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状态: 2018 年 2 月 26 日

这篇文章是每周 BitMEX 平台状态更新的一部分,不仅包括我们的后端开发工作,还包括新产品,新文章和功能更新。

 

上周是非常忙碌的一周! BitMEX 的程序员团队正在迅速扩张,同时我们每天面临业务扩充的挑战。我们知道用户需要比目前平台能提供的更优越的性能,而解决这个问题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 为了优化平台性能,我们的引擎团队日以继夜的工作。里程碑如下:
    • 我们已经成功地将交易委托的处理从主引擎中拆分出来。这使整体产能提高了约 14% 。
    • 我们正在进行另一项容量增长的研发及测试。该更新将能解决北京时间 2 月 26 日(今天) 13:00 左右发生的异常行为。
    • 我们开发了一系列精细测量指标和交易面版,用于获取交易引擎的每个部分的运行数据,使我们能够即时测量每次更新后容量提高的时点和其运行方式。
    • 由于我们每月持续保持两位数的百分比的增长,我们正在扩大引擎团队的规模,以应对即将面临的新挑战。
    • 我们继续调整卸载以改善用户体验。我们在前端和 API 用户之间进行了分流速率限制,并开始卸载其他负荷较大的功能。如果您通过 API 访问 BitMEX ,请订阅我们的 API 公告 RSS 源(请参阅侧栏)。
  • NEO 比赛已经结束。最后由两位用户获得大奖,奖金各为 50,000 美元,总奖金由 100,000 美元提高到 125,000 美元。感谢各位参与。
  • 我们新发布了一篇加密币投资者文摘研究文章( Tether )
  • 用 Testnet 测试了 SegWit 在该系统上的支持。我们暂时停止了当下的工作,以便专注于引擎的规模化。
  • 我们培养了一批前端和设计团队,他们开始创造出色的工作。这是去年开始的扩充计划的一部分。该团队正在致力于前端数据可视化和设计优化,以及开发新的 APP。这方面的进展非常令人鼓舞,我们预计很快就能发布一个能支持基本图表的发布的内测 ( Alpha )版本。
    • 请将您的愿望清单发给我们!我们希望经常发布,因此 BitMEX APP 的第一个版本仅用于价格发现。虽然只具备较基础的功能,但我们希望投资者在打开 APP 时能感受到一流的用户体验。
  • BitMEX 正在招聘!如果您是一位积极主动的开发人员,拥有良好的前端,移动或后台开发经验,我们希望您成为全球最大的加密币交易平台的一员。请参阅我们的招聘页面以了解更多。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添加更多卸载至 Position 接口

从今天开始,以下接口将受到卸载影响:

POST/position/leverage
POST/position/isolate
POST/ position/transfer
POST/position/riskLimit

委托取消或 execInst 设置为 Close 的委托仍免除卸载。

我们在短期内对这些功能进行了许多性能优化,但必须暂时限制它们以防止资源匮乏。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The Volocaust and method actors

BTFD was the rallying cry of crypto traders throughout 2017. The beginning of 2018 will test even the most stalwart HODLers. When is the right time to back up the truck? It surely wasn’t at $15,000, $10,000, or $8,000.

One of my best friends, once a top-ranked bond salesman, describes himself as a first-rate method actor. When he showed up to work, he had the perfect coif, wrist watch, and tailored suit. Seeing him after he left all that behind, you would think he was a wannabe K-Pop star. When the play was over, he became himself again.

The actors in the financial-services theatre don their costumes to drape themselves in an air of respectability. The right accent, pedigree, and clothing allow them to convince the unwashed heathens that the financial products and advice they peddle is not snake oil.

I wore my costume too, although my performance was not as convincing. Every Friday at Deutsche Bank, we were allowed wear casual clothing. One Friday, while I was a first-year analyst, I decided to wear a pink polo shirt, acid-washed jeans, and yellow sneakers.

Later that afternoon, the head of Equities walked past my desk and saw me. He asked my boss, “Who the fuck is that?”, referring to me and my baller outfit. The next week, I learned that casual Fridays were cancelled for the whole office. Thank you, Arthur Hayes!

The firms employing these troops of actors still have an aversion to Bitcoin. They are hypocrites, and the latest volatility gyrations that REKT thousands of retail punters invested in products they sold is case in point.

A primer on leveraged and inverse ETFs

A traditional ETF is a product used to go long on a particular basket of assets. An example is SPY, the SPDR S&P 500 ETF. It gives holders exposure to the S&P 500 index by holding a basket of stocks.

One of the biggest reasons why ETFs are so successful in the US: investors can purchase them in their retirement accounts. Retirement accounts have various restrictions on the type of assets that may be purchased. Usually, these accounts do not allow investors to hold futures contracts or trade on margin.

Investors crave leverage and the ability to go short. Futures contracts are the most cost-effective way to gain this type of exposure. However, the minimum size of many contracts prohibits small investors from using them. Also, small investors cannot use them in their retirement portfolios.

To satiate this demand, ETF issuers began launching leveraged and inverse ETFs.

Let’s assume we launch an inverse ETF on the S&P 500 index (SPX). The purchaser of this ETF will profit if the index declines.

daily ETF performance = -1 * daily return SPX 

Say that on day 1:

SPX Close0 = $1,000
SPX Close1 = $500

Return = -50%

ETF performance = -1 * -50% = +50%

And on day 2:

SPX Close1 = $500
SPX Close2 = $1,000

Return = 100%

ETF performance = -1 * +100% = -100% (Bankrupt!)

This simple example illustrates that inverse ETFs are path dependent. In other words, holders take on convexity while holding this ETF. Unfortunately, they are short, not long.

Leveraged and inverse ETFs are ticking time bombs. If held long enough during a period of suitable volatility, there is a significant likelihood that holders will severely underperform their intended strategy.

In addition, the fund manager must constantly rehedge his portfolio at the end of each trading day. The more a manager trades, the more fees must be paid to investment banks and the exchange. These fees are passed on to the client.

The client is short gamma, underperforms the benchmark, and pays more in fees. Can you spot the sucker?

The Volocaust

Selling volatility has been the sure bet to riches for retail and institutional investors alike since 2009. The CBOE VIX futures market took off after the crisis, and enterprising ETF issuers began listing products to allow retail punters to participate in this esoteric corner of the financial markets.

Retail punters took to VIX ETFs like a Donald Trump to Propecia.

As volatility continued to collapse, exchange-traded notes (ETNs) and exchange-traded products (ETPs) that allowed retail investors to short VIX futures proliferated. Retail punters got a double whammy of goodness.

The first whammy: VIX futures contango. Because investors feared another 2008 market crash, they bid up call and put prices. This led to enhanced implied volatility, which meant VIX futures traded at a premium to spot. Because volatility continued to realise lower and lower, VIX futures sellers picked up that premium.

The second whammy: central banks, crushing all market volatility. At any hint of crisis, the printing press went spastic and punished shorts.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products was the VelocityShares Daily Inverse VIX Short-Term ETN (XIV, get it?) that Credit Suisse issued. XIV invests in the VIX short-term futures contracts, not the index itself. This is awesome when the market doesn’t move and the futures basis tends to zero, but if the term structure shifts dramatically higher, it will exacerbate the losses.

Things were going swell until the market dropped last week, and the VIX and its associated futures spiked. It went up so much that the net asset value (NAV) of the ETN declined by over 80% in one day. Remember, the ETN decreases in price if the VIX rises. There is a clause in the prospectus that allows the issuer to redeem the ETNs if the NAV drops by more than 80% in one trading session. Investors at that point get back what they can get back. Given that the short-term VIX futures basis spiked as well, these investors are pretty much guaranteed to receive a bagel.

Entire fortunes and accounts were destroyed overnight. Traders who saw steady profits as volatility ground lower were wiped out.

Bitcoin ain’t so volatile anymore

After witnessing a retail product that went from hero to zero in one trading session, how can any banker say with a straight face that crypto coins are too risky for retail investors? These same investment banks gladly structured toxic ETFs, ETNs, and ETPs that gutted the portfolios of those investors they claimed to care so much about.

Going long on Bitcoin could result in an investment worth nothing in the near or long-term future. But at least that is an investment with positive convexity. The maximum you can lose is what you put in, but the upside is infinity. Contrast that to any number of inverse ETFs. The maximum unlevered return is 100% and the maximum loss is also 100%. However, as I have shown, the path dependency of these products assures that you will underperform your benchmark in the long run.

If the banks that issue these carpet bombs also pooh-pooh Bitcoin, ignore them. The only reason why they don’t like crypto coins is that they have no way to profit from them. They don’t own the exchanges nor can they facilitate agency trading of these assets. A dollar invested into Bitcoin is a dollar not invested in the casino that they operate.

That negative attitude is changing fast. The “vampire squid” Goldman Sachs invested money in Circle, who just acquired Poloniex. It seems that crypto money isn’t that bad after all.

As compliance departments are browbeaten into allowing banks to trade crypto coins, the banks’ tone will shift. Suddenly, an allocation of crypto coins will be investment canon. Jamie Dimon and his ilk will flip-flop into crypto enthusiasts. But don’t hate on Jamie for dogging Bitcoin — he is just playing his part in the financial-markets theatre.

Bitcoin March/June calendar spread


The above chart shows the Bitcoin price and the annualised premium of the March (XBTH18) and June (XBTM18) Bitcoin/USD contract spread.

The calendar spread is calculated by the following function:

annualised premium = [(XBTM18 price - XBTH18 price) / Bitcoin spot] / 0.2493

0.2493 represents the annualized time value between the March and June expiry dates.

The calendar spread is a useful gauge of how bullish or bearish traders are in a forward starting-time period. In early February, Bitcoin lost close to 70% of its value measured against its December 2017 all-time high. The spread reached a low of 0.42% annualised during the same period.

Catching knives is deadly for most mortal traders. Some are able to bottom-tick the market, but they are few and far between. After rebounding close to 100% from the recent low of $6,000, the market has entered choppy waters.

Trading the chop is a skill in and of itself. The chop will take a healthy stack and make it look sickly before the next breakout happens. Therefore, using derivative spread trades with a view on the direction of the spot market is a better risk-adjusted way to express a view.

For those who believe we are in the midst of a full retrace back to $20,000, going long on the XBTM18/XBTH18 calendar spread is prudent. To go long, you must go long XBTM18 and simultaneously go short on XBTH18.

If the market indeed continues to push higher, XBTM18’s price will increase faster than that of XBTH18’s. That is because XBTM18 possesses more time value, so the interest-rate component will make up a significant percentage of its value relative to XBTH18.

This trade comes relatively cheap. Currently, the spread is trading at positive 3.15% annualised. Because the spread is positive, the trade has negative theta or time value. XBTH18 expires at the end of March. By the end of March, if XBTM18 doesn’t outperform, you will lose an outright 0.78%, making your daily theta 0.026%.

Historically, the quarterly contracts trade at a 30% to 40% annualised premium. If we assume the curve’s annualised premium stays constant, the calendar spread should trade at a similar premium. Therefore, in the upside scenario, we expect a 10-fold increase in the annualised calendar-spread premium.

