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踪 ICO 发行者分配给自己的 240 亿美元代币

摘要:这是我们关于 ICO 的第三篇重要文章。在 2017 年 9 月的第一篇文章中,我们的重点说明了 ICO 团队成员之间的相互关系。在 2018 年 10 月的第二篇文章中,我们追踪了 ICO 资产账户中的以太坊余额。与TokenAnalyst合作,这篇文章重点关注以太坊网络上 ICO 代币自身的数字资产余额。该报告的主题是关于代币,其中团队控制持有的数字资产在发行时价值达到惊人的 242 亿美元(但实际上流动性太低,无法真正实现这一价值)。今天这一数字已下降到约 50 亿美元,差异主要是由于代币的市值出现下跌,以及 15 亿美元的代币从团队地址集群转出(可能进行了处置)。

--Macintosh HD:Users:SergiWFT:Downloads:icographic-1024x946.png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

(注:来自 我们 2017 年 9 月 的交互式图形提醒我们 ICO 团队成员之间存在的各种相互关联)

团队控制的代币资产(自有代币) – 汇总数据

单位:十亿美元
分配给代币团队的 ICO 代币价值 21.5
ICO 之后向团队的发放量 2.7
向团队所控制的钱包的发放总量 24.2
从团队地址集群转出的代币(可能是出售) (1.5)
代币价格变化带来的盈利 /(亏损) (12.0)
Noah 的净影响(代币销毁) (4.4)
EOS 的净影响 (1.2)
目前团队持有 5.0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TokenAnalyst,以太坊区块链,Coinmarketcap(代币价格信息))

(注:价格数据截至 2019 年 1 月,代币数据截至 2018 年 12 月,基于 108 种代币的数据)

在 ICO 项目团队发放给自己的价值 240 亿美元代币中,因代币价格下降而损失 了54%的价值。如果使用每种代币的单价峰值来计算,团队自己持有的代币最高价值超过 800 亿美元。这个更大的数字,意味着与峰值相比出现了 700 亿美元的“亏损”。由于缺乏流动性,使得峰值价值具有很高的不确定性,而且授予团队的多数代币实际上没有成本,因此将此类价格变动归为亏损可能并不恰当。与 ICO 投资者不同,团队并没有支付发行价或进行初始投资。然而,一些交易活动是按这些高得离谱的估值成交的,因此我们认为考虑这些数据仍然是有意义的,但同时也要牢记上述提醒。

根据目前无法变现的现货价格,ICO 团队似乎仍拥有约 50 亿美元的自有代币,这些钱实际上是零成本获得的,具体取决于人们采用何种观点。与此同时,基于一些代币从团队地址集群转出,团队可能通过销售代币已经实现了 15 亿美元的收益。尽管这个数字也可能被高估了,因为代币可能由于多种原因从团队地址集群转出。

计算方法的数据提示和不足

  • 很多此类代币的流动性很低,因此美元价值可能被严重高估,这对于初始分配、当前价值和任何亏损的价值都适用。在某些情况下,给予团队的代币(例如 Veritaseum 或 Noah 等项目)的价值相对于代币的实际交易量过于庞大,十分可笑。因此,根据代币的交易价格来估算团队持有的资产是不切实际的。
  • 生成此数据集所涉及的挑战和不确定性围绕着将代币分配给团队地址集群的过程。TokenAnalyst 进行了这种分配。使用的方法并不完善,我们并未深入研究个别项目。通过分析以太坊区块链上的代币智能合约和交易模式,并应用机器学习类型技术来建立每个项目团队控制的地址集群,由此获得数据。因此数据是概率估计,在单个项目的层面上可能并不准确。然而,本报告的主要动机是产生关于团队在以太坊持有的ICO 代币的宏观数据。虽然这种分析产生的结果远非完美,但我们相信人们可以从分析中得出合理的宏观结论。
  • 如上所述,我们的分析以对智能合约数据的审查和交易模式为基础,而非单个项目的文件和政策。因此,我们可能将代币作为包括在团队结余之内的一部分,但实际上它们是以其他形式的储备、托管或其他类别的一部分持有,在这种情况下将代币归于团队自有资金是不准确的。
  • 该数据假设发行日期与在 Coinmarketcap 上出现第一个价格的日期相同,这个假设可能不可靠。

