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货币交易者摘要

Commentary from BitMEX Co-founder Arthur Hayes. News, trends, and insights for all crypto traders.

最近发表的文章

浮尸

(以下表达的任何观点均为作者的个人观点,不应作为投资决策的依据,也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或意见。) 有时候,你只是想体验一下痛苦,来提醒自己仍然存在。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大一的时候,认为加入宾夕法尼亚大学赛艇队是一个好主意。我对此不擅长,而且只坚持了一个学期——主要是因为我不明白,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赛艇运动员,需要每周六天的自我体罚。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船屋坐落在风景如画的舒尔基尔河岸边。水上练习时,我每天早上或下午骑着破旧的单车走 2.5 英里去练习(有人建议我们买便宜点的单车,因为校园内外的盗窃相当普遍)。 对我来说,在船员队伍中短暂的经历的亮点,是新手们在水上难得的“领悟”时刻。每当我们在平静的水面上和谐地滑行,太阳从费城市中心升起时,我真诚地欣赏到划船给人类经验带来的美妙。 但这是一种二元对立的体验,因为人类身体有节奏地发挥自我,肯定生命的宁静有时会让位于硬币的另一面,即死亡。偶尔,腐烂尸体(我们亲切地称之为“浮尸”)会漂到我们这些无畏的运动员身边。有些可能是自愿葬身于水中,另一些则穿着最新潮的混凝土鞋子。但不管他们是如何到达那里的,在这些人在浑浊的深水中浸泡了足够长的时间后,一些不幸的划手会发现在他们身边漂浮着一个沉默的溺水同伴。 就像舒尔基尔河上一样,资本市场的表面也潜伏着一些“浮尸”。这些公司或者对冲基金似乎过得很好,直到一些灾难性的波动事件致命地削弱他们持续经营的能力。在外行人看来,这些“活死人”可能活得好好的,但实际上,他们很久以前就因为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和交易策略而死掉了。过去一周,一些知名企业和对冲基金迅速破产,此前它们被认为是元宇宙的主宰。