The reason why you put this trade on rather than going naked long is that the market-to-market losses on this trade are capped at 0.78% unlevered. Imagine you bought Bitcoin at $10,000, then it crashed to $6,000. As a weak hand, you panic-sold the bottom. But the price quickly recovered back to $10,000, and even though your trade broke even over less than one month, you lost 40% because you could not mentally handle the mark to market.

With a calendar spread, you know from the outset your unlevered maximum loss. If you are uncomfortable with that loss a priori, you can refrain from putting on the trade.

For those who want to juice up the returns, add more leverage to both legs. However, be cognisant that BitMEX does not use portfolio margin — that is, gains in one contract will not offset your liquidation price on the other. You must monitor the liquidation price of the contract with an unrealised loss and continue to top up your account to avoid liquidation.

NEO 100,000 美元大赛获奖者公布

感谢所有参加者,让我们另一个的 BitMEX 比赛取得成功,在此祝贺所有获奖者!

前两名投资者的表现让我们刻骨铭心,因此决定都给他们颁发大奖。 特别恭喜你们俩。

获奖者请查看您收到的关于奖品详情的电邮。

要查看大赛详情,请点击此处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当我跌,你跌,大家都跌

“趁低抄底” 是 2017 年加密货币交易员的集体呼声。 2018 年初即将对最坚定的持币者作出测试。该在什么价格抄底呢?显然不是 15,000 美元, 10,000 美元或 8,000 美元。

双向交易在智力上非常具有挑战性。坚持不懈的只使用一种有利可图的交易策略所带来的利润可能会在几天内消失殆尽。市场无时无刻在变,如果您正积极的投入在加密货币市场,您的交易策略和心态也应该如此。

因为财经媒体总是需要为加密货币价格波动寻求解释原因,所以他们会抓住任何可信的资料来源,并且要求他们对其作出任何可能的解释。我会提出一些经常作为原因的例子。

 

CME 和 CBOE 效应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发布比特币期货合约的那一天标志着这一牛市的顶部。 BitMEX 比特币指数( .BXBT )在那个致命的早晨以 20,000 美元个价格向交易者献媚。接下来的两个月证明,这是一个建立比特币空头仓位的绝佳时机。

既然大型金融机构可以通过只抵押美元来沽空比特币,那么财经记者们的想法是,他们会利用自己的金融实力将比特币沽空。大多数财经记者不了解的第一件事是,在期货交易所,每一个空头都有对立的多头仓位。根据定义,这对期货交易所来说是不持有净仓位的。

如果保证金交易的空头仓位愿意接受比保证金买家更低的价格,那么合约将以折扣交易。那时,做市商将成为合约净买家,然后在现货市场上出售或卖空比特币。如果未平仓合约的量足够大,那么这种逆价差交易会对价格产生负面影响。

以上是自 2018 年 1 月以来 XBTUSD 未平仓合约的图表。它的量相对较小。期间内最高未平仓合约量为 1.64 亿美元。

假设所有的做市商都持有净多头的仓位,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卖空比特币以保持仓位价格中性。这意味着它们必须出售价值 1.64 亿美元的比特币。这不是每日流量,而是一个比特币卖空仓位的存量。交易所现货市场交易量每天超过 10 亿美元。场外交易量尚不得而知,但量不大。

来自 CME 和 CBOE 合约持有人对沽空造成的压力是毫无意义的。因此,实际流量对大盘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合约主要支持的是交易商的看涨情绪。

就交易量而言, BitMEX 继续保持其强劲的市场份额。今年迄今为止, BitMEX XBTUSD , XBTH18 和 XBTM18 产品的交易总额为 531.4 亿美元,而 CME 和 CBOE 合并比特币期货交易额为 44.8 亿美元。流动性来说 BitMEX 是它们的 12 倍。

 

华尔街正在沽空比特币

邪恶的银行家不能忍受这些不合群的小团体晋身成为百万富翁和亿万富翁,所以他们通过在现货市场大量沽空比特币来折磨和干扰这个派对。

若是如此,大型金融机构不会大量持有比特币。由于围绕比特币的 KYC / AML 繁琐流程,他们担忧交易会受到影响。这意味着如果他们想卖比特币,他们需要从可靠的交易对手那里借过来。嘿,坎伯兰矿业( Cumberland Mining ),我们可以向您借价值 1 亿美元的比特币吗?

假设银行借用比特币打算卖空,他们需要在交易所卖出。鉴于害怕交易对手在某个交易所投入大量资金的这种情绪,我非常怀疑任何一家大型银行的合规部门都会批准在某个交易所开立账户。

让我们发挥一下想象力,并假设他们允许银行交易部门在最大的比特币现货交易所上开立账户。如果比特币价格跌到零,交易部可以赚的最大值是 100% 。但是,如果市场部持有的 1 亿美元仓位蒙受 50% 的损失时,那么这件事可是会上升到全球交易部和投资银行主管的层面了。

如果您是放行该交易的直属上司,您将会失去您的工作。您做空比特币,并且损失了一大笔钱。那会这件事会被财经新闻界知道;您和您身处的银行会被业界嘲笑。

交易和做空比特币所带来的职业和操作风险,将会阻止任何银行作出该行为。

 

韩国交易所禁令

在中国向韩国递交了禁止加密货币交易的火棒后,市场密切关注韩国所有的政策行动。当韩国司法部官员宣布他们试图禁止在韩国进行加密货币交易时,市场崩溃了。

但是,与中国不同的是,韩国有合法的程序规管。也不像中国,韩国的经济是开放的。尘埃落定后,立法者澄清说,他们只是希望更清楚地知道谁在交易什么。韩国赌客现在必须使用实名账户;未成年人和外国人被禁止交易。这不算严厉,也没有禁止交易。

韩国政府被加密货币笼罩着。该国的国民年金基金甚至持有许多大型的交易所的股权。韩国最成功的科技创业公司 Kakao 持有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 Upbit 。政府是否真的会破坏数百万选民喜爱的行业,以及能够创造高薪职位的行业?不,市场上的 “金先生” 们依然能够保持信心,并继续交易加密货币。

交易所停止接受新账户。该措施将在二月份的某个时候被解除。随着市场上新的交易员越来越多,预计市场负面情绪将会被消弱。

 

中国再次禁止加密货币

我不知道为什么市场会继续对来自中国的负面政策公告做出反应。监管机构指示所有金融机构进行自我评估,并禁止与加密货币交易相关的任何支付款。这是为了应对在大型交易所关闭公开交易后诞生的猖獗的场外交易。

虽然进入加密货币市场的窗口更加混乱了,但中国的下注者会想方设法获得他们希望的市场仓位。如果人们能在中国找到建造非法发电厂的方法,他们肯定会绕过北京的规管并想出购买和出售加密货币的方法。

 

Tether 大爆炸理论

像许多宗教一样,主教们认为我们这些的外行人不配学习他们的神的语言。因此,包括我自己在内的大多数加密货币圈内人士都不知道 Tether 是如何运作的。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 CFTC )有关 Bitfinex 和 Tether 的传票事件令市场震惊。但是,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全负面事件。

如果 Tether 陷入严重困境, FinCEN 和美国财政部将成为调查其内部运作的代理机构。如果他们想要将其关闭,第一个行动应该是发布结束和停止命令。鉴于 CFTC 已发布了传票并且 Tethers 仍在继续运行,那么该机构最想达到的目的并不是置 Tether 于死地。

即使发布了发布结束和停止命令,这也会导致市场上大多数大型加密货币的价值飙升,而不是大幅下跌。希望获得任何实际价值的交易者会出售 Tether 并购买任何的密码。

比特币 / Tether 的价格会上涨,这也会拉高比特币 / 美元的价格。这与 Bitfinex 上的银行业务问题驱使人们向 Bitfinex 出售美元 IOU 并购买比特币时发生的情况类似,买到后又将比特币取出。期间 Bitfinex 领涨市场,其余交易所跟随。

如果您认为 Tether Hotel California 确实存在某些问题,那么就买入比特币。但市场行为表明,从最新的法律角度看来仍是良性的。

 

有什么本质上的改变?

整个加密货币综合市场的价格虽然出现波折。但是,比特币价格每年翻几番。也许您最喜欢的垃圾币没能达到这个增长,但这个游戏就是如此。不要让 CNBC 诱导您在高处买入低处售出。

如果围绕这一资产类别的宣传减少,那熊市可能会被延长。然而,像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所称的那样,财经媒体界的瘾君子们却对加密货币市场上瘾了。病态的上瘾。最多阅读量的财经新闻将继续关注着这个领域,因此人们会继续质疑先前那些大惊小怪的反应。这将继续推动新的资金流入该系统。

对于短期交易者来说,进入该系统的法币数量是最紧迫的问题。如果您认为价格调整导致没有新的资金进入,那么随着弱势方的体现,它们将推动价格走低。然而,加密货币交易者对波动性是上瘾的。一旦您开始交易加密货币,股票市场所谓 5% 的 “崩盘”,对您来说也不说是沧海一粟。

对于长期的 “投资者” 来说,比特币的技术优势和您喜欢的垃圾币在本质上都没有任何改变。加密货币本身可能有价值也可能一文不值。市场的波动是无关紧要的。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随着加密货币综合市场被切分成个别小市场,价格波动会更剧烈。对于我们这些加密货币交易者来说,今年的第一季度将会非常有意思。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Tether

摘要: Tether 是一个基于比特币和以太坊区块链的加密货币,其价值与公司的美元储备挂钩。市场某些人对 Tether 有些怀疑,表示它们并没有足够的储备来支持 Tether 。我们认为该怀疑是不正确的。我们在公开的财务数据中发现 Tether 已经对波多黎各的银行体系带来一定的反应。 Tether 很可能已经或者已经遇到了监管相关的问题,我们认为这应该是 Tether 持有人应该长期关注的重点之一。

 

 

关于 Tether

 

Tether 是一种允许美元等法定货币用于比特币(及以太坊)区块链的项目。 Tether 白皮书的摘要解释到:


以法定货币支持的数字货币为个人和机构提供了一个强大,去中心化且基于市场熟悉会计准则的结算方案。区块链的创新造就了一个可审计和受加密保护的全球账本。有资产背书的加密货币发行商和其他市场参与者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和其拥有的共识机制,以熟悉的,波动较小的货币和资产进行交易。为了维护并确保交易价格的稳定性,我们提出了一种方案,一种称为 Tether 的加密货币,其与相关的现实世界资产,即法定货币之间维持一对一储备比率。此方案利用了比特币区块链,资金储备和其他审计方法来证明发行的加密货币具有充分的资金储备支持。

因此, Tether 加密货币存在于比特币以太坊区块链上,其中每条区块链上分别存在大约 97% 和 3% 。在比特币区块链上, Tether 加密货币类似彩色货币,并使用 Omni 层技术,该技术为比特币交易的额外数据提供了解释 – 例如 Tether 的创造或转移。

 

