唯一的集合好处是以在多重签名方案中加入签名的形式,而不是多重输入或多个交易。

签名集合想法的汇总表


包含在软分叉提议中
多重签名交易中将公钥和签名相结合——作为 Schnorr 的一部分包含在内
交易中多个输入需要联合签名
多个交易中多个输入需要联合签名(Grin币在该领域具有一些功能,可以使用Mimblewimble)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团队)

结论

我们认为,与此软分叉相关的好处不太可能有争议。此软分叉似乎在功能、可扩展性和隐私方面取得三赢局面。最大的争论方面可能是没有包含其他想法或为什么要这样做的争论。

话虽如此,许多人可能对这些升级的潜在好处感到兴奋,并希望尽快在网络上看到这些升级启动。不过,当谈到比特币,特别是对共识规则的变更时,极为需要耐心对待。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闪电网络(第 2 部分)— 路由费经济学

摘要:BitMEX 研究团队对闪电网络路由费的市场动态以及为闪电节点运行者提供流动性的财务激励进行了研究。我们发现了通道流动性提供者的闪电路由费和投资回报之间的相互关系和平衡,这是网络面临的一个主要挑战,而不是路由问题的计算机科学方面。我们总结,如果闪电网络扩展(至少在理论上)、更大范围金融市场的环境(例如利率变化和投资者气氛)有机会影响闪电网络费的市场。但是,无论现时的经济环境如何,我们认为从长期来看,竞争将是价格的主要推动因素。进入市场的低壁垒,可能意味着平衡点将有利于用户和低手续费,而不是流动性提供者的投资回报。

(闪电击中新加坡市)(Pexels)

概述

我们首次写关于闪电网络的文章是在 2018 年 1 月,当时主要是理论性的。现在,随着闪电网络从抽象的概念转入试验,我们认为是时候再次进行审视了。本报告的主要重点是从金融和投资角度分析闪电网络,尤其是闪电网络提供者的收费和激励。  我们不会对技术的其它方面进行研究。

路由问题

闪电网络的批评者通常指出路由是个主要问题,通常被称为 “一个尚未解决的计算机科学问题”。总的来说,我们并不完全同意对路由问题的这种定性,并且不认为路由的计算机科学将会是一个主要挑战,在从不同通道中找到路径进行支付可能相对简单直接,并且跟其它 P2P 网络相似,比如比特币。

不过,我们确实认为流动性提供与支付路由的财务和经济方面之间的互动或平衡是它的一个主要挑战。闪电网络运行者需要通过路由费获得激励才能提供充分的流动性,从而让支付顺利地进行。流动性需要明确地分配至有需求的通道,而识别这些通道可能具有挑战性,尤其是有新的商家进入网络时。在确保网络对于用户来说手续费较低,以及确保手续费足够高能够对流动性提供者产生激励之间的这种平衡,可能将会是一个主要问题。正如我们在本文中将会进一步说明,此问题的重要性以及市场进行清算的费率,可能取决于经济环境。

闪电网络手续费市场动态

对于链上比特币交易,用户(或他们的钱包)确定进行支付时每笔交易的手续费,然后矿工试图通过选择每单位区块重量手续费较高的交易生成区块,以最大程度提高手续费收入。相反,闪电网络目前似乎是以另外一种方式运行,路由节点运行者设定手续费,然后用户为他们的支付选择路径,选择通道以最大程度降低手续费。对于闪电网络,最初是由供应商设定手续费,而不是用户。因此闪电网络可以提供一种优越的收费架构,因为供应商提供的是专门化服务,并且供应商之间(而不是普通用户)就费率展开竞争是更加适当的,其中优先考虑的是简单性。

在闪电网络中,有两种路由费节点运行者是必须注明,即基础费和费率。

两种闪电网络费

手续费类型 说明 惯例
基础费 每次通过通道为一笔支付提供路由收取的固定手续费 以 Satoshi 的千分之几表示。

例如,基础费 1,000 是指每笔交易需要 1 Satoshi。

费率 根据支付的价值按百分比收取手续费   以转账的 Satoshi 的百万分之几表示。

例如,费率 1,000 是指 1,000/1,000,000,即通过该通道转账价值的 0.1%。相当于万分之 10。

投资资金

为了为路由支付提供流动性以及赚取手续费收入,闪电节点运行者需要在支付通道内锁定资金(比特币)。

两种通道容量

  说明 创建
入站容量 入站流动性,是指节点的支付通道内可以用来接收入站支付的资金。

这些资金是由闪电网络中的其它参与者拥有。

如果支付通道关闭,这些资金不会退还给节点运行者。 

可通过以下两种方式之一创建入站余额:

* 当另外一个网络参与者利用该节点开放一个支付通道时

* 当节点运行者通过现有通道进行一笔支付时

出站容量 出站流动性,是指节点的支付通道内可以用来进行出站支付的资金。

这些资金是由节点运行者拥有,并且是他们投资资金的一部分。在考虑出站余额总额的同时,节点运行者可能会考虑其它投资的机会成本。

如果支付通道关闭,这些资金将会退还给节点运行者。

可通过以下三种方式之一创建出站余额:

* 当节点运行者利用其它网络节点开放一个支付通道时

* 当节点运行者通过现有通道接收一笔支付时

* 当通过节点为支付提供路由并且收到手续费时

通道入站和出站容量的图示说明

(资料来源:比特币闪电钱包
(注:橙色余额是入站容量,蓝色余额是出站容量)

闪电手续费市场的运行

要成为一个成功的路由节点比想象的要难。截至编写本文时,根据 1ml.com 的数据,目前有 7,615 个公共闪电节点。但是,在管理节点、重新平衡通道和以合适的方式设定手续费方面,其中只有几百个节点在提供流动性方面做得不错。

节点运行者可能需要:

  • 调整费率和基础费,监测调整的影响,以及针对最优收入最大化设置进行校准
  • 分析网络并且寻找有较高支付需求、连接不佳的闪电节点,例如新的商户
  • 分析手续费市场,不仅仅是针对整体网络,还有正在瞄准的高需求低容量路径
  • 持续监测和再平衡自己的通道,以确保有充足的双向流动性
  • 针对最新的通道状态实施定制的备份解决方案,以便在节点计算机崩溃时为资金提供保护

目前,没有能够实施上述功能的自动化系统。如果这一点不改变,可能需要成立专门的企业,为闪电网络提供流动性。但是,与流动性一样,克服这些技术问题面临的挑战并不一定意味着支付将变得非常困难或昂贵。这些技术挑战可能只会调整均衡市场费率。克服这些问题的难度越高,通道运行者将会获得的潜在投资回报就越高,同时解决这些问题的激励也越大。推动闪电网络成功的将会是需求,而不是节点运行者面临的挑战。

为了让闪电手续费市场有效运行,节点运行者可能需要根据竞争格局调整手续费,这可能以算法为基础或者是一个手动过程,目标是手续费收入最大化。为了模拟最终可能形成的标准做法,BitMEX 研究团队对此进行了试验,在为期三个月的时间内对我们其中一个节点的费率进行了修改,具体情况如下文所述。