汇总数据

发送至团队控制的地址集群的代币价值(自有代币) – 百万美元 – 前 10 名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TokenAnalyst、以太坊区块链、Coinmarketcap(代币价格信息))

(注:代币数据截至 2018 年 12 月,数据基于发行时的价格)

团队控制资产(自有代币)的价值损失 – 百万美元 – 前 10 名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TokenAnalyst、以太坊区块链、Coinmarketcap(代币价格信息))

(注:价格数据截至 2019 年 1 月,代币数据截至 2018 年 12 月)

团队控制的地址集群中代币价值(自有代币)的损失比例 – 前 10 名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TokenAnalyst、以太坊区块链、Coinmarketcap(代币价格信息))

(注:价格数据截至 2019 年 1 月,代币数据截至 2018 年 12 月)

从团队控制的地址集群转出的代币(自有代币)价值 – 百万美元 – 前 10 名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TokenAnalyst、以太坊区块链、Coinmarketcap(代币价格信息))

(注:价格数据截至 2019 年 1 月,代币数据截至 2018 年 12 月。Huobi 和 Qash 是交易所,代币显示已被发送到各自平台。上述数字可能代表了出售/“套现”,但转账也可能有其他原因)

团队控制的地址集群中代币的当前价值(自有代币) – 百万美元 – 前 10 名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TokenAnalyst、以太坊区块链、Coinmarketcap(关于代币价格信息))

(注:价格数据截至 2019 年 1 月,代币数据截至 2018 年 12 月)

原始数据 – 团队持有的自有代币 – 百万美元

代币 ICO 的价值 ICO 后发行 从团队地址集群转出 价值损失 当前价值
VERI 4,762 0 (15) (3,196) 1,552
NOAH 4,478 0 (4,423) 55
KIN 980 0 (0) (703) 277
AGI 863 0 (27) (814) 22
POLY 842 0 (17) (727) 99
HT 643 0 (366) (29) 248
GNO 636 0 0 (533) 103
QASH 617 0 (177) (300) 140
MKR 596 0 (46) (445) 105
TEL 452 0 (8) (408) 36
ITC 334 0 (7) (323) 4
ZRX 333 0 (9) (155) 169
ZIP 266 0 0 (226) 41
BLZ 256 0 (32) (207) 17
GTO 241 0 (67) (157) 17
BNB 219 110 0 118 447
BTO 198 0 (28) (165) 5
ICX 160 0 (79) (67) 14
ETHOS 153 0 (15) (123) 16
TNT 152 0 (10) (133) 9
CENNZ 143 0 (6) (121) 15
AST 141 0 (24) (104) 13
KEY 132 0 (2) (124) 6
BIX 118 2 0 (85) 35
CVC 117 0 (1) (75) 41
FSN 100 0 (6) (75) 19
OCN 100 0 (31) (64) 5
DEW 95 0 (1) (87) 7
SRN 89 0 (15) (69) 4
MDS 88 0 (8) (75) 5
EDO 83 0 (11) (58) 15
ABT 76 0 0 (71) 5
WTC 69 0 (50) 17 37
INS 68 0 0 (66) 2
PPT 65 0 (55) (5) 5
IHT 65 0 (2) (58) 5
CPT 65 0 (0) (43) 21
SPHTX 64 0 0 (60) 4
DRGN 58 0 (47) (2) 8
MCO 54 0 (89) 72 37
XYO 54 0 (6) (23) 25
RCN 54 0 0 (48) 6
DPY 47 0 (23) (22) 2
THETA 45 0 0 (30) 16
MANA 41 0 (95) 127 73
R 40 0 0 35 75
APPC 35 0 (24) (9) 2
CMT 33 0 (1) (25) 8
FUEL 32 2 0 (29) 5
CREDO 31 0 (0) (6) 25
DMT 31 0 (17) (12) 2
POWR 30 166 0 (154) 42
LRC 30 8 0 (21) 17
WPR 26 0 0 (24) 2
AMB 24 0 0 (17) 7
RNT 22 0 (1) (15) 7
ENG 22 0 0 (12) 10
COB 22 0 (10) (5) 7
GTC 20 126 0 (141) 6
REN 19 0 (3) (13) 3
DENT 19 635 0 (564) 90
UTT 19 0 (0) (11) 8
AE 13 0 (19) 6 0
DATA 11 0 (3) (6) 3
BRD 10 17 0 (21) 7
SNGLS 8 0 0 (3) 6
LEND 6 0 (7) 3 2
RLC 6 0 (5) 2 3
PLR 6 3 0 (4) 5
HVN 5 0 (5) 0 1
CVT 5 11 0 (8) 9
LYM 5 0 (4) 0 2
SAN 5 0 (7) 5 4
GNT 4 0 (12) 31 23
KICK 3 2 0 (4) 1
DGD 2 0 (5) 5 3
EDG 2 0 (29) 28 1
ENJ 2 0 (0) 1 2
RHOC 1 14 0 (13) 1
ARN 0 6 0 (6) 1
ELF 0 45 0 (40) 6
PAY 0 142 0 (132) 11
DAI 0 1 0 0 1
HPB 0 134 0 (119) 15
CRPT 0 3 0 (2) 1
HOT 0 7 0 0 7
SALT 0 95 0 (92) 3
NAS 0 71 0 (50) 21
NGC 0 12 0 (11) 1
CPC 0 12 0 (9) 3
GVT 0 3 0 (2) 2
SNM 0 14 0 (11) 2
BTM 0 9 0 (1) 8
QRL 0 7 0 (6) 2
NULS 0 71 0 (52) 19
POE 0 58 0 (54) 4
TEN 0 29 0 (15) 13
MTL 0 188 0 (177) 11
WINGS 0 18 0 (15) 3
SPANK 0 106 0 (93) 13
OMG 0 195 0 (154) 41
STORJ 0 133 0 (85) 48
BAT 0 38 0 14 52
VIBE 0 10 0 (8) 2
IOST 0 218 0 (185) 34
总计 21,513 2,723 (14,805) (4,396) 5,035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TokenAnalyst、以太坊区块链、Coinmarketcap(代币价格信息))