Tether 的主要用途似乎是拿来投机,许多交易所允许其客户购买和出售 Tether 以换取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目前,市场存在约 22 亿美元的 Tether ,代表着 22 亿美元的价值。如下图所示,大约 85% 的 Tether 持有者是已知的,其中最大的持有者是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这些大型持有者可能可以利用一些机制直接以 Tether 换回美元,我们在本报告的后半部分将进行相关推测。

 

2018 年 2 月的 Tether 持有人,单位为百万美元。 (资料来源: Tether rich listTether transparency report

 

Tether 黑客攻击

似乎 Tether 钱包金库在 2017 年 11 月被黑客入侵, 3,100 万美元被盗取并发送到外部比特币地址,在那里它仍然处于隔离状态。 11 月 21 日, Tether 发布了 OmniCore 的分叉客户端冻结了被盗资金,这基本上是 Omni 技术层的一种非常强硬的手段。由于 Tether 公司以实体美元支持 Tether 加密货币,因此 Tether 用户必须根据 Tether 的要求进行升级,因为 Tether 显然只会对它们支持的分叉加密货币进行背书。正如 Tether 所说:

 

我们强烈建议所有 Tether 用户立即安装此软件。

 

黑客事件表明, Tether 实际上完全控制了账本,因为它们可以随意强制回撤任何交易 – 尽管事先市场对 Tether 的控制也不存在任何疑问。这就表现出了为什么 Tether 要将交易数据库放在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区块链上 –  这比起 Tether 创建自己的公共数据库而不向矿工支付费用便宜得多。虽然 Tether 公司曾经能够冻结资金,但这一过程在技术上困难且耗时,因为它需要从新编写和发布软件,并且需要所有 Tether 交易所进行软件升级。

 

Tether 由谁掌控着?

 

Tether 官网 “关于我们” 页面仅在 2017 年 12 月 5 日2017 年 12 月 7 日期间出现过,并显示 Tether 与 Bitfinex 交易所管理团队为同一批人,如下表所示。这大概发生在 Tether 收到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 2017 年 12 月 6 日)传票的期间。在此之前, Tether 没有透露过其管理团队 – 至少在网站上没有 – 虽然人们普遍认为 Bitfinex 就居于 Tether 幕后。这个公布时机似乎表明传票促使了更大的透明度。

Bitfinex 管理团队 Tether 团队
JL van der Velde (首席执行官) JL van der Velde (首席执行官)
Giancarlo Devasini (首席财务官) Giancarlo Devasini (首席财务官)
Philip Potter (首席安全官) Philip Potter (首席安全官)
Stuart Hoegner (法律顾问) Stuart Hoegner (法律顾问)
Matthew Tremblay (首席合规官) Matthew Tremblay (首席合规官)
Paolo Ardoino (首席技术官)
Chris Ellis (社群经理)

Tether 和 Bitfinex 的管理团队基本相同。 (资料来源: TetherBitfinex

 

2017年11月 “The Paradise Papers” 披露, Bitfinex 的首席财务官和首席安全官分别作为 Tether 的股东和董事。 Tether 和 Bitfinex 之间的关系在 Tether 的网站上全面披露之前已经没有什么疑问。

Tether 管理层和股东。(资料来源: Paradise Papers

 

有人认为 Tether 以前暗示过它们不被 Bitfinex 所控制。例如, Tether 的创始人和顾问克雷格·塞拉斯( Craig Sellars )及 Bitfinex 的前首席技术官 2017 年春季在 Reddit 上表示:

 

Bitfinex 是 Tether 的客户。如果 Bitfinex 需要更多的美元,他们会向 Tether 发出请求,就像所有其他 Tether 客户一样。 Tether 等美元出现后,创建必要的 Tether 并存入 Bitfinex 。

 

该评论可以有很多解释,但肯定没有明确说明 Bitfinex 不控制 Tether 。在这个评论之前的一个月, Sellars 明确指出他和 Bitfinex 首席安全官菲尔·波特( Phil Potter )正在讨论如何改进 Tether 。 Sellars 也对他在 Tether 和 Bitfinex 中的同时参与的情况采取开放态度,如他的领英( LinkedIn )个人资料表明:

  • 2014 年 4 月至今: Tether 创始人兼顾问
  • 2015 年 1 月至 2016 年 5 月: Bitfinex 首席技术官
  • 2014 年 4 月至 2016 年 5 月: Tether 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

 

我们认为没有证据表明 Tether 像某些人声称那样刻意隐瞒 Bitfinex 涉及该项目中。

 

Tether 审计

 

Tether 官网主页显示:

 

我们的储备持有量每天都会公布,并时常经专业人士审计。

 

会计师事务所 Friedman LLP( FLLP )于 2017 年 9 月发布了一份报告,其中确认了 Tether 持有的美元余额。该报告称,截至 2017 年 9 月 15 日,一家银行中 Tether 名下账户持有 382,064,782 美元。

 

但是,该报告没有披露银行的名称,也没有提及银行运营的司法管辖区。该报告还指出:

 

FLLP 没有就上述银行账户资金的条款内容进行评估,也没有声明客户有否从账户取出资金的能力,也没有表明资金是否能用于 Tether 加密货币赎回以外的目的。

 

2018 年 1 月, Tether 结束了与 FLLP 的合作关系,并通过电子邮件进行了解释。

 

我们确认与 FLLP 的关系已经结束。考虑到 FLLP 以及其详细且复杂的程序来审计简单的 Tether 资产负债表,很明显审计过程无法在合理的时间框架内完成。由于 Tether 是该领域第一家接受这一流程并追求这种透明度的公司,因此没有先例可以指导该流程,也没有任何所谓成功的衡量标准。

 

声明表明审计过程缺乏透明度,审计程序也似乎不够充分,或至少与 Tether 网站上所承诺的不一致。这可能助长了加密货币社区的一些传言 – 例如,声称 Tether 是庞氏骗局的传言。

 

缺乏透明度不代表存在欺诈行为

 

Tether 允许其用户汇出和收取美元。交易不容易被阻止,用户也不需要权限 – 尽管 Tether 要求所有用户升级到新客户端以阻止某些交易处理,但这是一个明显的例外,这繁琐流程是发生在涉及 3,100 万美元的黑客攻击之后。

 

在汇出或接取交易时, Tether 还可允许用户拥有一定程度的匿名性。它的特点使它对犯罪分子很有吸引力,就像比特币一样。虽然能够发行和兑换 Tether 的人员(如交易所)需要经过审批和 KYC 流程,但个人用户只需通过生成公钥/私钥就可以使用 Tether ,它就像比特币一样。

 

监管机构不太可能对此感到特别高兴,银行可能会怀疑 Tether , Tether 又需要使用银行来持有支撑 Tether 所需的美元储备。许多银行对 Tether 可能会采取更谨慎的态度,接受 Tether 作为客户可能会违反银行的合规程序,例如防止洗黑钱的合规要求。

 

因此, Tether 可能会遇到一个问题:公司可能会试图隐藏 Tether 关于其储备银行的实际运营方法及流程,或者公司可能需要找到一家合规程序不那么严格的银行。我们怀疑 Tether 可能一直在努力发展适合的银行关系,并且可能在许多司法管辖区有许多银行的账户,因为它试图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我们认为这可能是缺乏透明度的主要原因,而不是因为它们缺乏美元储备。看来 Tether 持有者们所预期的透明度不太可能在相关活动未得到当局的明确授权或监管时得到实现。


Bitfinex 交易所在最近的加密货币泡沫期间(假设每天成交 100,000 个比特币, 0.1% 的佣金和 10,000 美元的 BTC 价格)可能每天的收入超过 100 万美元。即使 Tether 遇到了流动性问题 – 就算我们不认为如此 –  Bitfinex 也拥有足够的资源来拯救该系统。这种利润也可能会抵消欺诈行为的诱因或一系列 Tether 怀疑论者声称的庞氏骗局。

 

波多黎各的财务数据

传言说, Tether 可能与未能成功变为美国领土的波多黎各有着某种联系。我们决定分析公开财务数据以寻找异常活动或强劲增长的迹象。

 

我们注意到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Entities( IFE )银行业务的现金余额(和存款余额)强劲增长。现金储备的大幅增加可能与 Tether 有关。这种增长也有可能与 Tether 无关但与加密货币生态系统的有关 – 例如,使波多黎各成为加密乌托邦的计划。

 

下面的图表比较了波多黎各 IFE 银行业务类别中 Tether 发行量与存款余额。这个类比不是很完美,我们也无法从数据中得出任何有力的结论。看看该地区监管机构未来提供的数据将会很有趣。

波多黎各的 IFE 总存款与 Tether 相比,以百万美元为单位。(资料来源: IFE Accounts , BitMEX 研究团队, Coinmarketcap )

 

除了总现金余额的增长外,我们注意到现金余额占总资产的比例正在上升,如下图所示。

波多黎各的 IFE 合计现金占总​​资产的比例。(资料来源: IFE Accounts , BitMEX 研究团队)


这种资产负债表结构是不寻常的。通常情况下,银行会借出大部分资产,只保留小额现金。下表显示了简化版的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典型结构。

典型银行和 100% 储备银行的资产负债表的例子。(资料来源:BitMEX 研究团队)


全额准备金银行会体现不同的资产负债表,即使在查看宏观经济数据时,财务分析师也应该可以检测到。截至 2017 年 9 月底,波多黎各这类金融机构的现金与总资产的比率迅速攀升至 70% 以上。这可能表明该地区存在全额储备银行业务,而且这种做法正在增长。

 

全额储备金银行

 

全额储备金银行(也称为 100% 储备银行)是指银行不将存款借出但是将所有的存款以实物现金形式或以电子方式存入托管银行或中央银行。全额储备银行业务是现代金融中的一种附带概念,通常与奥地利经济学院和自由主义学派(甚至比特币类型的哲学)联系在一起。据称,全额储备银行业务使得金融体系不易受信贷扩张的影响,比特币也被认为能够实现这一点。这样做的主要好处是,它可以降低经济发展受商业周期所带来的影响,正如我们在前一篇文章中所解释的那样。

 

贵族银行( Noble Bank )

我们研究了波多黎各 IFE 类别的所有金融机构,并确定了两家声称是全额储备银行的银行:欧洲太平洋国际银行( Euro Pacific International Bank )和贵族银行国际( Noble Bank International )。全额储备银行非常罕见,虽然我们不能排除其他全额储备银行存在的可能性,但这可能性的确很低。

从波多黎各注册的 IFE 名单中摘录。贵族银行被 BitMEX 研究标记为红色(资料来源: Commissioner of Financial Institutions of Puerto Rico


欧洲太平洋国际银行由着名的奥地利经济学家和比特币怀疑论者彼得·希夫( Peter Schiff )所经营。由于这种怀疑,我们认为彼得 · 希夫不太可能参与像 Tether 这样的比特币相关实体。

 

然而,贵族银行有参与加密货币,因此可能与 Tether 有关。贵族银行涉及加密货币的证据包括以下摘自银行 2015 年向监管机构发出的信函

 