费率试验

BitMEX 研究团队决定进行一次基础试验,以测试和评估手续费市场的状态,尽管闪电网络目前仍处于新生状态。我们搭建了一个闪电节点,并且定期修改费率,试图判断哪些费率将会使手续费收入最大化,正如随着闪电网络规模化节点运行者最终预期将会采取的做法那样。

我们采用下文的散布图对我们通过一个节点进行的基础非科学分析进行了说明。它似乎显示目前费率确实对闪电节点的手续费收入存在影响。当费率从 0 一直提高至大约万分之 0.1 个时,每日手续费收入呈现出快速加速的现象。一旦手续费提升至此费率上方,平均每日手续费收入呈现出逐渐下滑的趋势。因此,根据本次试验,似乎收入最大化的费率大约是万分之 0.1 ,与其它支付系统相比较,该费率无疑是非常低的。不过,当然这只是一个中继段的手续费,一笔支付可能有多个中继段。与此同时,目前闪电手续费市场几乎不存在,实际上 BitMEX 研究团队可能已经是通过改变手续费对经济收入最大化的行为进行了有意义的试验的为数不多的闪电节点之一。一旦该网络规模化并且其他参与者也尝试最大化收入,手续费市场的情况可能会很不同。因此本次操作只能视为是一次说明性试验,而不是对闪电手续费市场进行的具体揭示。

闪电节点每日手续费收入与费率对比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团队

(闪电手续费收入数据图——备注和说明:

* 从 2018 年 12 月 31 日至 2019 年 3 月 24 日的每日数据

* 数据来自一个闪电节点

* 整个期间的基础费为 0

* 投资回报数据不包括链上比特币交易手续费,当包括手续费影响时,除最优费率外所有组别都将显示负的投资回报

* 数据包括工作日和周末,一般来说闪电网络流量在周末要低很多

* 费率每天在 UTC 时间 21:00 左右变更。每天降低费率,在经过几天下调后跳升至费率区间顶部,然后开始下一个费率下调周期。这样操作是因为有些钱包(例如移动钱包)不是每次尝试通过节点为支付提供路径时都会查询费率,因此在上调费率时,很多支付都会失败。例如,当开放从一个移动钱包到闪电节点的一个通道,然后上调费率并且立即尝试进行支付时,该支付通常会失败,因为钱包尝试按照之前很低的手续费进行支付。我们认为,为了让闪电网络手续费市场有效运行,节点运行者可能需要定期变更手续费,因此钱包可能需要更频繁地查询费率。

 * 手动进行通道再平衡,每两周一次。每次花费时间大约30分钟

* 闪电节点运行的是 LND,软件每两周连接主机更新一次

* 大约 30% 的通道(按价值)是用 Autopilot 开放,其余 70% 是手动开放

* 投资回报的计算是采用网络每天的出站通道容量,根据每日手续费收入对投资回报进行年化处理,然后根据特定区间内某个费率的所有天数计算一个简单的平均值

* 数据只是基于一个节点以及该节点特定的通道集,其它节点运行者的体验可能会有很大不同

* 我们曾尝试用我们的公共节点进行此试验,但是手续费收入过于分散,一些网络参与者定期支付明显高于公布的费率的手续费金额,使得数据不可靠

* 遗憾的是我们两个轴都需要采用对数刻度。在费率方面,我们不确定收取什么样的费率,甚至设定哪个数量级,因此我们尝试了很大范围的手续费率,从 0.0001% 到 0.5% ,并且对数刻度比较合适。与此同时,每日手续费收入波动很大,范围从 0 Satoshis 一直到超过 3,000 Satoshis 。因此对数刻度似乎最为合适。随着网络的发展并且变得更加可靠,以及手续费市场消息的更加流通,线性刻度可能会变得更加合适。)

手续费收入和投资回报

除了每日手续费收入外,还可以考虑与运行一个闪电节点和各种费率相关的年化投资回报。此投资回报的计算,是对每日手续费收入进行年化,然后除以每日出站流动性。

试验中实现的最高年化投资回报是 2.75% ,而最高手续费组别投资回报大约是1%。对于理论上应属于相对低风险的投资论而言,这似乎是一个具有合理吸引力的回报,至少实时备份闪电通道的能力得到了实施。现有的比特币投资者可能会被这些回报吸引并且为闪电网络提供流动性,或者,美元本位的投资者也可能买入比特币,利用杠杆对冲比特币价格风险,然后尝试赚取闪电网络手续费收入。

不同手续费组别的闪电节点年化投资回报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团队

当然,这些投资回报可能无法激励目前闪电网络中的流动性提供者。目前的节点运行者可能是业余的,当考虑到开放和再平衡闪电通道所需要的链上手续费时,绝大部分节点运行者都在亏损。虽然这种以业余者为基础的流动性可以维持网络一段时间,但是为了满足很多人对于闪电网络的庞大规模要求,需要有潜在的投资回报吸引投资者。

闪电网络手续费和经济环境

在目前的低收益环境下 1% 的投资收益率可能看起来具有吸引力,但闪电网络最初可能很难吸引合适的商业流动性提供者。此领域的投资者一般都寻求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为闪电流动性提供者提供的这种相对低风险低回报似乎是处于另外一个极端。因此可能需要一个新的投资者类别,即与这种情况相匹配的投资者类别。

如果闪电网络达到一个较大的规模,可能这种具有稳定低风险回报、高度流动的投资产品,对于经济环境会比较敏感。

考虑以下情景:

  1. 美联储基础利率为 1.0%。
  2. 闪电节点运行者对于他们的出站余额一般赚取 1.5% 的年化投资收益率。
  3. 由于强大的经济环境和通胀压力,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将利率从 1% 上调至 3% 。
  4. 由于投资回报更具吸引力,闪电网络节点运行者从闪电网络撤回资金,并且买入政府债券。
  5. 由于闪电网络中的流动性减少,用户进行支付需要支付更高的手续费,并且闪电网络变得更加昂贵。

不过,如果闪电网络流动性具有足够大的规模,可以适用于上述逻辑,闪电网络就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功。

无风险回报率

在一定程度上,如果闪电网络成熟后,投资者甚至可以将运行闪电节点的投资回报视为比特币的无风险回报率,或者至少是没有信用风险的回报率。在传统金融中,这通常是投资者持有政府债所赚取的回报率,其中政府有支付本金和票息的法定义务以及创造新资金以偿付债券持有人的手段,因此风险接近于零。理论上,经济体中的所有其它投资项目或贷款都有着比此无风险回报率更高的回报。相同的理论也适用于比特币,将闪电节点流动性提供者的回报率视为比特币生态系统内的基础利率。

在未来,如果运行节点中涉及的多数挑战都已经克服,并且存在具有竞争力的手续费设定算法,此闪电网络无风险回报率可能最终由以下方面决定:

  • 宏观金融市场环境——利率越高,可能意味着闪电网络无风险回报率就越高
  • 对闪电网络交易的需求——需求增加或者资金流动速度加快,应该会提升闪电网络无风险回报率

结论

专业对冲基金和风险资本投资者是否将会像他们在2018年中对待权益证明(PoS)系统的 “抵押即服务”(staking as a service)商业模式那样,对成为闪电网络流动性提供者拥有同样的热情,依然有待观察。虽然闪电网络流动性提供者的投资回报看起来还没有吸引力,但由于该网络正处于它的形成阶段,我们确实看到了这种商业模式中的潜在优点。

