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货币交易者摘要

Commentary from BitMEX Co-founder Arthur Hayes. News, trends, and insights for all crypto traders.

最近发表的文章

仰光圣诞节

(以下表达的任何观点均为作者的个人观点,不应作为投资决策的依据,也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或意见。) 我们的飞机在曼德勒降落,离开机场后,我们踏上了缅甸之旅。那是 2012 年 12 月,除了几位大眼睛的游客,机场和周遭感觉空荡荡的,简直就像希区柯克电影场景一样。 办完移民手续后,我们离开了闪闪发光但空无一人的机场,跳上了一辆 20 世纪 80 年代的汽车,沿着一条废弃的高速公路行驶。那辆出租车让我想起了我父亲的车,我和弟弟称它为 “拜拜” 车(因为它随时可能坏掉)。那是一辆不折不扣的老破车。同样在四车道高速公路上行驶的,还有一辆牛拉车。那是一个工作日的中午,当我们进入这座城市时,除了那个赶牛车的家伙外,其他一个人影也没有。 与我同行的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是一个想成为韩国流行音乐天王或 NBA 球星的对冲基金兄弟。上次他去斯台普斯中心看球时,开的是他的 SUV 。他有为期两周的强制性休假,决定和我一起度过— 去东南亚探险。2012 年 12 月的前两周,我们游览了雅加达、巴厘岛、曼谷、吉隆坡、缅甸(曼德勒、因莱湖、蒲甘和仰光),最后开车穿过斯里兰卡,完成了这次旅程。 我的朋友精通互联网,对缅甸境内旅游攻略做了大量研究。十年前,许多我们现在认为几乎是基本人权的东西还不存在。当时没有移动电话服务,几乎没有任何互联网连接,也没有自动取款机。当地人只接受美金现钞,但还是得小心,因为有些序列号是不被接受的,有皱纹或破损的钞票也不接受。因此我们把所有的纸币都夹在书里,压得光滑平整。 一旦克服了缺乏现代通信和金融服务的问题,就能体验一个充满无限潜力的国度,美丽的寺庙和热情好客的民众。我们每天都去一个新城市,以便在短暂的时间内尽可能多地游历全国。我们最后几天在仰光 ( Yangon ) 度过,仰光是这个国家的商业之都。在英国殖民时代,这个曾经被称为 Rangoon 的城市是他们最繁荣的殖民地之一。 缅甸位于印度、泰国和中国之间,拥有一个通往安达曼海的深水港,具有重要的地缘战略价值。此外,缅甸还拥有丰富的宝石(如红宝石和玉)、自然资源(大量尚未开发的天然气和石油储备),以及众多年轻人口(这些劳动力的工资极低,非常适合制作小饰品在亚马逊出售)。然而,由于各种原因,这些自然财富并没有得到充分利用,而这个国家的发展也滞后几十年。 无论你身处世界的哪个角落,统治帝国的文化和语言产物都会渗透到生存的方方面面。12 月的仰光也不例外。最令人惊讶的方面之一,是仰光市内及周边大量的圣诞装饰品。缅甸是一个佛教徒占多数的国家,穆斯林教是少数教派,但教徒人数也不少。它不是一个建立在犹太基督教价值观基础上的文化或国家,与全球经济的融入度也不高,像圣诞节这样的世俗消费节日按理说不应如此流行。 尽管有这些因素,所有经典的圣诞歌曲还是不绝于耳。我会永远爱你,玛丽亚!我在一个尘土飞扬的热带城市里看到了雪人,铃儿响叮当,还有圣诞帽。许多酒吧的女招待都穿上了清一色的红白相间的服装,表明自己是这一全球性年终盛事的一份子。 信奉犹太基督教的自由民主帝国忽视了缅甸,但缅甸人民仍然吸收了他们某些最重要的文化元素。每个社会都会举办仪式和节日来庆祝一年的消逝和另一年的重生。一个特定群体的习俗,在很大程度上说明了谁才是真正的主宰。 如果某个民族有着相似的文化价值观,那么他们就会接受其推及的信念和习俗,而不需要直接信奉这些信念和习俗。赢得民心的能力比投射武力的能力更重要。即便占领了外国领土,但只要战败的民族不接受胜利者的文化,这样的占领就可能会变成相当费钱的无用之物。 每一个组织结构,无论是民族国家、宗教还是网络国家,都需要获得并留住用户。归属感这种病毒靠文化和语言作为传播机制。如果用户与希望吸收用户的文化有着相同的假设信念,就会更容易将用户留在该文化的价值体系中。因此,当我们试图使用无国籍货币和去中心化公链许可网络来彻底重构世界时,这些网络的文化将与币的价格及科技的质量同等重要。 任何殖民者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摧毁被压迫民众与其文化遗产的联系。脱去他们的传统服装,让他们更名改姓,并消除他们的语言。其次,他们要确保民众穿戴“合适”的服装、使用“正确”的语言、信仰“真正”的神长大。 万物皆有源。加密货币是对由法定货币驱动、以债务为基础的金融体系以及中心化、自上而下的排他性民族国家的一种反应。它诞生之初并没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化,但它已经开始发展自己的版本,一个与它声称要抨击的语言和文化截然不同的版本。 全世界许多人在庆祝这个世俗节日时,都会用这样的象征符号:一位肥胖的白人老头驾着神奇的雪橇从北极下来,将礼物赠给值得嘉奖的孩子们。让我们想想加密货币文化是如何演变的,以及在哪些领域,我们需要用全新的思维来与我们希望打败的东西清楚地决裂。 加密货币模因 如果你还质疑模因的力量,那不妨看看 Elon Musk。特斯拉作为一家公司,得分应该是个大大的零蛋,但 Elon...