末日循环

(以下表达的任何观点均为作者的个人观点,不应作为投资决策的依据,也不应被解释为从事投资交易的建议或意见。) 新冠病毒大流行,尤其是全球层面的疫情应对措施,于极短时间内推动了未来数十年的社会趋势。两年的绝大部分时间里,全球几乎所有人都居家隔离,通胀的洪流由此产生,并将长久持续下去。 本次通胀会深深扎根,原因在于,当前人们大量的工作都是在家完成,且从事这些工作的富有坐班族对商品有了不同的需求。这部分最富有且最庞大的消费者群体不再每天通勤 1-2 小时,而是穿着最新款的露露乐蒙(Lululemon)睡衣信步走进家里的办公房间,但是全球供应链并没有为这种转变做好准备。如果你是居家工作的一员,那么想必你在办公室消费的商品清单肯定与你在自己住所内需要的消费品完全不同。所以,至少从商品的角度来看,这就是通胀将长久持续的原因。 在能源方面,富裕的西方公民决定减少对化石燃料的投资,转而大力投资可再生能源,但从能源投入来看,化石燃料的回报率相对较高,而可再生能源的回报率要低得多。富裕西方国家誓与碳排放展开正义之战,在风能和太阳能建设上取得累累硕果,并使内燃机汽车加速淘汰,而这些成功的取得,均基于发展中国家因生产镍、铜、钴和其他关键工业大宗商品而污染当地环境的观点。不幸的是,要从地下开采大量工业金属,采矿机仍需要燃烧化石燃料。虽然资本支出下降,但对碳氢化合物的需求却继续攀升。这种倒行逆施的能源政策势必会持续推高油价。 在后疫情环境下,无论是商品还是能源,我们生活必需品的价格都在上涨。在这种背景下,虽然没有直接的军事对抗,但西方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政策回应多数也并不宽松。一方面,俄罗斯能生产大量西方需要的东西,比如化石燃料、各种工业金属和食品。另一方面,西方认为,阻止俄罗斯在其边界的军国主义行动涉及其自身利益,必须对俄罗斯战时行动做出回应。西方虽然没把少壮穷屌丝派去战场送死,但也对俄罗斯采取了一系列金融制裁措施。我在《能源,一笔勾销》一文中详细讨论了这一点。 有趣的是,西方金融回应措施所依据的模型,没有将最坏情况下可能出现的宏观经济结果考虑在内。他们应对这一情况的方式,和金融受托人别无两样。也就是说,他们将过往历史作为未来结果的衡量标杆,对于所有可能发生的结果,他们只考虑第 95 个百分位之前的情形,并据此制定回应措施,而那些发生可能性在 5% 甚至以下的结果则不在其考虑范围内。 问题是,疫情和战争这样的危机时期,形势常常瞬息万变。以前从未发生过的事情可能现在跃然眼前。一个未能在函数最大值和最小值处评估其行动可能结果的系统是注定失败的。宇宙的自然常态是熵及其波动性,而不是秩序和平静。 那种在过度依赖置信区间而不考虑极值结果的情况下制定的政策俯拾皆是。这些政策选择看起来挺不错:仿佛一切都能实现,且无需牺牲任何东西。这样的解决方案和卖出看涨期权交易如出一辙:只顾眼前的蝇头小利,不顾日后的巨大损失。 相比之下,那些将函数最大值和最小值时会出现的极端罕见情况考虑在内的政策,类似于买入看涨期权,更有利于经济体的长远成功。尽管这些政策要求公民当下做出牺牲,但日后的回报颇丰。 不幸的是,世界上最大经济体的大多数公民,对于宇宙的波动性,都选择了卖出看涨期权的投资组合。央行的印钞机被用作拙钝的棒子,以期扼杀这种与生俱来的不稳定性。新冠疫情引发的通胀,再加上全球性重大冲突,导致局面险象环生,数亿人面临食不果腹的风险。 为个人和机构资本配置者所瞩目的是,不属于西方阵营的国家究竟将如何应对金融制裁俄罗斯所带来的后果。本文将探讨一个大国(中国)和一个小国(萨尔瓦多)的金融应对举措,由此来强调 f(x) 的函数,进而推知可能都终局。 传讲兄弟 主中本聪的信徒们为何能满怀激情地传讲比特币的福音?因为我们知道,为了成功推进一系列循环式且能自我维持的经济行动,使用比特币作为唯一的支付手段,我们必须通过宣讲去感染更多的人,让他们对此信服。 这尤为重要,因为从升值的维度来看,比特币无疑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功。比特币在十年内从无到有、迅速崛起,直至达到 1 万亿美元总量,HODL(死拿不放)文化应运而生。不论比特币价格涨跌,死拿一族都不会卖出。并且这些人(其中包括我自己)花的是法币,而存的是比特币。不像法币的实际价值逐年贬值,比特币可是有史以来表现最佳的资产。 然而,与黄金不同的是,比特币只有用起来才具有价值。比特币矿工需要花费精力维护比特币网络。为了填补这些成本,矿工必须收取社会认可其价值的代币。因此,比特币必须流动起来,而其在各方之间的流动恰好与 HODL 文化倡导的理念背道而驰。HODL 文化一旦势头达到最盛,就会彻底摧毁比特币。一旦所有比特币新区块都被挖出来,矿工无法再通过出币从比特币网络中获得足够收入,那么他们必须依靠交易手续费获得收益。如果我们所有人都自鸣得意地紧攥这些比特币不放,导致没有新的比特币易手,那么整个网络赖以为继的哈希算力将不复存在。网络不复存在……价值也就消失了。 因此,作为中本聪的忠实拥护者,我必须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来宣扬正确思想,寄希望于内部决策者能够在其影响下,打造回报丰厚的环境,推动生态良好的比特币经济。 不幸的是(如果你是中本聪的支持者,可能会感觉庆幸),西方决定切断与全球最大的能源和商品生产商的金融联系,这一决定恰好给主权国家有必要将比特币添加进储蓄货币组合打了最好的广告。本文旨在从理论角度审查资本账户国家面临的问题及其政策选择。希望我能将比特币在主权国家的储蓄组合中占据一席之地的重要性在此悉数传达。 一旦主权国家的储蓄组合里有了比特币,那么我们就可以寄希望于这些国家追求自身金融利益最大化。而这就是加密货币如此强大的原因所在。当你将加密数字代币嵌入到商业模式中时,消费者便成为数字代币的所有者。作为所有者,他们自然希望自己的代币能够升值,因而会大力宣传以期吸引更多用户加入到项目中来。用户池变大,也就意味着所有者更多,代币数量也会增加,进而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一个决定将比特币纳入其储蓄组合的国家必然推出鼓励比特币使用的政策。原因是,我们一旦尽到了作为传教士和教师之责,剩下的比特币持有者们自己就会明白,自己肩上多多少少有了责任推动比特币的使用。 末日循环 资本账户顺差国家用储蓄购买资产,这一点对西方(即美国和欧盟)的经济存亡极为重要。这是因为每个这样的经济集团都需要通过外国的储蓄为他们在联邦一级的负储蓄买单。对国家而言,弥补赤字有以下三种方法: 将债券出售给国内实体。这一举措会排挤当地企业,因为资本借给了政府,而不是具有生产力的私营企业。 央行可以印钞票和购买政府发行的债券。这就是通胀,因为实际商品数量没变,但用于购买商品的货币增多了。 向外国出售债券。这将使国内利率保持在低位,而不会扩大货币供应量--通胀之源。 到目前为止,西方虽然主要采取的是第三个措施,辅之以第二个措施,但好在没有引发过度的通胀。欢欣时分! 欧盟面临的隐患 截至 2021 年,欧盟这一经济集团已经积淀了充足的现金账户顺差。德国无疑是欧盟最大的净出口国。从全球范围来看,德国在 2021 年现金账户顺差上仅次于中国。欧盟在 2021 年的现金账户顺差为 406.63 亿欧元(来源:欧盟统计局)。德国在 2021 年实现了 1727 亿欧元的现金账户顺差(来源:彭博社)。只有在德国出口减少...

最受欢迎的文章

A collection of the most popular articles on Crypto Trader Digest.

Full Catalogue

ArticleDate

硅之旅

稀有认证

JPEG 珠宝商

石头,剪刀,布,冲呀!

再没有农奴

我浑身是劲儿

稳定币三联画

我仍然无法画出一条线

饥渴陷阱

FARBAST OFF

恐惧是心灵杀手

成长或幻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