我们认为,闪电网络可以轻松达到比特币目前链上交易量的数倍规模,而不会遭遇任何经济手续费市场周期或问题,一切都只是单纯地以业余流动性提供者为基础。但是,如果该网络要达到很多闪电网络拥护者所希望的规模,就需要吸引来自追求风险调整后收益投资收益最大化的渴望收益的投资者的流动性。如果这样,遗憾的是,随着投资环境随时间推移而改变,该网络的手续费市场情况可能会发生显著变化。

但是,建立节点、提供流动性、以及通过减少同行的收入来赚取手续费收入是相对容易。运行节点的经营性通道、流动性提供的程度以及投资回报之间,将会最终在哪里达到平衡,很明显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如果一定要做出猜测,根据闪电网络的架构和设计,我们认为该系统会更倾向用户和低手续费,而不是流动性提供者。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BitMEX 研究推出以太坊节点指标网站——Nodestats.org

摘要: BitMEX 研究非常高兴宣布推出一个监控以太坊网络的新网站  Nodestats.org 。 该网站连接到五个不同的以太坊节点,并每五秒钟收集一次数据。 网站主要专注于提供与每个以太坊节点所需的计算资源相关的指标。 在分析某些指标时,我们可能已经识别出与节点报告的数据完整性有关的问题,这可能是某些以太坊用户所关注的问题。Nodestats.org 是与 TokenAnalyst 合作制作,该公司是 BitMEX 研究的以太坊网络数据和分析合作伙伴。

(截至 2019 年 3月 12 日的网站截图)

 

概述

 Nodestats.org 通过整体采用来比较两个最大的以太坊节点客户端实现的统计数据—— Geth 和 Parity 。在这些客户端实现中,Nodestats.org 比较了不同节点配置的性能 ——快速、完整和归档节点。

 

 Nodestats.org 的主要目的如下:

  1. 提供比较不同以太坊实现的计算效率的指标。 例如,通过比较与以下相关的要求:
    •  CPU 使用率
    • 内存(RAM)
    • 带宽
    • 储存空间
  2. 比较运行以太坊节点软件和其他币(如比特币)之间的资源需求
  3. 通过查看关于节点是否足够快地处理区块以处于链端点,或差的区块传播是否导致节点在大部分时间不同步的指标,来评估以太坊 P2P 网络的实力和交易处理速度

 

 Nodestats.org 在 2019 年 3 月初才开始收集数据,要作出任何确切结论还为时过早。 不过,我们正在保存数据,并希望稍后分析长期趋势。 Nodestats.org 数据是通过每五秒(每小时 720 次)查询一次我们的五个以太坊节点或运行节点的机器生成的,然后将结果存储在数据库中。此数据生成的各种滚动平均值和其他指标显示在 Nodestats.org 网站上。

 

Nodestats 指标的说明

名称 说明 初步调查结果
同步的时间百分比%

这表示节点已验证并下载所有区块数据,到 P2P 网络通知节点是链端点的时间百分比

 

每小时指标通过确定节点是否每 5 秒处于端点来计算,其应该是每小时 720 次查询。 节点表示其处于端点的这些查询的比例是报告的指标。

 

该字段基于 web3 的 “isSyncing” 字段,我们认为该字段使用节点已看到的最高区块,即 “highestBlock” 字段,以确定该节点是否落后于其对等节点所看到的最高区块。

节点通常报告它们在 99.8% 的时间处于端点,这意味着在每小时 720 次查询中大约只有1次节点不是处于链端点。

 

唯一的例外是, Ethereum Parity (以太坊奇偶校验)完整节点,我们将在本报告后面讨论。

 

我们认为该指标的数据完整性很差,例如就 Parity 完整节点而言,所提供信息的完整性很弱,我们将在本报告后面解释。 展望未来,我们的目标是建立一种更有效的方法来计算这个指标。

在冲突链上的时间百分比

这表示节点在网站上跟随与其相对的节点的不同或冲突链的时间百分比。

 

这是通过在我们的数据库中存储所有区块哈希来确定的,如果节点在相同高度处拥有不同的区块哈希,则它们被认为是在不同链上。

通常, Nodestats.org 无法识别客户端跟随不同链的时间。因此,该指标通常为 0% 。(即一小时内 720 次中为 0 次)

CPU使用率

这表示机器 CPU 资源的平均使用率百分比。

 

Nodestats.org 使用的所有机器 都拥有 “Xeon(R)CPU E5-2686 @ 2.30GHz” 处理单元,并且为双核。 例外情况是归档节点,其拥有 16 个核心。

 

所有节点都使用 AWS “i3.large” 机器,但归档节点除外,其运行 “i3.4xlarge” 。

一般来说,CPU 使用率往往在 0.01% 到 1.0% 之间。 Parity 往往达到 1% 的水平,而 Geth 似乎使用较少 CPU 性能。

 

 Geth 的 CPU 使用率似乎不如 Parity 的稳定,Geth 的 CPU 需求偶尔会飙升至 1% 左右。

内存使用情况

 Nodestats.org 每 5 秒从机器读取一次,这与以太坊客户端使用的内存量有关。

 

Nodestats.org 使用的所有机器都拥有 14GB 内存,但归档节点除外,它是一台 120GB 内存的机器。

一般来说,无论有多少内存可用,节点都会占用绝大部分内存(例如超过 95% )。

 

客户端的内存需求似乎相当稳定。

对等者数量 节点每 5 秒向 Nodestats.org  提供一次网络对等者的数量。

 Parity 往往拥有大约 450 个对等者,而 Geth 只有大约 8 个。

 

 Geth 的对等者数量比 Parity 更不稳定,因为它似乎偶尔会下降到 6 个左右。

上行带宽  Nodestats.org 每 5 秒从机器读取一次,这与服务器的总网络上行带宽有关。

具有更多对等者的Parity往往使用超过100KB /秒的带宽(在每个方向)。 相比之下,Geth往往只使用大约4KB /秒的带宽。

 

Geth的带宽需求往往比Parity更不稳定,偶尔会飙升至60KB /秒左右。

下行带宽  Nodestats.org 每 5 秒从机器读取一次,这与服务器的总网络下行带宽有关。
链数据大小

该指标表示专用于客户端的所有目录使用的总数据。

 

与其他指标不同,所公开的数字是绝对值,而不是滚动1小时平均值。

目前, Parity 需要大约 180GB , Geth 使用不到 200GB ,完整归档节点需要 2.36TB 的数据。

 

 Parity 完整节点仍在同步

 Parity 完整节点于 2019 年 3 月 1 日开始,在撰写本文时( 2019 年 3 月 12 日)它尚未完全与以太坊链同步。客户端大约落后 450,000 个区块,而根据其当前的轨迹,它应该在几天内赶上主链端点。由于初始同步缓慢, “同步的时间百分比” 指标显示为接近 0% ,因为客户端永远不会同步。

 Ethereum Parity 完整节点机器的规格如下:

  • 双核 2.3GHz
  • 14GB 内存
  • 固态硬盘
  • 10 Gb/秒的互联网连接

事实上,具有上述规格的机器需要超过 12 天的同步可能表明,对于以太坊网络来说,初始同步问题可能比后同步问题(例如区块传播)更受关注。 虽然初始同步缓慢(至少对于这个系统设置而言)是一个潜在的问题,但以太坊尚未达到节点无法赶上的程度,因为同步速度比区块链增长速度快。