贵族银行打算为交易和结算真实货币,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打造一个综合金融市场网络


贵族银行也是在 2015 年与纳斯达克达成比特币相关业务合作关系的银行。我们认为波多黎各金融服务业这一部分储备的增长与贵族银行和加密货币有关,无论这中间是否涉及到 Tether 。


贵族银行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约翰 · 贝茨( John Betts )也是 2014 年 Sunlot Holdings 接管并可能拯救 MtGox 事件中的幕后一员。 Sunlot 得到了 Tether 创始人之一布罗克 · 皮尔斯( Brock Pierce )的支持


当然贵族银行首席执行官和 Tether 创始人以往的关系证明不了什么,区块链本来就是一个很小的圈子,因此存在这种联系一点也不奇怪。我们想强调的是,即使贵族银行是 Tether 的主要储备银行,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贵族银行做过任何不恰当或非法的事情。

 

在一篇 Medium 的文章中,贵族银行描述了它如何让 “客户创建自己的信用额度”,并用下面的图解释了这个系统的结构。

(资料来源: Medium

 

上述模型可能是 Tether 背后的基础结构,这可以解释它是如何用美元作为背书的。这将表明用来支持 Tether 的美元存在于波多黎各的银行体系内,而储备银行是由世界最大的托管银行纽约梅隆( BNY Mellon ),也是贵族银行的托管银行,所持有的。如果属实,这意味着 Tether 不是庞氏骗局,因为它声称的美元储备是存在的,且需向当局汇报,储备也相对安全。虽然长期来看,如我们在报告后面中所解释,这不代表 Tether 持有人应该完全放松投资戒心。

 

案例研究

 

如上所述, Tether 具有以下特征:

 

  • 发送或接收 Tether 不需要许可。
  • 交易不容易被阻止。
  • Tether 用户可能能够获得一定程度的匿名性。

 

这些特征可能会使该系统对犯罪分子和洗钱者具有吸引力 – 如果犯罪活动过于盛行,有关当局可能会关闭该系统。正如以下案例研究所证明的那样,这在过去已经发生过无数次。在后面的报告中,我们将更详细地研究这些案例的历史。

 

Liberty Reserve ( 2006-2013 )

Liberty Reserve 是一个位于哥斯达黎加的集中数字货币服务,可让用户通过互联网发送和接收以美元计价的款项。付款可以根据电子邮件来进行,并且没有既定程序来识别使用该系统的用户。 2013 年,哥斯达黎加当局关闭了这项服务,起诉书中指控该系统为 60 亿美元的犯罪收益进行了洗钱服务。该服务的创始人被捕并被判入狱。英国广播公司描述该服务如下:

 


现金可以以信用卡,银行电汇,邮政汇票或其他汇款服务投入服务渠道。然后再被 “转换” 成自己使用的货币 – 以反映欧元或美元 – 此时它便可以被转移到另一个账户持有人,然后就可以提取资金。

 

GoldAge ( 1999-2006 )

 

在成立 Liberty Reserve 之前,这些创始人经营着 GoldAge ,这是一个后来被当局关闭的黄金支付平台。正如美国司法部所描述

 

自 2002 年开始运营以来,被告已向全球数字货币账户转移至少 3,000 万美元。作为洗钱计划的一部分,数字货币兑换商 GoldAge 于 2006 年 1 月 1 日至 2006 年 6 月 30 日期间收到并转移了 400 万美元。

 

e-Bullion ( 2001-2008 )

 

e-Bullion 是一个互联网中心化黄金支付系统。 2008年 ,该系统的共同创始人被谋杀。结果,美国政府没收了该公司的资产,该系统被关闭。

 

DigiCash( 1994-1998 )

 

DigiCash 也许是最有趣的中心化货币挂钩支付平台之一。 DigiCash 由大卫 · 川姆(David Chaum)开发,基于内置于系统中的盲签名技术,拥有强大的匿名功能。该平台类似于 Monero 这样的现代分布式匿名加密货币。

 

尽管 DigiCash 的系统是中心化的,但运营商无法获取有关交易的详细信息,因为一切都是匿名的,所以交易本身在某种意义上是完全不受审查制约的。然而,该公司最终失败并于 1998 年申请破产。

 

审查阻力有两个方面:一是交易本身不能被封锁,二是整个系统不容易被关闭。基于匿名的技术,如环签名较容易实现第一个,而第二个则更具挑战性。

 

美国司法部列举了关闭基于互联网的支付系统的其他例子,包括以下内容。

 

E-Gold ( 1996-2007 )

2007 年 4 月 27 日,华盛顿特区的一个联邦陪审团起诉了两家经营数字货币业务的公司及其所有人。起诉书向 E-Gold Ltd., Gold and Silver Reserve, Inc., 以及他们的所有人提出串谋洗钱,无执照经营货币兑换业务,根据联邦法律经营无执照的货币兑换业务,以及根据华盛顿法律无照经营的一笔钱转账等控罪。根据起诉书,使用 E-Gold 支付系统的人只需提供一个有效的电子邮件地址即可开设 E-Gold 账户 – 无需验证其他联系信息。起诉书是美国特勤局与包括美国国税局(IRS),联邦调查局(FBI)以及其他州和地方执法机构在内的调查人员合作进行的为期两年半的调查的结果。根据美国哥伦比亚特区律师杰弗里·泰勒( Jeffrey A. Taylor )的说法,“被告经营了一项复杂而广泛的国际货币汇款业务,不受全球任何实体监督和监管,允许匿名资产透过点击滑鼠便能执行转移。毫不奇怪,每一个犯罪分子都视 E-Gold 为一个可以不受惩罚地移动他们的资金的渠道。”

 

ShadowCrew

 

2006 年 6 月 29 日,安德鲁·蒙托瓦尼( Andrew Montovani )作为 Shadowcrew.com 创始人在联邦监狱被判刑 32 个月,该网站是一个拥有 4,000 多名成员的国际在线论坛,其中许多人专门从事身份盗用和欺诈行为。影子成员通过收付数字货币作为提供犯罪服务和非法货物的交易媒介。一名被起诉的成员奥马尔·哈纳尼( Omar Dhanani )经营非法货币兑换,向会员提供匿名的非法现金兑换和数字黄金洗钱服务。哈纳尼说, Shadowcrew 成员使用数字黄金来规避传统的银行服务系统。 2004 年 10 月,经美国特勤局长达一年的调查后,在美国逮捕了 21 名涉案人员,其他几名涉案人员在国外被捕。

 

西部快运国际货币兑换公司 ( 2002-2005 )

 

2006 年 2 月 22 日,韦迪·瓦斯连高( Vadim Vassilenko ),耶莲娜·巴伊舒娃( Yelena Barysheva )和亚利斯·巴伊舒( Alexey Baryshev )被纽约州指控从 2002 年到 2005 年经营非法支票兑现和汇款业务。他们的公司西部快运国际( Western Express International )担任货币交易所,故意将犯罪收益转换为数字货币。通过其网站, Western Express 积极招揽东欧,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海外客户。客户透过使用虚构,通常是多重身份犯下各种网络犯罪,例如重新发送,网络钓鱼,欺诈和发送垃圾邮件。用盗窃的信用卡购买的物品被转售为数字黄金,并通过西部快运为资金洗钱。 4 年期间共有 2,500 万美元流入公司的银行账户,这违反了纽约银行业监管规定。

 

结论

 

历史证明,具有某些特征(审查抵制或匿名交易)的集中系统往往会被当局关闭。  Tether 与这些已灭绝的服务平台具有某些相同的特征,因此它也可能吸引罪犯活动并最终遭受同样的命运。

 

在我们看来, Tether 有两个选择:

 

  1. 更新该系统以包含 KYC / AML 流程,并允许经营者能轻松阻止交易或冻结资金。为了做到这一点, Tether 可能需要从根本上改变其技术架构,并可能需要由公共区块链中剥离。从本质上讲,这样会令 Tether 变回传统(或全额储备)的银行。
  2. 维持现状,但有可能在未来某个时间点被有关当局关闭。

 

如果 Tether 被关闭,有些用户则有可能暂时失去资金存取的权利。我们不建议长期持有 Tether ,但不是因为市场一般怀疑论者所提到的原因。我们认为 Tether 的犯罪用途可能相对较低,因为 Tether 的用户更倾向用于投机行为,这可能是该系统最主要的用途。此外,我们没有发现任何犯罪分子使用 Tether 洗钱的证据。就目前而言,我们认为这一刻被勒令关闭的可能性不高。

 

上面的案例研究从两个角度说明了审查抵制(个人交易和整个系统)和分布式加密货币需要达成持续发展的基础。如果支付系统不能阻止交易,不需要使用许可或可以匿名使用,它最终可能会被关闭。对于像 Tether ,瑞波( Ripple ), Liberty Reserve , E-gold 和 DigiCash 这样的系统便是如此。一个潜在的解决方法是尝试构建一个无法关闭的分布式系统(即具备整个系统的审查阻力)。我们认为,比特币或其他基于工作证明的系统是否可以实现这一目标尚未得到证实。

 

免责声明

虽然本文许多内容为引用资料,但我们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欢迎提出指正。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When I dip, you dip, we dip

BTFD was the rallying cry of crypto traders throughout 2017. The beginning of 2018 will test even the most stalwart HODLers. When is the right time to back up the truck? It surely wasn’t at $15,000, $10,000, or $8,000.

Trading both ways is intellectually challenging. The gains one made by faithfully adhering to one very profitable strategy can evaporate in days. Things change, and so should your trading strategy and mindset if you are actively punting crypto.

Because the financial media always needs a reason why crypto gyrates the way it does, they descend upon their trusted sources and hound them for any explanation at all. I will go through some of the reasons routinely put forward.

The CME and CBOE effects

The day the CME Bitcoin futures contract launched marked the top of this bull run. The BitMEX Bitcoin Index (.BXBT) flirted with $20,000 on that fateful morning. The following two months proved that it was an amazing top at which to short Bitcoin.

Now that large financial institutions could short Bitcoin by only posting USD, the thinking was/is that they will use their financial might to short Bitcoin into the ground. The first thing most financial reporters fail to understand is that on a futures exchange, there is a long for every short. By definition, a futures exchange has no net impact.

If the shorters at the margin are willing to accept lower prices than buyers at the margin, the contract will trade at a discount. At that point, market makers will be net buyers, and then sell or short-sell Bitcoin on the spot markets. If the open interest is sufficient large, then this backwardation can negatively affect the price.

The above is a graph of the open interest in XBTUSD since January 2018. It is relatively small. The maximum open interest over the period is $164 million.

Assume that all market makers are net long, which means they must short-sell Bitcoin spot to remain price neutral. That means that $164 million of Bitcoin must be sold. That is not a per-day flow but a stock of short Bitcoin positions. The spot market on exchange trades exceeds $1 billion per day. The OTC volume is unknown, but it is not insignificant.