连锁反应

(以下表达的任何观点均为作者的个人观点,不应作为投资决策的依据,也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或意见。) 酸与碱结合产生盐和水。这是化学基础知识。如果我的高中化学老师得知他多年教导倾囊以授,而我却只记得这一点,一定会大失所望。 鉴于目前全球宏观环境中存在的各种元素,比特币的创造同样也是不可避免的——互联网、密码学,与腐朽、不公平的模拟金融系统相遇,终究会碰撞出某种反应性的技术进步,试图改善令人厌恶的现状。比特币及其区块链恰好就是这种产物。 现在您开始了人生又一次赛跑。我们的主中本聪的白皮书,让我萌生万千思绪,因此能够每两周写一篇文章,介绍加密货币生态系统的新鲜趣事。DeFi(去中心化金融)、NFT(非同质化代币)、The Metaverse(元宇宙)、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和万物的去中心化,都是一些自然出现的元素之间相互反应的结果,其中最重要的两个元素,一个是比特币,另一个是应该更新换代以适应计算机和互联网时代的类比系统。 当我们因“加密货币皆牛市”而欢欣得意时,也决不能忘了宏观经济环境,是它为推动技术进步的反应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后新冠时期的疯狂印钞和经济刺激,甚至让那些最支持“指挥和控制”式财政和货币政策的人都为之一颤。这些政策对能量最重要的表现形式(食物、住房和交通)所带来的通胀影响正在肉眼可见地破坏着全球社会结构的稳定。 他们称之为“暂时的”,但他们也知道断头台是永久的。那就让他们吃蛋糕吧! 全球高高在上的圣职人员之间讨论的是,是否应该适可而止。虽然少数有话语权的人从全球流动性注入中获益匪浅,但一场革命(由那些更努力工作而收益却更少的人推动)的潜在代价却不容忽视。因此,当我们进入第四季度时,问题变成:我们如何安全处理货币和财政刺激措施逐步缩减之后不可避免的后遗症? 这两周,我将从对蓬勃发展的元宇宙的由衷赞叹中暂时抽身出来,回到宏观基本面。我将努力回答的问题是,印钞速度的放缓是否会对我们持有加密货币带来不利影响。也许凭借那些不甘当 TradFi(传统金融)金融农奴的人高涨的兴趣可以克服较不宽松的货币政策,并继续推动加密货币收益,但我不会轻易做出这样的假设。 咖啡时间 对这篇短文的读者来说,幸运的是,我最近在一家新开的咖啡店里和我最喜欢的波动性对冲基金经理聊了聊。正是这个家伙启发我写了《健美之路》那篇文章。我将在下文中称他为 Jessie。(猜到我为什么选这个名字是加分项)。我们之前常去的咖啡店最近被迫关门,成为又一轮新冠封锁措施的受害者。幸运的是,新店就在隔壁。他们都为寻求刺激的无产阶级白领劳动力提供低于平均水平的咖啡,以帮助他们从为“当权者”效力的卑微乏味中解脱。 正如我之前暗指的那样,会面开始时我还心存担忧:央行的银行家们会不会真的通过减少债券购买量和上调短期政策利率来对抗他们亲手造成的通货膨胀?我是不是低估了此举发生的风险?我的基本情景假设是,央行通过扩大资产负债表继续为政府刺激计划提供资金,这是政治上的权宜之计。我还认为,所有主要央行都有一个非官宣的任务,即确保股市继续走高。为确保国内支出计划可以通过资产价格上涨来补贴,这些政策的通胀压力是一种必要之恶。停止印钞将导致资产价格下跌,并使许多金融机构和政府资不抵债。因此,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至少我相信不会发生。 马克·吐温说得最好,“让你身陷囹圄的不是未知,而是你确信之事,并非如你所想。” 出于这一考虑,来咖啡店会面时,我已准备好向比我更聪明的人求证我对世界的看法。