 

数据完整性问题

尽管落后于链端点数十万个区块,但Parity完整节点有时也报告它是同步的。例如,在本文开头的截图中,网站报告该节点有0.02%的时间是完全同步,表明该节点错误地认为其在某段时间内处于链端点。

如下面的 Parity 完整节点日志生成的图表所示,网络图上看到的最高区块(蓝色)似乎有可能不正确。在网络图上看到的最高区块的数值有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下降,并且始终远远落后于实际的链端点(以绿色显示)。有时这个有可能出错的数字朝着验证链的高度(橙色)下降,而我们的网站错误地报告该节点同步。这可能是一些以太坊用户关注的问题,因为Parity完整节点与网络有很多连接,因此这可能是一个错误。

 

以太坊 Parity 完整节点区块高度数据 —— 2019 年 3 月 11 日和 12 日(UTC 时间)

(资料来源: 以太坊 Parity 完整节点日志)

 

这个潜在错误可能会破坏我们网站的整个指标,即使对于其他节点也是如此,因为最高链端点的字段可能无法正常运行,以及我们的数字可能不准确。 不过,我们继续收录这个指标,因为 Nodestats.org 网站显示节点报告的数据,与我们对数据完整性的看法无关。 我们希望将来可以实施我们自己的改进指标。

有人可能会认为,如果攻击者以正确的方式利用这个潜在错误,其影响在某些有限情况下可能会很严重。 例如,用户可能会将收款或智能合约执行看作已经验证,而他们的节点声称处于网络链端点。 但是,客户端可能并不真正处于链端点,攻击者可能会利用此漏洞来欺骗收款人提供商品或服务。 攻击者将需要在易受攻击节点错误地认为是链端点的高度上花费多一倍功夫,其工作要求证明可能比主链端点低。 不过,成功执行此攻击的可能性极小,而用户也不太可能使用最高的区块功能。

 

总结

就像其同类网站 Forkmonitor.info 一样, Nodestats.org 还有很多工作需要改善。在未来几个月和几年内与 TokenAnalyst 的合作过程中,我们计划添加更多功能,例如:

  • 通过减少对节点报告的内容的依赖并开发我们自己的计算方法,提高数据的完整性
  • 用于分析长期趋势的图表和工具
  • 改进数据的粒度
  • 分叉检测系统
  • 与其他对等者相关的数据

目前, Nodestats.org 提供了一个有用的工具来评估运行以太坊节点的大致系统要求。 在非常基础的层面上,它还提供了评估以太坊网络及其各种软件实施的可靠性的机制。 不过,我们承认 “同步的时间百分比” 指标可能不可靠,但它确实突出了潜在问题。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剖析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

摘要: 我们探讨的是加密货币圈内人士经常提起的一个问题: “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何时来临?” 我们试着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解释的是,2008 年之后,经济危机的中心不再是银行,变成了资产管理行业。 因此我们认为,一旦 2008 年金融危机卷土重来,零售银行存款和支付系统受到威胁的可能性不大。 特别是,我们相信,在看似低波动率及低回报环境的推波助澜下,公司债投资基金和非常规债券投资工具可能成为金融体系中最为薄弱的一环。 

(上一次全球金融危机距今已有 10 年,昔日报章已然泛黄,信贷情况可能在某些情况下大幅收紧,但资产管理行业是否已取代银行业的位置,处于危机中心?)

综述

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之后,比特币被视为金融乱象丛生和怀疑主义盛行的产物,部分原因在于比特币问世的时间。 因此,比特币投资者和加密货币界人士似乎时常问一个问题:

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何时来临?

我们试着应要求解答这个问题。

首先,我们来探究一下这个问题本身。 我们的看法是,此问题背后主要存在三种假设:

  1. 未来数年内将出现新一轮金融危机,金融危机是不可避免的,每10年左右出现一次;
  2. 这种危机将对比特币价格产生积极影响;
  3. 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情况与上一次相似,导致民众普遍质疑银行系统和电子支付系统的信用。

在这三种假设当中,我们真正同意的只有第一种。 虽然我们认为后两种假设可能成真,但其不确定性非常大。 

至于第二种假设,我们在 2018 年 3 月提过这个问题,但是我们指出,在交易方面比特币表现得更像是风险资产而非避险资产。 当然,从那时起比特币价格大幅下滑,未来情况可能有变。 如果比特币在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中表现良好(在流动资金紧绌的情况下),将对比特币和价值储藏投资理念产生巨大的积极影响。 然而并没有大量证据表明这种情况将会发生。 我们认为,若这种情况发生的话,比特币价格需要与诸多替代币脱钩,这很明显是趋险型投资理念。 

至于第三种假设,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的机制是本报告的焦点所在。

发达市场的银行财务状况相对稳健

有一句名言是这样说的,“历史不会重演,但总是惊人地相似。” 过去 10 年里,银行管理团队和银行业监管机构在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的阴影下如履薄冰。 因此,银行财务状况和资本比率显著加强。 发达市场的银行一级资本比率从经济危机前的 5% 左右提升至如今的 12% 左右(见图 1 )。 而更为基础的总资产权益率就更难以操纵,情况也相类似:从原先的 5% 左右提高至目前 9% 左右(见图2)。

图 1  – 美国与英国银行综合普通股权益一级资本比率

(资料来源: 英国综合数据来自于英格兰银行,美国数据来自于美联储

图 2 – 美国银行总资产与有形资产综合比率(资产规模超过 500 亿美元的银行)

(资料来源:美联储

或许,比上述比率更清晰和更发人深思的是以下简图(见图3)。 该图显示,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西方主要银行从未扩大其资产负债表规模。 实际上,我们研究的九大银行总资产规模从 2008 年的 19.3 万亿美元大幅下降至 2018 年的 15.6 万亿美元。 也许有人会反驳说,并购活动是造成下表所示情况的主要原因,但我们的观点仍然站得住脚。

图 3 – 发达市场个别银行总资产规模 – 单位:万亿美元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银行收益、彭博社)

(注: 图中显示的是摩根大通、美国银行、花旗银行、富国银行、汇丰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德意志银行、瑞士信贷银行以及瑞士联合银行对外公布的资产总额。)

我们的看法是,财务杠杆是金融风险的主要推动因素。 似乎自2008年开始,金融体系风险的中心开始转移。 2008年,银行系统的杠杆以及杠杆与按揭市场证券化之间的相互关系引发风险。 如今,在看似低波动率环境的推波助澜下,资产管理行业的杠杆,尤其是公司债的杠杆形成同等风险。

资产管理行业杠杆率的提高

资产管理行业的透明程度远不及银行业,要确定杠杆水平难度更大。 因此,无论是在资产管理行业杠杆问题上,还是在该杠杆的相关金融危机到来时间问题上,都难以得出结论。

2015年国际清算银行的《买方杠杆》报告指出,“风险从银行系统转移到资产管理行业,值得注意”。 报告提到,虽然投资基金在股票和固定收益领域的杠杆保持相对稳定,但是自2008年以来,杠杆率明显提高,新兴市场尤为如此。 国际清算银行报告得出以下结论:

银行系统杠杆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那时起,银行紧缩财政,重新实现良好资产负债状况,藉此资产经理人(“买方”)迅速扩大全球融资领域的版图。 要获取投资基金的资产负债信息,比获取受到严格监管银行的资产负债信息难得多。 我们使用某市场数据供应商提供的资料,发现买方杠杆不容忽视,哪怕买方杠杆因基金类型而大相径庭。 股票基金投资组合的杠杆似乎使用率最低,而固定收益基金非常倚重借贷。

(资料来源:国际清算银行

国际清算银行使用的数据来自于专业的投资基金流公司EPFR,虽然我们认同报告结论,但是不能完全相信数据的可靠性。 我们尚未发现理想的全球数据来源,但是超过一定规模的美国注册投资基金必须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有关杠杆使用情况的数据。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从2013年第二季度起使用这类数据,我们概括出下列表格的主要趋势(见图4、5和6)。

数据显示,与银行业不同的是,资产管理行业从2008年开始显著扩张(见图4)。 与此同时,即使难以绘制出一张自2008年起的清晰图表,可杠杆率似乎也在上升。

图 4 – 美国基金行业资产总值(单位:十亿美元)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虽然存在着相互抵触的方法论,可是确定投资基金杠杆水平的最基础方法始终是计算总资产值与净资产值的比率,有时也称为杠杆比率。 可惜下表(见图5)时间跨度有限,但该表格似乎显示出杠杆率在适度扩大,至少在对冲基金方面情况如此。 

图 5 – 美国私募基金行业杠杆比率 – 资产总值/净资产值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由于忽略了衍生工具的影响,杠杆比率低估了真实的杠杆情况。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还要求披露衍生工具的名义价值。 下图说明,美国对冲基金衍生工具使用量增加。

图 6 – 美国私募基金行业 – 对冲基金 – 衍生工具名义价值/净资产值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注: 通过调整反映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数据报告方式的变化。)

新公司债市场投资工具

除了固定收益市场中投资基金杠杆使用量增加外,债券市场的机制日益复杂和不透明。 银行在公司债市场的地位被取代,导致各种相互联系、相互排斥的投资机构迅速增多。 下表概括了其中部分结构。

债券类型 描述/评论 参考资料
债务抵押证券 债务抵押证券(CLO)是指多家公司的一系列贷款汇集形成的一种证券。 这种产品通常划分为多个等级,低风险等级产品回报较低,高风险等级产品回报较高。 一旦公司破产,最后才向最高风险等级产品的投资者偿付。

这些产品的买家通常是退休基金、保险公司和对冲基金。 看重收益的亚洲投资者十分青睐这类产品。

市场增长 – 图 7
杠杆贷款 杠杆贷款通常是指由高负债公司发行的可变利率贷款。 大多数情况下是无担保贷款。 这类投资工具的持有者往往是退休基金和其他私人投资者。

英格兰银行不久前估计,全球杠杆贷款市场规模达2.2万亿美元,并将其与2006年美国次级贷款市场的规模(1.3亿美元)相比较。

市场增长 – 图 8

信贷质量 – 图 15

私人债务交易 与杠杆贷款市场相似,不同的是债务一般不在二级市场交易。 市场增长 – 图9
债券基金交易所买卖基金和共同基金 在此期间,所有资产类别中的交易所买卖基金(ETF)均更受青睐,连公司债券基金也不例外。 市场增长 – 图 10
私募股权 信贷质量 – 图 16

(注: 上表中各栏相互间并不排斥)

各种途径得出的下列表格显示,上一次全球经融危机发生后,这些非银行公司融资机制全部大幅增加。

图 7 –债务抵押证券市场规模 – 单位:十亿美元

(资料来源: 花旗银行、金融时报

图 8 – 美国杠杆贷款市场规模 – 单位:十亿美元

(资料来源: 标准普尔、金融时报

图 9 – 私人债务市场规模 – 单位:十亿美元

(资料来源: 美国银行、金融时报

图 10 – 面向美国投资者的顶级债券ETF规模 – 单位:十亿美元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彭博社)

(注: 图表显示的是下列债券 ETF 的总市值:iShares 核心美国 综合债券 ETF 、先锋总体债券市场 ETF 、 iShares iBoxx 美元投资级别公司债 ETF 、先锋短期公司债 ETF 、先锋短期债券 ETF 、先锋中期公司债 ETF 、 iShares 摩根 美元新兴市场债券 ETF 、先锋总体国际债券 ETF 、 iShares 按揭支持债券 ETF 、 iShares iBoxx 美元高收益公司债 ETF 、 PIMCO 增强短期策略基金、先锋中期债券 ETF 、 iShares 短期公司债 ETF 、 SPDR 巴克莱高收益债券 ETF 、 iShares 短期债券 ETF )

公司债市场状况

如以下图 11 所示,公司债务水平自 2008 年起显著提高,罗素 3000 指数中的公司当前总负债额为11万亿美元,上一次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这些公司的总负债额刚刚超过8万亿美元。 公司利用低利率和上述新投资产品,贷款创下纪录。 

然而,图 11 的红线显示,罗素 3000 指数的公司负债情况看起来仍处于稳健水平,净负债与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的比率略低于2.5倍。虽然该比率在过去几年间不断上升,但远远低于2008年经济危机前大约3.7倍的高水平。这种明显增长是由少数科技巨头囤积现金以及强大的经济带动企业收入提高所造成的。如果经济转向,随着公司收入减少,资产负债状况或许会再次变差。

图 11 – 公司债务水平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公司数据、彭博社)
(注: 根据罗素 3000 指数中所有公司得出的总数据)

未来几年将有大量公司债券到期。这会在固定收益领域加剧流动性危机或压力的影响。 我们的分析显示(见图 12 ),美国将有 8800 亿美元公司债券将于 2019 年到期。

图 12 – 公司债券到期时间 – 单位:十亿美元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彭博社)
(注: 数据基于约6400只美国公司债券组成的数据库,债券发行总量为5.7万亿美元。)

或许最令人担忧的指标是公司债的质量。图13表示的是未偿还投资级别公司债的历史信用评级分布。截至2018年底,将近50%的债券评级为投资级别证券的最低评级水平,比例高于过去30年间的任何时期。图14表明,如果大量将要到期的公司债券是评级最低的投资级别债券,从2021年起情况将变得更加糟糕。

图13 – 美国公司债标准普尔信贷评级历史分布

(资料来源: 彭博社、汇丰美元投资级别指数成份股,包括金融与非金融公司)

图 14 – 未偿还美国公司债标准普尔信贷评级历史分布(按到期时间划分)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彭博社)
(注: 数据基于约 6400 只美国公司债券组成的数据库,债券发行总量为5.7万亿美元。)

评估上述非常规债券工具的信贷质量,难度更大。 但是,穆迪不久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杠杆贷款市场投资者的保障程度大幅恶化,如以下图 15 所示。

图 15 – 穆迪对杠杆贷款契约质量的评估(美国与加拿大)

(资料来源: 穆迪、彭博社
(注: 5.0 为最低分, 1.0 为最高分。)