(注:价格数据截至 2019 年 1 月,代币数据截至 2018 年 12 月)

结论和汇总数据

本分析突出了以下观点:ICO 市场缺乏标准和透明度,尤其是在将代币分配至创始团队的钱包时更是如此。团队通常能够随意铸造、销毁、购买和出售(他们自己的)代币,而分析师无法轻松跟踪正在发生的情况。我们经常会在交易所集群中看到代币,并且很难判断代币项目是否为上市而向交易所“支付”了利益,或者代币项目是否仅仅是将其数字代币资产转移到交易所进行套现。

公平地说,也许我们可以花更多时间阅读各个项目的具体文件并与相关团队交流,从而对分析进行改进。这可以形成更可靠的数据集。

但是关于 ICO,许多人经常忽略的一点是,ICO 团队通常会用两种方式从发行中盈利:

  1. 出售新发行的代币(通常是换取以太币),和
  2. 自行发行他们的自有代币。

我们 2018 年 10 月的报告侧重于前者,而本报告则侧重于后者。下面的汇总表综合了我们两份报告中的数字。

ICO 团队的盈利单位:十亿美元
ICO 流程
募集的以太坊5.4
向创始团队发行自己的代币24.2
总募集资金29.6
代币价格的变化
以太币盈利/(亏损) – 大部分已实现0.8
自有代币盈利/(亏损) – 大部分未实现(17.6)
发行后的盈利/(亏损)总额(16.8)
ICO 团队总盈利12.8

(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TokenAnalyst、以太坊区块链、Coinmarketcap(代币价格信息))

(注:以太坊价格数据截至 2018 年 10 月,自有代币价格数据截至 2019 年 1 月)

正如我们反复说明的那样,尽管在生成数据时存在许多不准确和假设,但根据我们的算法,看来ICO 团队从 ICO 程序中获利近 130 亿美元。我们认为,这些钱来得难以置信地容易,只需要极少量的工作,而可信度或透明度都非常有限。所以,对于项目创始人筹集资金而言,ICO 已被证明是极具吸引力的方式。当然,对投资者而言,结果却没有那么吸引人。

现在,ICO 周期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正在走向消亡,而且募集资金比 2017 年末困难得多。但由于赚到和亏损的资金是如此庞大,2017 年和 2018 年初的事件不太可能被很快被遗忘。企业家对成功念念不忘(并继续努力募集资金),而投资者将痛定思痛。因此,在几年内重现这一循环的可能性比绝大多数人想象的要低得多。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