The short pressure at its logical maximum emanating from the CME and CBOE contract holders is meaningless. Therefore, the effect on the broader market in actual flows is negligible. The contracts mainly bolster traders’ bullish sentiment.

In terms of trading volume, BitMEX continues to blow both of these contracts out of the water. In the year to date, the BitMEX XBTUSD, XBTH18, and XBTM18 products traded a combined $53.14 billion versus CME and CBOE combined Bitcoin futures volume of $4.48 billion. BitMEX is 12x more liquid.

Wall Street is shorting Bitcoin spot

The evil bankers can’t stand a coterie of misfits becoming millionaires and billionaires, so they crashed the party by aggressively shorting Bitcoin in the spot markets.

The large financial institutions do not own Bitcoin in large quantities, if at all. They are hamstrung by KYC/AML concerns surrounding Bitcoin. That means that if they wanted to sell Bitcoin, they would need to borrow it from a credible counterparty. Hey, Cumberland Mining, can we borrow $100 million of Bitcoin?

Assuming banks borrowed Bitcoin with the intention of shorting it, they would need to sell it on an exchange. Given the skittishness that inhibits counterparties globally from placing large amounts of capital on an exchange, I highly doubt any compliance department at a bulge-bracket bank would approve opening an account.

Let’s suspend reality and assume they allowed trading desks to open accounts on the largest Bitcoin spot exchanges. The maximum the desk could make is 100% if Bitcoin went to zero. But, if the market instead face-ripped them by 50% on a $100-million position, that loss would reach the global head of trading and of the investment bank.

If you were the line executive that green-lit that trade, you would lose your job. You shorted Bitcoin, and lost a huge sum of money. That would make it into the financial press; you and your bank would be ridiculed.

The career and operational risk of trading Bitcoin and then shorting it would dissuade any bank from acting.

Korea trading ban

After the Chinese passed the crypto trading baton to South Korea, all policy actions emanating from South Korean territory were closely watched. When a South Korean Department of Justice official proclaimed that they would attempt to ban crypto trading in Korea, the market crashed.

However, unlike China, there is legal due process in South Korea. Also unlike China, South Korea’s economy is open. When the dust settled, the legislators clarified that they merely wished to have more visibility into who was trading what. Korean punters must now use real-name accounts; minors and foreigners are prohibited from trading. This is hardly draconian or a ban on trading.

The South Korean government is captured by crypto. The country’s National Pension Fund even holds equity investments in many of the largest trading venues. Korea’s most successful technology startup, Kakao, owns the largest exchange by trading volume, Upbit. Is the government really going to torpedo an industry that millions of voters love, and an industry that is creating high-paying jobs? No. Your average Kim will keep the faith, and continue to trade crypto.

The exchanges were halted from accepting new accounts. That measure will be lifted sometime in February. With more new blood in the market, expect the negative sentiment to wane.

China bans crypto again

I don’t know why markets continue to react to negative policy announcements from China. The regulators instructed all financial institutions to do a self-assessment and ban any payments connected with crypto trading. This was in response to the rampant OTC trading occurring after they shut down public trading of crypto on the large exchanges.

While the on-ramp into crypto is more cluttered, Chinese punters will find ways to obtain any financial exposure they wish. If people can find a way to build illegal power plants in China, they can surely figure out how to buy and sell crypto against Beijing’s wishes.

Tether big-bang theory

Like many religions, the prelate deems us laypeople unworthy of speaking the their language of the gods. As such, the majority of the crypto world, myself included, has no idea how Tether works.

The CFTC subpoena relating to Bitfinex and Tether spooked the markets. However, I don’t believe this is a net negative event.

If Tether were in serious trouble, FinCEN and the US Treasury would be the agencies inquiring into its inner workings. If they wanted to shut it down, the first action would be a cease-and-desist order. Given that it was the CFTC that issued the subpoena and that Tethers continue to be created, what the agency is after most likely is not fatal to the currency.

Even if a cease-and-desist order were issued, that would cause a market spike in the value of most large-cap cryptos instead of a plunge. Traders who wished to receive any real value at all would sell Tether and buy any crypto they could.

The price of Bitcoin/Tether would spike, and this would drag the Bitcoin/USD value higher as well. This is similar to what happened when the banking issues on Bitfinex drove people to sell USD IOUs on Bitfinex and purchase Bitcoin, and then withdraw it. Bitfinex led the market higher, and the rest of the exchanges followed.

If you believe there is actually trouble in the Tether Hotel California, then go long on Bitcoin. But the market action suggests that the latest legal issues are benign.

What has fundamentally changed?

The prices of the entire crypto complex crumpled. However, on a year-over-year basis, Bitcoin is up multiple hundreds of percent. Maybe your favourite shitcoin isn’t, but that’s just the game. Don’t let CNBC fool you into buying tops and selling bottoms.

If the publicity surrounding this asset class diminishes, that could elongate the bear market. However, the financial presstitutes, as Nassim Nicholas Taleb calls them, are hooked on crypto. There is real pathos in this industry. The most-read financial stories will continue to be about this space and people therefore will continue to wonder what all the fuss is about. That will continue to drive new money into the system.

For short-term traders, the amount of new fiat entering the system is the most pressing concern. If you believe the correction results in no new blood entering, then as weak hands cash out they will drive prices lower on the margin. However crypto traders are volatility junkies. Once you trade crypto, even when the equity market “crashes” 5%, you merely brush it off your shoulders.

For long-term “investors”, nothing has changed about the technological merits of Bitcoin or your favourite shitcoin. Either the coin or token will be useful or it won’t. The market gyrations are irrelevant.

The only certainty is that price volatility will rise as the crypto complex is chopped into bits. For us crypto traders, this is going to be an amazing first quarter.

区块链特定的防御性专利许可证

摘要:虽然专利对社会的整体影响仍有待争议,但它们对区块链社区是能够产生负面影响的。开放专利对区块链整体行业发展可能至关重要。不幸的是,技术创新者可能需要以防御作为目的来获得专利保护。防御性专利许可证( DPL )可以保护生态系统免受不良的专利限制或降低某些专利带来的风险。我们将解释当前 DPL 中的一些潜在缺陷和漏洞,并研究一种新的,改进的区块链 DPL ( BDPL )许可证。

 

(资料来源: Ludwig von Mises Institute


区块链领域的专利

知识产权( IP )的问题在自由主义者和区块链社区中仍有争议。尽管大多数专利和版权概念被普遍接受,但许多自由主义者认为这些制度实际上是一个国家授予的垄断权力,将阻碍经济发展。斯蒂芬金塞拉( Stephan Kinsella )在他的文章 “反对知识产权” 中阐述了这种负面的知识产权观点,其中他对专利的描述如下:

 

专利是发明物的财产权利,即是 “有效” 的设备或技术过程的知识产权。一个新的或经改良的捕鼠器是可以作为设备来获得专利的一个例子。专利有效地授予发明人对其发明的制造,使用或销售的有限垄断权。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专利实际上只是授予了专利权人排除权(即防止他人发明该专利);它实际上并未授予专利权人使用专利发明的权利。当然,并非每一项创新或发现都可以申请并获得专利。例如,美国最高法院确定了三类不可被授予专利的范畴,即 “自然法则,自然现象和抽象概念”。然而,若能将抽象概念减化为某种 “实际应用”,即令其成为 “可用,具体和有形的效用“,是可以获得专利的。

 

另一方面,版权涵盖的是原创作品,如书籍,文章,电影和电脑程序。谈到区块链或其他技术的知识产权时,专利似乎更具相关性,而版权更适用于艺术作品。

不管人们如何看待专利的优点,在评估专利在区块链领域关于专利的有效性时,都应该考虑一些具体因素:

 

  1. 区块链的一个主要特征是其无权限架构,其中没有人能够审查并杜绝用户使用系统(又名审查抵制)。如果某人在区块链的系统(如新的交易格式)中获得专利使用权,专利持有人和法律当局可能无法阻止其他人使用该专利,从而可能使专利无效或无法执行。
  2. 加密货币挖掘技术的专利可以让专利持有人比其他矿工具有竞争优势。这可能会破坏采矿机制的意义,即需要一定程度的市场竞争才有它的价值。如果矿工或采某一矿池占据了很大比例的散列值,他们便可以审查部分或全部交易,甚至试图扭转交易,导致区块链变得毫无价值。

 

因此,虽然专利的有效性一般是有争议的,但许多人认为它们在区块链所带来的影响是负面的,并且希望避免在区块链领域中使用可执行专利。要实现该期望并不简单;对于那些在这个领域开发技术的人来说,仅仅是避免专利是不够的。这种做法很容易受到所谓的 “专利流氓” 的影响,这些 “流氓” 可能在之后申请这些技术专利后, 挟持那些区块链企业和使用专利技术的用户。这些企业和用户需要一种用来防御专利流氓的有效机制。

 

DPL


DPL 是用来防止或防御专利流氓的工具之一。已经在使用的公司包括 Internet ArchiveBlockstream 。通过签署 DPL ,这些公司实质上允许任何人或公司免费使用他们的所有专利技术,只要这些使用者也加入 DPL 。为了加入 DPL ,成员必须承诺将持有的所有专利放入 DPL 中共享,并且不得向任何 DPL 成员提出专利侵权索偿。这有效地形成了一个俱乐部,任何人都可以加入,俱乐部成员不必担心使用其他任何成员拥有的专利。 DPL 的成立纯粹是防御性的,加入 DPL 的实体​​越多,对区块链社区越好。

 

DPL 的问题

 

我们已经与生态系统的一些专利持有者以及法律专家进行了交谈,有些人已经发现了 DPL 中的潜在缺陷。 DPL 是该计划的初稿,而许多人似乎承认这个初稿有很多可以的改进空间。


潜在的 DPL 漏洞包括:

 

  1. DPL 中提到,如果成员将专利转让给不遵守 DPL 条款的独立非 DPL 实体,该成员牌照可能会被撤销。但是,此限制仅适用于当成员加入 DPL 后。理论上讲,在加入 DPL 之前,一个实体有可能先将重要的专利转让给相关公司。在这种情况下,刚转让专利的新 DPL 成员可能与收到该专利的公司相互勾结,收到该专利的公司是不需要与 DPL 其他成员分享它的专利的,同时新加入 DPL 成员仍可自由使用 DPL 中的其他专利。
  2. 尽管 DPL 阻止成员中提出侵权索偿,但并不妨碍独立第三方执行它们的专利权。独立第三方可以限制某些 DPL 成员使用它们专利,同时向其他 DPL 成员开放该专利。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如下图所示,获得专利权使用的 DPL 成员可能比其他DPL成员具有优势,这正是 DPL 想要极力避免的情况。


H 公司并不是 DPL 的成员,但它允许 DPL 成员公司 A 使用其专利技术,同时对其他 DPL 成员采取法律手段来维护专利权。这为 A 公司带来了一些优势,而 A 公司仍然是 DPL 的有效成员。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团队)

 

新的 BDPL

 