图 16 – 私募股权交易平均总负债与 EBITDA 倍数比例

(资料来源: 标准普尔、金融时报

低波动率环境

在我们看来,发达经济体采取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压低了投资回报和波动性,同时降低贷款成本;这种情况刺激资产经理人使用更多的杠杆,追逐更高的风险。与此同时,同样的政策也鼓励公司承担更高的债务。低波动率对固定收益领域的影响甚于其他领域。 “风险均衡” 型投资策略越来越受欢迎,采用这种策略的基金经理根据每种资产类别的风险(波动率)构建投资组合,然后使用杠杆提高回报。杠杆有助于减轻持重低风险资产带来低回报的影响。 通常的做法是,持偏高比重的是固定收益而非股票,同时纳入更多杠杆,以抵消低风险资产的低回报影响。

2018 年 2 月,波动率指数飙升,做空波动率指数的投资策略(例如 Velocity Shares 每日反向波动率指数交易所交易票据)价值暴跌至零,因此波动率急速上升。 2018 年 3 月的 BitMEX 加密货币投资者文摘中讨论过该问题。其受害者是一小群贪图早期收益的投机型投资者,而波动率指数的影响仅限于金融体系的其他部分。不过,这种情况很可能日后出现在固定收益市场上, 2018 年 2 月的事件正是其缩影。而这一次波及的将是从人为低波动率和低借贷成本中渔利的主流投资者。市场在某个时间将进行整固,其影响将远比 2018 年 2 月严重,不仅仅是数亿美元蒸发,而是数万亿美元资产化为乌有。

事件发生的顺序描述如下,而各种不同因素将导致风险加剧:

  1. 出现某个催化因素,导致波动率急剧上涨。
  2. 投资者需要分散其投资组合的风险,首先要处理的是流动性最高的市场,即固定收益市场。
  3. 在流动性最高的市场中,机构主导交易,各大机构可能会在同一时间抽走所有流动资金。
  4. 投资者急于退市,导致固定收益市场出现波动,流动性下降并且无法运作。
  5. CLO 和债券 ETF 等证券化债券资产以远低于净资产值的折扣价进行交易。
  6. 情况蔓延至其他的流动性资产类别,例如股票。
  7. 在未来几年里,新成立的债券发行机构开始缺乏资金;公司为了融资而苦苦挣扎,经济受到重挫。

当然,我们并不清楚什么是导致波动率增加的主要催化因素。它可能是某个地缘政治事件,新兴市场美元债券过量发行,中国资产管理行业的高杠杆,被动型 ETF ,高频率交易员,央行过快缩减资产负债规模,出乎意料的大批企业破产,欧元区债务危机,甚至是比特币出现灾难性重大漏洞引起波动等等……  

其实,无论哪个事件都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在于,在人为低波动率和过高杠杆的推动下,金融系统固有的不稳定性和脆弱发挥作用。许多人可能在某个事件发生后,将某个特定的催化因素视为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但理智告诉我们,这没有实事求是。

结语

对于金融体系和人类社会而言,银行比资产经理人更加重要。如果资产管理人承受压力,虽然部分高净值人士资产减值;散户和企业存款应该是安全的;因此新一轮金融危机的影响可能不及 2008 年严重。可重要的是,政府介入以减轻经济危机影响的可能性也比 2008 年时要低。 

首先也是最明显的,各国央行行长可动用的措施被严重削弱,利率已经很低,而资产负债表规模很高。 其次,或许更为重要的是政治层面。我们肯定难以捉摸每个人的看法,但特朗普、英国脱欧、法国黄背心运动等背后的那些特殊人群或许并不支持政府对金融市场的某种干预措施。 

在现今日益“民粹化”的政治环境中,要证明量化宽松计划,或牺牲没有大量金融资产的中等收入人群,从而提高资产价格的计划的正确性,难上加难。 因此,在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中,管理好“政治动乱”的显著风险可促使各国央行行长所采取措施的范围大幅缩减。 

请记住, 2008 年后也有政党反对央行政策, 2011 年时这种反抗达到顶峰。这次的另一项重大差别在于领导反抗者可用的工具现在更加先进了,例如社交媒体。自2008年起西方国家的政治不确定性似乎在增加。如果这种不确定性开始与金融波动相互作用,风险将会加剧。

至于何时发生全球金融危机,我们不得而知。 我们的观点是,本报告中列示的图表说明了一个问题,但这些图表并不是暗示我们正处于重大危机的边缘;或许很多年后才会发生金融危机。 至于如何从这类事件中获利,其难度或许比预测金融危机到来时间更高。或许人们可以构建一个由波动率看涨期权、远期公司债ETF看跌期权、指数挂钩政府债券、波动率对冲基金、黄金甚至少量比特币组成的投资组合。再次声明,虽然我们不知道这些事件何时会发生,不过也许现在正是调整投资组合的时机。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比特币随机数模式之谜

摘要:我们注意到比特币区块头中的随机数值的分布似乎并不是随机的,出现了无法解释的间隙,随机数在间隙中的出现次数更少。然后我们推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并提供了说明这种现象的图表。虽然在我们看来,解释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它仍然是一个谜。

概述和近期的推文

比特币随机数是构成区块头的一部分,矿工用它来提供熵,作为工作过程证明的一部分,努力找到满足难度要求的哈希。虽然它会取决于如何配置挖掘软件和硬件,但理论上随机数值的分布应该是随机的。在 2009 年,当 Satoshi 被认为是一个重要的矿工时(就像我们在早前的文章中所讨论的那样),随机数值遵循一种特定的模式。

2019 年 1 月 4 日,@100trillionUSD 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图片,说明了比特币的随机数值的分布。它似乎表明,从 2010 年年中到 2016 年初,随机数值是随机的,在那之后出现了四个随机数减少的神秘区域。

几天后,在 2019 年 1 月 7 日,@khannib 注意到 Monero 似乎也有不寻常的随机数值分布。Monero 硬分叉可能阻止了ASIC 的使用,似乎让分布再次随机化,这可能表明 ASIC 会导致这种模式。

2019 年 1 月 23 日,TokenAnalyst 通过对相关矿池的随机值进行着色,对比特币随机数值的分布模式进行了进一步的探索。

来自 TokenAnalyst 的另一条推文暗示 Antpool 是随机数值意外分布的主要原因,而 Bitfury 和 Slushpool 具有的随机值数对 “空白区间” 的产生作用可能不大。

新的随机数值分布散点图

我们复制了上述分析,产生了相似的散点图(从 2018 年开始);试图对这个问题深入了解。

我们还为 Antpool 、BTC.com 、F2Pool 、Slushpool 和 Bitfury 制作了单独的散点图。这些图表似乎与 TokenAnalyst 的数据一致,其中“空白区间”对于 Antpool 而言,比 Slushpool 和 Bitfury 更加清晰可见。虽然就 Slushpool 而言,空白区间依然可见,但比较微弱。Bitfury 可能没有找到足够的区块供人们观察到清楚的模式。统计分析也可能有用,但用人脑来解读这些散点图可能与某些形式的统计作用一样。

 

比特币随机数值分布 – 所有随机值(自 2018 年以来)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

 

比特币随机数值分布 –  Antpool(自 2018 年以来)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

 

比特币随机数值分布 –  BTC.com(自 2018 年起)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

 

比特币随机数值分布 –  F2Pool(自 2018 年起)