我开始更加看好加密货币,并相信当权者根本没有准备好承受量化宽松政策的后遗症。在接下来的几千字中,我将重述我们的谈话,并以一些图表来注释突出的观点。 回旋镖 在我们的谈话中,我首先询问了他对最近澳元利率变动的看法。在这片南部大陆上,澳大利亚储备银行 (RBA,澳联储)之前承诺将两年期债券收益率限制在 0.10% 以内(这是教科书式的收益率曲线控制,或称 YCC),每次市场稍有抬头,他们就会通过购买足量的债券来将收益率压至 0.10% 或以下。但最近澳联储决定不再抑制两年期债券的价格发现。 上图及其所描绘的收益率大幅上扬,清楚地显示了摘掉央行戴在市场头上的紧箍咒(央行从市场购买债券)后会出现什么情况(未画出:收益率飙升所推动的债券价格暴跌)。 如果有人对收益率从 0.10% 跃升至 0.80% 不屑一顾,那就需要科普一下债券总回报率的数学基础知识。收益率在几个交易日内增长了 8 倍。这一走势带出了许多在大牌对冲基金工作的宇宙主宰。Jessie 接着提到了几家信贷部门被裁的大型对冲基金公司的名字。对所有人来说,庆幸的是,对冲基金只能真的损失客户的钱。如果是一家“大到不能倒”的银行的交易损失了钱,他们就会向政府伸手,并得到救助……因为“市场稳定”。收益私有化,损失社会化,这是何等的美事? 然后我问 Jessie,在他看来,为什么澳联储让市场重新定价曲线,特别是考虑到澳联储拥有近 70% 的两年期政府债券供应。它们实际上就是市场。 他和我在“为什么”上想法一致,那就是住房通胀。让我解释一下。 我有很多澳大利亚的朋友。我们经常谈论白热化的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在现代历史上,澳大利亚的住房市场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商业周期,这意味着它没有经历过通常伴随着真正商业周期的房价重大修正。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中位数与工资中位数之比是世界上最高的之一(该比率越高,人们就越买不起房)。 澳联储面临着来自民众的巨大政治压力,人们抱怨说房价难以负担。对于一个出口众多原材料(以及美味食品),支持全球经济的经济体来说,他们的货币政策是极其宽松的。到了一定程度,将利率保持在远低于名义增长率的水平所带来的通胀压力变得过大,于是澳联储便出手相救。 世界其他地区的问题是,美国、欧盟、日本和中国等主要印钞中心是否以及何时会做出类似的决定。考虑到这个问题,Jessie 对各大主要经济体在不久的将来所要走的路有了些想法。 蝴蝶效应 澳元利率的飙升成为全球其他利率市场类似走势的催化剂。每个主要经济体,无论其经济模式如何,都在操纵其政府债券市场。因此,所有央行都必循规蹈矩,否则,市场可能会压倒人们眼中的央行控制力。Jessie 也认同这一观点,他列举了几个利率市场,在这些市场中,他曾经凭借短期利率隐含波动性大幅增加的变化大赚一笔。 我的哥们儿,Bianco 研究公司的 Jim Bianco 制作了一些非常棒的图表,展示了市场已经如何开始对央行银行家提出考验。虽然从 Jim 的外表和年龄上看不出来,但他是个垃圾币支持者,也对 DeFi...

最受欢迎的文章

A collection of the most popular articles on Crypto Trader Digest.

Full Catalogue

ArticleDate

太谢谢了!

宗主信徒

硅之旅

稀有认证

JPEG 珠宝商

石头,剪刀,布,冲呀!

再没有农奴

我浑身是劲儿

稳定币三联画

我仍然无法画出一条线

饥渴陷阱

FARBAST 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