BDPL ,作为一个拟推出的区块链专用 DPL 方案,旨在通过修订和加上额外条款来优化 DPL ,并纠正上述漏洞。 BDPL 仍然保留原始 DPL 的核心防御特性,并将为所有加入 BDPL 的成员授予专利使用许可。

 

第一个漏洞的解决方案是通过修改许可证中的一个条款来达成的。最初的 DPL 仅仅阻止一名成员对另一名成员提出任何非防御性专利权利要求。新条款就成员的定义上包括了 “单独成员或与成员勾结的任何其他人”。这一更严格的要求可能会使上述的共谋情况变得更加困难。

 

第二个漏洞是通过在许可证中增加一个提款来解决的。该要求规定,如果成员使用任何由第三方授予的专利,而该专利 “会或可能会” 禁止另一个 BDPL 成员使用,那么使用该专利的成员的许可证将被撤销。这应该可以防止上述的第二个漏洞。

 

结论


我们认为,这种新的 BDPL 为现有系统提供了一种改进的,更强大的替代方案。但是,在某些方面比旧方案更加繁琐 – 例如,公告通告的要求更为严格。此外,对于解决漏洞方面的成本也需要权衡:如果 BDPL 成员从非 BDLP 成员获得关键技术许可,然后授予专利的公司在被授予专利的 BDLP 成员不知情的情况下,开始对其他 BDLP 成员采取执法行动,这会使 BDPL 成员陷入两难的局面。完全解决这个授权问题看似是不可能的,尽管通过额外的附加条款可以防止授权人其他 BDPL 成员采取积极行动,从而减轻这种风险。

 

为专利持有者提供更多选择只会是有益的,这个新许可证可以为区块链空间带来积极效益。该方案可能更加完整,因此对专利持有者更具吸引力,同时保持防御性特征,可以保护生态系统免受专利的有害影响。我们已经与专利持有者进行了谈话,这些专利持有者表示他们可能更倾向新的 BDPL 。虽然若普遍使用这种防御计划后会为整体行业带来好处,但是最终哪个计划会成功(如果有的话)仍然很难预料。

 

我们认为 BDPL 有着显着的改善,并且将会比 DPL 的采用率更高。如果被采纳, BDPL 将大大有利于整个生态系统,降低其中一个区块链世界里蠢蠢欲动的风险。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主 IP 变更通知

随着 BitMEX 扩充规模,我们需要增加传播入口端点。

我们将把主要公共入口点从当前网络路由 52.214.218.140 迁移成动态设置,该设置将根据负载量为更多入口 IP 提供服务。此变更是为了响应最近的 DDoS 情况,也是为了更大范围扩展规模。新的端点已经开始提供少部分流量,该流量将在本周内进一步增加。

该变更应该不会对大多数 API 客户造成影响。与所有 Web 服务一样,我们强烈建议不要硬编码 IP 地址。请确保您的工具不会过久逾时缓存 DNS 记录。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交易委托限制

从北京时间 2017 年 12 月 11 日 20:00 开始,平台将启用以下交易委托限制:

(1)每个账户每种合约最多设立 200 个未成交委托;
(2)每个账户每种合约最多设立 10 个止损委托;
(3)每个账户每种合约最多设立 10 个条件委托

当发出超过这些限额的交易委托时,它将被拒绝,并显示消息 “太多 [未成交 | 止损 | 条件] 交易委托” 。

这些上限旨在改善 BitMEX 用户的整体交易体验,并将定期进行审查和更新。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

瑞波(Ripple)的故事

摘要:在这篇文章中,我们简要回顾一下瑞波的历史,并且考究一下创始人和合作公司之间的各种纠纷,通常涉及争夺 XRP(瑞波币)的控制权。然后我们探索一下瑞波背后的技术基础。我们得出结论是:明显的分布式共识机制没有达到其目的,因为瑞波的节点默认且有效地控制了账本记录,并将其更新至 Ripple.com 服务器。因此,我们认为,至少从技术的角度来看,和比特币或以太币这样的加密货币相比,瑞波币似乎没有相似的有趣特性。

 

杰德·麦卡勒布( Jed McCaleb )(左)2011年加入瑞波。克里斯·拉森( Chris Larsen )(右)于 2012 年加入。(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

 

引言

2018 年 1 月 4 日,瑞波币(XRP)的价格达到了 3.31 美元的高点,自 2017 年以来涨幅达到 51,709% 。这意味着其市值达到了 3,310 亿美元,瑞波币的估值与谷歌,苹果,脸书,阿里巴巴和亚马逊 – 这些全球最大的科技巨头相若。据 “福布斯” 报道,瑞波执行董事长克里斯 · 拉森持有该公司 17% 的股份,并控制了 51.9 亿瑞波币,高峰时价值约 500 亿美元,这使他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尽管估值令人难以置信,但许多市场参与者似乎对瑞波币的历史和背后的技术所知甚少。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将简要叙述瑞波的历史,并且看看它的一些技术基础。

 

瑞波的历史

瑞波支付: 2004 年至 2012 年


瑞安·富格( Ryan Fugger )于 2004 年创建了一家名为瑞波支付( RipplePay )的公司。该公司背后的核心思想是建立一个能够取代银行金融体系的点对点支付网络。

瑞波支付在这段时间的商标。(来源: Ripplepay.com)

 

瑞波支付的基本理论如下:

  • 银行的主要工作是发放和回收贷款。银行存款本质上是客户向另一家银行所借的贷款。
  • 在传统银行系统来说,鲍勃( Bob ) 给爱丽丝( Alice )转账仅仅是将他们各自银行贷款及账户余额更新一下,鲍勃在银行的余额略有下降,而爱丽丝的余额略有增加。
  • 瑞波支付认为,它们可以通过建立点对点网络取代银行,在这个网络中个人可以直接互相借贷,而更新这些贷款的余额可以实现支付。
  • 然后,只要系统能够找到支付方和收款方的关系路径,支付时只需要更新账户的余额即可。

在这个例子中,最右边的人向最左边的人支付 20 美元。尽管付款人和收款人之间没有直接的信任关系,但付款方式是通过7个人创造的6个信任关系链的 IOU 来实行的。 (资料来源: Ripple.com )

 

闪电网络避免了交易对手风险,除此之外,其网络架构与瑞波币的网络架构并无不同。我们认为,这个模式是不稳定的,而且我们认为信任网络是不可靠的,因此我们不确定它的效力。这个制度可能会被少数几家大型银行垄断操控,与现有的金融体系没有太大的区别,或者造成用户间的违约经常发生。然而,现今的瑞波币系统与最初的想法是背道而驰的。

 

在 2011 年初,比特币获得了许多市场关注,并开始引起瑞波币关注者的好奇。在某种程度上,比特币在瑞波币的失败下取得了成功,建立了一个似乎比瑞波币架构优越的点对点支付网络。早在 2011 年 5 月,比特币先驱杰德·麦卡勒布便加入了瑞波币,可能就是为了解决瑞波币的这些缺陷。

 

麦卡勒布在 2010 年创立了 Mt.Gox 比特币交易所,之后在 2011 年 3 月卖给了马克·开普勒斯( Mark Karpeles )。根据 WizSec 的金·尼尔森( Kim Nilsson )对 Mt.Gox 失败情况的分析,该平台早在 2011 年 3 月 当麦卡勒布卖平台时其流动性已经出现问题,达到了 8 万比特币和 5 万美元缺口。不久之后,瑞安 · 富格将瑞波币项目的缰绳交给了麦卡勒布。


这段 2011 年 6 月的视频介绍了麦卡勒布加入瑞波之后的一些理念和架构:

OpenCoin: 2012 年 9 月至 2014 年 9 月

OpenCoin期间的瑞波商标。 (资料来源:Ripple.com)

2012 年,麦卡勒布聘请了克里斯 · 拉森,拉森现在仍然担任执行主席,网站描述他为瑞波币联合创始人。这标志着 OpenCoin 时代的开始,这是 2012 年和 2015 年之间的三次名称变化中的第一次。拉森是 E-Loan 的前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E-Loan 是他于 1996 年创立的公司, 然后在1999年科网最火的时候上市,之后在 2005 年卖给了 Banco Popular 。其后,拉森创立了 Prosper Marketplace ,一个点对点贷款平台,之后于 2012 年加入了瑞波。

拉森对价格波动和价格泡沫并不陌生。E-Loan 在 1999 年至 2001 年之间经历了 99.1% 的大幅下跌。 E-Loan 的 IPO 股价在 1999 年 6 月 28 日为 14 美元,之后在 2005 年以每股 4.25 美元的价格出售。(资料来源:彭博)

为了对应比特币的成功,瑞波币现在计划允许比特币在其网络上进行支付,并作为结算的基础货币。这一时期也标志着瑞波币网关( Ripple Gateway )结构的启动。社区意识到点对点结构似乎不起作用,普通用户不愿意充分信任交易对手以使网络可用于支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瑞波决定组建网关,这是许多用户信赖的大型操作模式。据说这是一种妥协,是传统金融机构与点对点网络之间的混合。

瑞波币网关的工作原理(资料来源: Ripple.com )

2012 年底, OpenCoin 反对瑞波通信公司( Ripple Communications )使用 “ Ripple Card ” 这个名字,瑞波通信公司将瑞波币支付网络推出的日期写早了。这说明了公司文化变化的开始,其更愿意用法律手段来保护公司,并将策略转变为更多地关注瑞波的品牌效应。

瑞波通信公司是家位于内华达州的独立电信公司,其持有 Ripple.com 域名,并在瑞波支付网络成立之前就在使用瑞波这个名称。 (资料来源: Internet Archive

2012 年 10 月, Kraken 交易所( 2011 年推出)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西 · 鲍威尔和麦卡勒布的密友,参加了瑞波的第一轮种子投资,总投资额约为 20 万美元。;罗杰·菲尔Roger Ver )也被认为是瑞波的早期投资者,显然在“创始人都搞不清楚他们创立了什么之前”进行投资。

 

加密货币 XRP (瑞波币)的推出:2013 年 1 月

瑞波于 2013 年 1 月推出了 XRP 。与比特币一样, 瑞波币系统建立在加密签名公开区块链上,因此不需要最初的信任网关或网关设计。瑞波币可以直接由用户发送给用户,没有网关或交易对手风险,这是瑞波网络上所有货币(包括美元)的使用方法。瑞波网络可能希望将 XRP 与美元支付的信任结构网络结合,例如用于支付交易费用。该公司将 XRP 的供应量定在了 1,000 亿个的高水平,有人声称这将有助于防止瑞波币价格大幅上涨。批评者认为, XRP 可能不是其网络组成的必要产物。

 

2013 年 4 月, OpenCoin 从 Google Ventures , Andreessen Horowitz , IDG Capital Partners , FF Angel , 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 ,Bitcoin Opportunity Fund 和 Vast Ventures 获得了 150 万美元的资金。这是期后多次风险投资的第一轮,其中包括了一些世界上最有名的风险投资公司。

 