(来源:BitMEX 研究)

 

比特币随机数值分布 –  Slush(自 2018 年以来)

(来源:BitMEX 研究)

 

比特币随机数值分布 –  Bitfury(自 2018 年以来)

(来源:BitMEX 研究)

比特币现金 ABC

比特币现金 ABC 也与比特币有着相同的随机数值分配模式。

比特币现金 ABC 随机数值分配 – (自 2018 年以来)

(来源:BitMEX 研究)

 

AsicBoost

隐性 AsicBoost 可能是这一模式的成因之一或是其起因。许多人推测在隐性 AsicBoost 算法启动时,这种模式便开始出现;而这一模式可能是在实施隐性 AsicBoost 中的一个巧合,需要对随机数进行操纵。然而,当2018年人们认为隐性 AsicBoost 在比特币中已经停止使用时,这种模式在延续。但有可能是,尽管隐性 AsicBoost 本身被停用了,但固件中的巧合仍然存在。

在下面的图表中,我们观察了使用显性 AsicBoost 挖掘的区块的随机数值的分布。同样,该模式仍然可见,不过是微弱的。这可能表明该模式与隐性 AsicBoost 无关,但还远未定论。

比特币随机数值分布 – 显性 AsicBoost 区块(自 2018 年以来)

(来源:BitMEX 研究)

结论

目前,随机数值在比特币上不寻常的分布仍然是一个谜。社群可能希望进一步深入研究这个问题,并进行更多分析,例如更细致地检查矿池软件和 ASIC 。我们猜想这只不过是一个带有良性原因的毫无意义的反常现象;但在比特币上的这样一个谜,可能会吸引一些分析师的兴趣。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跟踪 ICO 发行者分配给自己的 240 亿美元代币

摘要:这是我们关于 ICO 的第三篇重要文章。在 2017 年 9 月的第一篇文章中,我们的重点说明了 ICO 团队成员之间的相互关系。在 2018 年 10 月的第二篇文章中,我们追踪了 ICO 资产账户中的以太坊余额。与TokenAnalyst合作,这篇文章重点关注以太坊网络上 ICO 代币自身的数字资产余额。该报告的主题是关于代币,其中团队控制持有的数字资产在发行时价值达到惊人的 242 亿美元(但实际上流动性太低,无法真正实现这一价值)。今天这一数字已下降到约 50 亿美元,差异主要是由于代币的市值出现下跌,以及 15 亿美元的代币从团队地址集群转出(可能进行了处置)。

 

--Macintosh HD:Users:SergiWFT:Downloads:icographic-1024x946.png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

(注:来自 我们 2017 年 9 月 的交互式图形提醒我们 ICO 团队成员之间存在的各种相互关联)

团队控制的代币资产(自有代币) – 汇总数据

单位:十亿美元
分配给代币团队的 ICO 代币价值 21.5
ICO 之后向团队的发放量 2.7
向团队所控制的钱包的发放总量 24.2
从团队地址集群转出的代币(可能是出售) (1.5)
代币价格变化带来的盈利 /(亏损) (12.0)
Noah 的净影响(代币销毁) (4.4)
EOS 的净影响 (1.2)
目前团队持有 5.0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TokenAnalyst,以太坊区块链,Coinmarketcap(代币价格信息))

(注:价格数据截至 2019 年 1 月,代币数据截至 2018 年 12 月,基于 108 种代币的数据)

在 ICO 项目团队发放给自己的价值 240 亿美元代币中,因代币价格下降而损失 了54%的价值。如果使用每种代币的单价峰值来计算,团队自己持有的代币最高价值超过 800 亿美元。这个更大的数字,意味着与峰值相比出现了 700 亿美元的“亏损”。由于缺乏流动性,使得峰值价值具有很高的不确定性,而且授予团队的多数代币实际上没有成本,因此将此类价格变动归为亏损可能并不恰当。与 ICO 投资者不同,团队并没有支付发行价或进行初始投资。然而,一些交易活动是按这些高得离谱的估值成交的,因此我们认为考虑这些数据仍然是有意义的,但同时也要牢记上述提醒。

根据目前无法变现的现货价格,ICO 团队似乎仍拥有约 50 亿美元的自有代币,这些钱实际上是零成本获得的,具体取决于人们采用何种观点。与此同时,基于一些代币从团队地址集群转出,团队可能通过销售代币已经实现了 15 亿美元的收益。尽管这个数字也可能被高估了,因为代币可能由于多种原因从团队地址集群转出。

计算方法的数据提示和不足

  • 很多此类代币的流动性很低,因此美元价值可能被严重高估,这对于初始分配、当前价值和任何亏损的价值都适用。在某些情况下,给予团队的代币(例如 Veritaseum 或 Noah 等项目)的价值相对于代币的实际交易量过于庞大,十分可笑。因此,根据代币的交易价格来估算团队持有的资产是不切实际的。
  • 生成此数据集所涉及的挑战和不确定性围绕着将代币分配给团队地址集群的过程。TokenAnalyst 进行了这种分配。使用的方法并不完善,我们并未深入研究个别项目。通过分析以太坊区块链上的代币智能合约和交易模式,并应用机器学习类型技术来建立每个项目团队控制的地址集群,由此获得数据。因此数据是概率估计,在单个项目的层面上可能并不准确。然而,本报告的主要动机是产生关于团队在以太坊持有的ICO 代币的宏观数据。虽然这种分析产生的结果远非完美,但我们相信人们可以从分析中得出合理的宏观结论。
  • 如上所述,我们的分析以对智能合约数据的审查和交易模式为基础,而非单个项目的文件和政策。因此,我们可能将代币作为包括在团队结余之内的一部分,但实际上它们是以其他形式的储备、托管或其他类别的一部分持有,在这种情况下将代币归于团队自有资金是不准确的。
  • 该数据假设发行日期与在 Coinmarketcap 上出现第一个价格的日期相同,这个假设可能不可靠。

汇总数据

发送至团队控制的地址集群的代币价值(自有代币) – 百万美元 – 前 10 名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TokenAnalyst、以太坊区块链、Coinmarketcap(代币价格信息))

(注:代币数据截至 2018 年 12 月,数据基于发行时的价格)

团队控制资产(自有代币)的价值损失 – 百万美元 – 前 10 名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TokenAnalyst、以太坊区块链、Coinmarketcap(代币价格信息))

(注:价格数据截至 2019 年 1 月,代币数据截至 2018 年 12 月)

团队控制的地址集群中代币价值(自有代币)的损失比例 – 前 10 名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TokenAnalyst、以太坊区块链、Coinmarketcap(代币价格信息))

(注:价格数据截至 2019 年 1 月,代币数据截至 2018 年 12 月)

从团队控制的地址集群转出的代币(自有代币)价值 – 百万美元 – 前 10 名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TokenAnalyst、以太坊区块链、Coinmarketcap(代币价格信息))

(注:价格数据截至 2019 年 1 月,代币数据截至 2018 年 12 月。Huobi 和 Qash 是交易所,代币显示已被发送到各自平台。上述数字可能代表了出售/“套现”,但转账也可能有其他原因)

团队控制的地址集群中代币的当前价值(自有代币) – 百万美元 – 前 10 名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TokenAnalyst、以太坊区块链、Coinmarketcap(关于代币价格信息))