麦卡勒布在 2013 年 6 月到 2014 年 5 月之间的某个时点离开了这个项目。虽然他离职的事似乎是在 2014 年 5 月才在瑞波社区被广泛讨论,但公司后来的陈述声明表示他是在 2013 年 6 月结束了他的任职,并由斯蒂芬·托马斯( Stefan Thomas )接任技术总监。托马斯在 2011 年 3 月创建了 We Use Coins 网站,并在 2011 年摄录了 “什么是比特币?” YouTube 视频。

 

麦卡勒布似乎由于不同意拉森在战略上的某些观点,而拉森得到了新的风险投资者的支持,所以最终麦卡勒布被迫离开。在离开瑞波的项目之后,麦卡勒布在 2014 年创立了恒星币( Stellar ),该项目据说是建基于瑞波币背后的一些基础技术原理。

 

Ripple Labs : 2013 年 9 月至 2015 年 10 月

2013 年 9 月, OpenCoin 重新命名为 Ripple Labs。


2014 年 2 月,瑞波币实施了 在2014 年 8 月装载的 “余额冻结” 功能。这使即便在没有有效签名的情况下,瑞波币网关也可以冻结甚至没收用户的加密货币。据说这样做的动机是使网关符合监管要求,例如在法院命令要求没收资金的情况下。网关的默认设置是启用冻结功能,但网关若通过使用 “不冻结”( NoFreeze )功能来禁用此选项,便可以取消冻结或没收加密货币的功能。当时最大的网关 Bitstamp 没有选择取消冻结功能。

2015 年 5 月,美国监管机构认为 Ripple Labs 以未经授权的方式出售 XRP 违反了 “银行保密法”,并向其罚款 70 万美元。瑞波同意采取补救措施,其中主要补救措总结如下:

  • Ripple Labs 必须在 FinCEN 注册。
  • 如果瑞波发行更多的 XRP ,那么这些收款人必须注册他们的账户信息并向瑞波提交身份证明文件。
  • 瑞波必须遵守反洗钱法规,并指定合规执行官。
  • 瑞波必须经过外部审计。
  • 瑞波必须向监管机构提供数据或工具,以便分析瑞波币交易和资金流动。

 

瑞波: 2015 年 10 月至今

2015 年 10 月,公司简化了名字叫瑞波( Ripple )。

目前的瑞波标志。 (资料来源:Ripple.com)


在 2016 年 9 月,瑞波向日本领先的网上零售股票经纪公司 SBI Holdings ( 8473 JP ) 筹集了 5,500 万美元的资金。 SBI 收购了瑞波 10.5% 的股份。正如我们在 “承受着加密货币市场风险及收益的上市公司” 一文中所提到的,这是 SBI 在加密货币方面投资的一部分。 SBI 和瑞波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 SBI Ripple Asia , SBI 拥有 60% 股权,瑞波拥有 40% 股权。公司希望利用瑞波的 “分布式金融技术” 创建一个结算平台。

 2017 年 9 月,另一家区块链公司 R3 起诉瑞波。 R3 认为,瑞波于 2016 年 9 月同意 R3 购买价值50 亿 XRP ,到期日为 2019 年 9 月,行使价为 0.0085 美元的期权。于最高价位时,此看涨期权的内在价值约为 165 亿美元。 R3 称, 2017 年 6 月,瑞波没有任何权力的情况下终止了该合同。瑞波随后提起反诉,指称 R3 没有履行其在 2016 年协议中的承诺,未能为瑞波引入大量银行用户系统或推广 XRP 用于这些银行系统。截至 2018 年 2 月,该诉讼案件仍未解决。

 

瑞波币供应和公司储备

当瑞波成立的时候,它创造了 1,000 亿个 XRP ,其中 800 亿分配给了公司, 200 亿给了三位创始人。下面是这些 XRP 大致分布情况:

  • 瑞波公司获得了 800 亿 XRP
  • 拉森获得了 95 亿 XRP
    • 2014 年,拉森承诺将 90 亿中的 70 亿 XRP 投入慈善基金会。
  • 麦卡勒布获得了 95 亿 XRP 。离开瑞波后:
    • 麦卡勒布保留了 60 亿(可能锁定协议)。
    • 麦卡勒布的孩子收到了 20 亿(有锁定协议)。
    • 慈善机构和麦卡勒布的其他家庭成员共得到 15 亿(不受锁定协议的约束)。
  • 亚瑟·布里托( Arthur Britto )收到 10 亿(有锁定协议)。

当麦卡勒布离开瑞波时,人们担心他会否把他持有的 XRP 砸入市场,使其价格崩盘。 麦卡勒布和瑞波达成了限制销售 XRP 的协议,来防止上述情况发生。瑞波指责麦卡勒布违反了最初约定的条款后,在2016年又重修订了该协议。

2014年协议
  • 第一年麦卡勒布的每周销售额上限为 1 万美元。
  • 第二年,第三年和第四年,每周的销售额上限为 2 万美元。
  • 第五和第六年的销售额每年上限为 7.5 亿 XRP 。
  • 第七年的销售额每年上限为 10 亿 XRP 。
  • 第七年以后每年的销售额上限为 20 亿 XRP 。

(资料来源: http://archive.is/cuEoz)

 

至于瑞波公司持有的 800 亿 XRP ,原计划是出售或捐出这笔余额,用于公司运营提资金,并用它作为全球汇款网关的种子基金。正如瑞波维基 ( Ripple wiki ) 所说的那样:

 XRP 不能被抹黑。瑞波网络创建时,创建了 1,000 亿 XRP 。创始人给予了 Ripple Labs 800 亿 XRP 。 Ripple Labs 将用于开发瑞波软件,推广瑞波支付系统,捐出或出售 XRP 。

自 2014 年 12 月至 2015 年 7 月,公司在网站上披露了其持有的 XRP 数量,流通金额以及间接(通过提取准备金)公司经营所花费的金额。该公司没有就它出售及捐出的数量进行识别。 2015 年 6 月 30 日的披露如下所示。

(资料来源:  Ripple.com )

 

2015 年 7 月,瑞波似乎在网站上修改并删除了这部分资料。至少 2017 年底瑞波披露了3个数字,“由瑞波持有的 XRP 数量”,“分配了的 XRP 数量”和“被托管的 XRP 数量 ”。截至 2018 年 1 月 31 日,结余如下:

  • 瑞波持有 70亿 XRP
  • 分配了 390 亿 XRP
  • 被托管的 XRP 为 550亿


我们一直无法将旧的瑞波储备数量与瑞波目前持有新的 XRP 的数量联系起来,因此我们不能确定公司在整个时期内在运营上花了多少钱。然而,我们已经分析了所有披露的信息,总共有 12 个数据,加上公司首席密码专家大卫 · 施瓦茨( David Schwartz )的论坛帖子(他被认为是瑞波主要技术人员,网名为 JoelKatz ,据说他拥有 10 亿 XRP )。下图显示了我们就 XRP 的分布及支出做出的计算。

 

从 2013 年到 2015 年 XRP 的持有量 – 十亿为单位。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 Ripple.com

 

XRP 支出(销售给合伙人加上捐出的 XRP )以及花费在公司运营上的 XRP  – 十亿美元为单位。十字表示有信息来源。我们不知道为什么 2015 年底花在公司运营支出似乎下降了。(资料来源: Ripple.comhttps://forum.ripple.com/viewtopic.php?f=1&t=3645https://forum.ripple.com/viewtopic.php?f=1&t=3590

 

XRP 流通量 – 十亿为单位。 (资料来源: Ripple.comhttps://forum.ripple.com/viewtopic.php?f=1&t=3645https://forum.ripple.com/viewtopic.php?f=1&t=3590 , Coinmarketcap/new Ripple disclosure )

 

数据显示,从 2013 年 1 月到 2015 年 7 月, Ripple 销售或支出了 125 亿 XRP 。我们无法确定有多少 XRP 被出售,价格是多少,或者有多少 XRP 被捐出。该公司在 2014 年 3 月至 2015 年 7 月之间在公司运营上花费了至少 40 亿 XRP ,但是没有关于这些花费的详细信息。

 

公司创始人之间的纠纷


正如我们上面提到的那样,与公司分道扬的麦卡勒布没有得到最好的保障。 2014 年 5 月,早期的瑞波投资者杰西 · 鲍威尔说到


麦卡勒布离职后,公司管理层走向了一个不同的方向。不幸的是,麦卡勒布和我在早期对这个项目所抱有的幻想已经消失了。我对管理层不再有信心,我也已不再相信公司有从创始人错误分配给自己 20% 的 XRP 中恢复过来的能力。在 麦卡勒布离开瑞波之前,我曾经要求创始人把他们的 XRP 归还给公司。麦卡勒布是同意的,但拉森拒绝了 – 留下了僵局。今天下午,我尝试重新与他们讨论 XRP 的分配情况,再一次,麦卡勒布对方案的态度是很开放的,而拉森则是有对抗心里的。

 

瑞波回应鲍威尔,声称他传播虚假和诽谤的信息,违反了他作为瑞波董事会成员的义务。信中说:


事实上,正如拉森先前与你和麦卡勒布讨论中所说的那样,他一直并且仍然愿意把大部分创始人的 XRP 归还给 Ripple Labs 。

 

鲍威尔反驳说,拉森只会把他持有的一部分 XRP 退还给公司,而与其说是归还,它实际上是一笔贷款。 鲍威尔在这封信的最后解释了他如何看待给予创始人 200 亿 XRP 给瑞波带来的后果:

 

麦卡勒布和我在 2011 年 9 月开始了 Ripple 项目。而拉森是在 2012 年 8 月左右加入。在拉森加盟之前,公司有两名投资者。我不确定何时麦卡勒布和拉森分给自己 XRP ,但他们说是在 2012 年 9 月公司注册成立前。我认为,这两个人在没有获得早期投资者的同意,同时没有将得到的 XRP 分给其他投资者的情况下,窃取了公司资产。无论他们在 Opencoin 注册之前分给了自己什么,我认为都应该放弃。 2012 年 9 月到 2012 年 12 月期间,发生过几次账本重置,而由 Opencoin 建立的新版瑞波也出台了,这明显是利用了公司的资源。如果麦卡勒布和拉森继续运行旧软件来保存他们的 Betacoin ,我没有意见。不幸的是,麦卡勒布和拉森在 2012 年 12 月再次为自己分配了 XRP 。 XRP 肯定不是公司给予麦卡勒布和拉森的,公司存在之前它根本不存在,这些 XRP 是由公司资源创造的。 XRP 一直属于公司,而麦卡勒布和拉森从公司拿走了。我要求他们归还他们偷走的东西。

 

鲍威尔继续在瑞波论坛区中对该事件发表评论


董事会和投资者已经知悉该情况一段时间了。自从我发现这件事以后,我一直尝试说服他们归还他们的 XRP 。麦卡勒布是愿意的,但拉森不同意,麦卡勒布不归还他的份额是为了能有一定的筹码更有力地说服拉森。这并不是一个我们经常讨论的话题,我以为当拉森想到这将对瑞波的形象所造成的损害时,这些事便会自然解决。如果我的目标是取得我的份额的话,我可能会更主动,但我只是假定它最终将全数归还给公司。我本来可以同意用少量的 XRP 代替现金补偿或代替股权,否则,我们都应该像其他人那样以市场价格购买我们的 XRP 。


该公司通过营销副总裁莫妮卡·龙( Monica Long )对鲍威尔持续的对公司造成的公众压力做出回应,承诺如下:

 

此外,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拉森已经授权设立一个基金会,将其 70 亿 XRP 的捐赠分配给被欠薪和财务不足的人。这个计划一直在发展中,但现在正在加速完成,它独立于所有原始创始人之间的正式协议。他认为这是正确的做法,也是消除市场对公司的干扰使得公司能着眼于更广阔使命的最好方法。基金会的详细情况,独立的董事架构,及其他有关消息将在之后公布。

 

上述回应似乎转移了瑞波社区里面对瑞波和拉森造成的压力。建立的基金叫 Ripple Works 。我们审查了截至 2015 年 4 月2016 年 4 月财政年度慈善机构的美国税务申报,其中显示了以下 XRP 捐款:

日期 捐赠人 数额 ( XRP )
2014 年 11 月 克里斯·拉森 2 亿
2015 年 4 月 克里斯·拉森 5 亿
2015 年 7 月 克里斯·拉森 5 亿
2016 年 11 月 瑞波公司 10 亿

 

截至 2016 年 4 月,承诺两年后,拉森看来已经从承诺的 70 亿 XRP 总额中至少给出了 12 亿 XRP 。截至 2017 年 4 月的年度报告我们尚未拿到,因为官网仍未给出数据。

 

纠纷和 Bitstamp 瑞波币冻结事件

2015 年,瑞波利用了 2014 年 8 月设立的瑞波冻结功能。 Bitstamp 网关冻结了属于 麦卡勒布家庭成员的资金。有些人认为这很具有讽刺意味:瑞波最初表示其冻结功能是为了使网关能够遵守执法机构的命令而实施的,但是该功能的第一次实际应用是基于瑞波公司对其创始人之一所发出的。


似乎麦卡勒布的家庭成员以约 100 万美元的价格将 9,600 万XRP(也许是其他家庭成员的 20 亿 XRP 的一部分,而不是锁定协议的部分)卖给了瑞波。在瑞波用美元购得 XRP 后,瑞波似乎已经要求 Bitstamp 使用瑞波冻结功能来没收用于购买 XRP 的 100 万美元。 2015 年, Bitstamp 把瑞波和麦卡勒布都带上了法庭,以确定最佳的解决方案。

 

法庭文件声称/揭露以下内容:

  • 麦卡勒布拥有 55 亿 XRP 。
  • 麦卡勒布的两个孩子拥有 20 亿 XRP 。
  • 慈善组织和其他家庭成员还持有 15 亿 XRP 。
  • 2015 年 3 月,麦卡勒布的亲戚雅各·斯提芬森( Jacob Stephenson )提出向瑞波出售 9,600 万 XRP 。
  • 瑞波同意支付将近 100 万美元用于从斯提芬森手中购买 9,600 万 XRP ,这个复杂的交易构成“操纵市场”,“不当地夸大 XRP 的交易价格,误导其他买家”等行为。除此之外,瑞波不但支付溢价完成交易,并要求斯提芬森返还 75,000 美元溢价。
  • Bitstamp 的首席法务官也是瑞波的顾问,因此存在利益冲突。

 

麦卡勒布和瑞波之间的纠纷一直持续到 2016 年 2 月的最终决议,当时该公司暗示麦卡勒布违反了 2014 年 XRP 的锁定协议,另表示双方已达成最终和解:


麦卡勒布于 2013 年 6 月退出了瑞波。在此之后,他在瑞波的公司战略或运营中没有扮演任何角色。但是,他持有大量 XRP 和公司股份。 2014 年 8 月,我们就锁定协议的条款达成一致,其中规定了麦卡勒布可以出售 XRP 的时间表和限制。该协议的目的是确保麦卡勒布能以对瑞波生态系统有建设性的方式来分配他的 XRP 。自 2015 年 4 月以来,麦卡勒布一直忙于应付涉嫌违反 2014 年协议的诉讼。

 

麦卡勒布以他的立场作出了回应,表示他对最后拟定的协议条款也很满意。

本周解决了一个拖了很久的问题。恒星( Stellar )和我终于在瑞波的纠纷中达成和解。和解表明,瑞波的说法完全没有根据。瑞波已经同意交换恒星币,我同意和解诉讼。


根据最终协议,麦卡勒布的家庭成员的 100 万美元解冻了,瑞波同意支付所有法律费用, 20 亿 XRP 被释放捐赠给慈善机构。麦卡勒布可以自由地出售剩余的 XRP ,该数量也许超过 50 亿 XRP ,其表述符合下表中的条款。

2014 年协议 2016 年协议更新
  • 第一年麦卡勒布的每周销售额上限为 1 万美元。
  • 第二年,第三年和第四年,每周的销售额上限为 2 万美元。
  • 第五和第六年的销售额每年上限为 7.5 亿 XRP 。
  • 第七年的销售额每年上限为 10 亿 XRP 。
  • 第七年以后每年的销售额上限为 20 亿 XRP 。
  • 麦卡勒布必须捐赠 20 亿 XRP 给慈善机构。
  • 麦卡勒布必须保留 53 亿 XRP 的所有权, 而该资金将由瑞波控制。
  • 麦卡勒布和慈善机构将能够共同出售不超过每日平均交易量的以下百分比:
    • 第一年为 0.5% ,
    • 两年和三年为 0.75% ,
    • 第四年为 1.0% ,
    • 此后为 1.5% 。

(资料来源:  http://archive.is/cuEoz )

 


瑞波共识机制的过程

共识系统

瑞波技术似乎经历了几次迭代,但瑞波核心的营销点是它的共识机制流程。 2014 年, 瑞波使用下图来说明共识系统,这似乎是一个反复的过程,由服务器提出提案,节点只有在达到一定票数同意时才接受这些提案。关键条件是服务器阈值达到 80% ,一旦超过这个阈值,节点就认为该提案是最终的。这个图像描绘了这个过程中的一些复杂性, BitMEX 研究团队无法理解系统的详细内部运作或者它如何具有共识系统所需的任何归集特性。

(资料来源:  Ripple wiki )


为了撰写本报告,2018年1月,BitMEX 研究团队安装并运行了一份 Rippled 。我们通过从服务器 v1.ripple.com 下载了五个公钥列表来操作节点,如下面的截图所示。所有五个密钥都分配给 Ripple.com 。该软件指出,需要五个密钥中的四个来支持提案才能被接受。由于密钥都是从 Ripple.com 服务器上下载的,因此瑞波基本上完全控制了账本记录,所以可以说这是一个中央(集中式)的系统。事实上,我们的节点表示密钥将于 2018 年 2 月 1 日过期(截图后几天),意味着软件将需要再次访问 Ripple.com 服务器下载一组新密钥。

运行中的 Ripple 屏幕截图。 (资料来源: BitMEX 研究)


当然,中央系统没有什么问题,绝大多数电子系统是集中的。集中化使得系统的构建更容易,更高效,更快,更便宜,更有效地阻止双重花费,更容易集成到其他系统中。然而,一些瑞波营销材料,如下图所示,表示瑞波系统是去中心化的,这种材料可能被认为是具有误导性的。

(资料来源:  Ripple.com )


除了可能产生误导性的营销材料之外,我们认为,涉及决议人数过程和 80% 门槛要求是不必要的,这只会令情况混乱。瑞波的支持者可能会争辩说,五个公钥的列表是可定制的,因为人们可以手动编辑配置文件并输入任何想要的密钥。事实上,在瑞波网站上的确有这样的验证者列表。但是,没有证据表明许多瑞波用户都有手动更改此配置文件。


即使用户要修改配置文件,也不会有很大的帮助。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假设系统会集中在一个账本上。例如,一个用户可以连接到五个验证器,另一个用户可以连接到五个不同的验证器,每个节点都满足 80% 的阈值,然后产生两个互相冲突的账本。据我们所知,来自一组服务器的 80% 的法定阈值没有归集性或共识性。因此,我们认为这个共识过程是没有意义的。

 

账本的验证


尽管共识机制是集中化的,但仍可以争辩说,用户节点可以验证来自所有参与者的交易数据。这可以说是提供了一些保证。但是,如果往后记录的账本是一个集中化的机制,那么瑞波服务器如果接受区域节点拒绝的无效提议,您的节点则无法进入。有人便会争辩该验证价值有限,瑞波对账本握有控制权。


显然,瑞波从账本开始到现在丢失了 32,570 个区块,节点无法获得这些数据。这意味着人们可能无法审核瑞波原有的 1,000 亿 XRP 推出的整个区块链和全部路径。这对某些人来说是很重要的,特别是鲍威尔的评论中提到,这表明早期账本被重新设置的可能性。大卫·施瓦茨( David Schwartz )解释了失踪区块的重要性:


这对普瑞波用户来说并不意味着什么。在 2013 年 1 月,瑞波服务器中的一个错误导致账本头丢失。在运行的瑞波服务器中的所有数据都被收集起来,但仍不足以重新构建账本。原始交易仍然存在,但与其他交易混合在一起,并且无法分辨哪个交易进入了哪个帐本。没有了账本头,便没有一种容易的重建账本的方法。您需要知道账本 N-1 的散列来构建账本 N ,这将会令到整件事变得很复杂。

 

结论


这份报告大部分内容都集中在争议上,主要涉及对 XRP 的控制,包括对盗窃的指控。也许这种争端不算特别,尤其是在考虑到生态系统价值的快速及意外的增长后。事实上,这个争议的故事可能跟本文引言中提到的大型科技巨头经历相似。

 

比争议更重要的是,瑞波系统的目的实际上是生成集中化管理,因此可能没有像比特币这种加密货币有任何有趣的技术特征 – 尽管这并不意味着瑞波或 XRP 注定要失败。瑞波公司不但拥有大量财务资本,并在市场营销和拉拢业务伙伴关系方面已经证明了其实力,也许这可能意味着公司能成功地令企业或消费者使用 XRP 加密货币。如果是这样的话,比特币批评者们经常提出的论点可能在瑞波的案例中更加贴切和相关。这些论点包括:

  • 缺乏通货膨胀是一种天真的经济政策。
  • 加密货币的价格过于波动和投机。
  • 普遍使用后,监管机构会关闭系统。
  • 最重要的论点是,为什么不使用美元呢?银行将建立基于传统货币的数字系统(如果它们不存在的话)。

 

关于瑞波的真正秘密在于,鉴于系统的巨大市场价值,为什么所有比特币批评者们都如此沉默?除了批评者外,也许这个问题的答案同样适用于比特币的一些支持者。大多数人似乎是根据自身的文化和个性来判断事物,而不是根据技术基础。

 

免责声明

虽然本文许多内容为引用资料,但我们并不保证其准确性。欢迎提出指正。

 

 

欢迎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

BitMEX (www.bitmex.com)