(注:价格数据截至 2019 年 1 月,代币数据截至 2018 年 12 月)

原始数据 – 团队持有的自有代币 – 百万美元

代币 ICO 的价值 ICO 后发行 从团队地址集群转出 价值损失 当前价值
VERI 4,762 0 (15) (3,196) 1,552
NOAH 4,478 0 (4,423) 55
KIN 980 0 (0) (703) 277
AGI 863 0 (27) (814) 22
POLY 842 0 (17) (727) 99
HT 643 0 (366) (29) 248
GNO 636 0 0 (533) 103
QASH 617 0 (177) (300) 140
MKR 596 0 (46) (445) 105
TEL 452 0 (8) (408) 36
ITC 334 0 (7) (323) 4
ZRX 333 0 (9) (155) 169
ZIP 266 0 0 (226) 41
BLZ 256 0 (32) (207) 17
GTO 241 0 (67) (157) 17
BNB 219 110 0 118 447
BTO 198 0 (28) (165) 5
ICX 160 0 (79) (67) 14
ETHOS 153 0 (15) (123) 16
TNT 152 0 (10) (133) 9
CENNZ 143 0 (6) (121) 15
AST 141 0 (24) (104) 13
KEY 132 0 (2) (124) 6
BIX 118 2 0 (85) 35
CVC 117 0 (1) (75) 41
FSN 100 0 (6) (75) 19
OCN 100 0 (31) (64) 5
DEW 95 0 (1) (87) 7
SRN 89 0 (15) (69) 4
MDS 88 0 (8) (75) 5
EDO 83 0 (11) (58) 15
ABT 76 0 0 (71) 5
WTC 69 0 (50) 17 37
INS 68 0 0 (66) 2
PPT 65 0 (55) (5) 5
IHT 65 0 (2) (58) 5
CPT 65 0 (0) (43) 21
SPHTX 64 0 0 (60) 4
DRGN 58 0 (47) (2) 8
MCO 54 0 (89) 72 37
XYO 54 0 (6) (23) 25
RCN 54 0 0 (48) 6
DPY 47 0 (23) (22) 2
THETA 45 0 0 (30) 16
MANA 41 0 (95) 127 73
R 40 0 0 35 75
APPC 35 0 (24) (9) 2
CMT 33 0 (1) (25) 8
FUEL 32 2 0 (29) 5
CREDO 31 0 (0) (6) 25
DMT 31 0 (17) (12) 2
POWR 30 166 0 (154) 42
LRC 30 8 0 (21) 17
WPR 26 0 0 (24) 2
AMB 24 0 0 (17) 7
RNT 22 0 (1) (15) 7
ENG 22 0 0 (12) 10
COB 22 0 (10) (5) 7
GTC 20 126 0 (141) 6
REN 19 0 (3) (13) 3
DENT 19 635 0 (564) 90
UTT 19 0 (0) (11) 8
AE 13 0 (19) 6 0
DATA 11 0 (3) (6) 3
BRD 10 17 0 (21) 7
SNGLS 8 0 0 (3) 6
LEND 6 0 (7) 3 2
RLC 6 0 (5) 2 3
PLR 6 3 0 (4) 5
HVN 5 0 (5) 0 1
CVT 5 11 0 (8) 9
LYM 5 0 (4) 0 2
SAN 5 0 (7) 5 4
GNT 4 0 (12) 31 23
KICK 3 2 0 (4) 1
DGD 2 0 (5) 5 3
EDG 2 0 (29) 28 1
ENJ 2 0 (0) 1 2
RHOC 1 14 0 (13) 1
ARN 0 6 0 (6) 1
ELF 0 45 0 (40) 6
PAY 0 142 0 (132) 11
DAI 0 1 0 0 1
HPB 0 134 0 (119) 15
CRPT 0 3 0 (2) 1
HOT 0 7 0 0 7
SALT 0 95 0 (92) 3
NAS 0 71 0 (50) 21
NGC 0 12 0 (11) 1
CPC 0 12 0 (9) 3
GVT 0 3 0 (2) 2
SNM 0 14 0 (11) 2
BTM 0 9 0 (1) 8
QRL 0 7 0 (6) 2
NULS 0 71 0 (52) 19
POE 0 58 0 (54) 4
TEN 0 29 0 (15) 13
MTL 0 188 0 (177) 11
WINGS 0 18 0 (15) 3
SPANK 0 106 0 (93) 13
OMG 0 195 0 (154) 41
STORJ 0 133 0 (85) 48
BAT 0 38 0 14 52
VIBE 0 10 0 (8) 2
IOST 0 218 0 (185) 34
总计 21,513 2,723 (14,805) (4,396) 5,035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TokenAnalyst、以太坊区块链、Coinmarketcap(代币价格信息))

(注:价格数据截至 2019 年 1 月,代币数据截至 2018 年 12 月)

结论和汇总数据

本分析突出了以下观点:ICO 市场缺乏标准和透明度,尤其是在将代币分配至创始团队的钱包时更是如此。团队通常能够随意铸造、销毁、购买和出售(他们自己的)代币,而分析师无法轻松跟踪正在发生的情况。我们经常会在交易所集群中看到代币,并且很难判断代币项目是否为上市而向交易所“支付”了利益,或者代币项目是否仅仅是将其数字代币资产转移到交易所进行套现。

公平地说,也许我们可以花更多时间阅读各个项目的具体文件并与相关团队交流,从而对分析进行改进。这可以形成更可靠的数据集。

但是关于 ICO,许多人经常忽略的一点是,ICO 团队通常会用两种方式从发行中盈利:

  1. 出售新发行的代币(通常是换取以太币),和
  2. 自行发行他们的自有代币。

我们 2018 年 10 月的报告侧重于前者,而本报告则侧重于后者。下面的汇总表综合了我们两份报告中的数字。

ICO 团队的盈利 单位:十亿美元
ICO 流程
募集的以太坊 5.4
向创始团队发行自己的代币 24.2
总募集资金 29.6
代币价格的变化
以太币盈利/(亏损) – 大部分已实现 0.8
自有代币盈利/(亏损) – 大部分未实现 (17.6)
发行后的盈利/(亏损)总额 (16.8)
ICO 团队总盈利 12.8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TokenAnalyst、以太坊区块链、Coinmarketcap(代币价格信息))

(注:以太坊价格数据截至 2018 年 10 月,自有代币价格数据截至 2019 年 1 月)

正如我们反复说明的那样,尽管在生成数据时存在许多不准确和假设,但根据我们的算法,看来ICO 团队从 ICO 程序中获利近 130 亿美元。我们认为,这些钱来得难以置信地容易,只需要极少量的工作,而可信度或透明度都非常有限。所以,对于项目创始人筹集资金而言,ICO 已被证明是极具吸引力的方式。当然,对投资者而言,结果却没有那么吸引人。

现在,ICO 周期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正在走向消亡,而且募集资金比 2017 年末困难得多。但由于赚到和亏损的资金是如此庞大,2017 年和 2018 年初的事件不太可能被很快被遗忘。企业家对成功念念不忘(并继续努力募集资金),而投资者将痛定思痛。因此,在几年内重现这一循环的可能性比绝大多数人想象的要低得多。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